上门女婿 第三十七章 明目张胆



“怎么回事。”

“就是找麻烦呗,理由都是他们说的。咱们的一个年轻押运员忍无可忍,就吵了起来,差点动手呢。”

夏梦斥道:“谁这么不知道轻重。”

“夏总,泰丰挑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实在怪不得咱们自己人。”

夏梦揉了揉额头:“他们巴不得抓到振威的把柄,现在好了。”

黄莉不知道作何回应,便闭上了嘴巴。

夏梦思考了一会,让黄莉去叫押运部门的负责人过来。刚离开,办公室的座机就响了。

刚拿起手机,江桐林质问而咄咄逼人的口气,隔着听筒都让人火气乱撞。

夏梦忍无可忍:“江行长,您到底什么意思?当合作伙伴是什么,您这么办事,以后谁还敢合作。”

江桐林嗤笑:“夏总,我还就实话告诉你,想跟泰丰合作的押运公司多不胜数,不是缺你振威不可。”

“中午夏总如果有时间的话,一起吃顿便饭,把话给谈清楚。”

夏梦心脏收缩:“谈什么?”

摊牌,江桐林肯定是要找她摊牌解约了。

这是无可逆转的局面,因为只要泰丰想要解约,她想拦也拦不住。

合作条款本来就是振威被动,换句话说,解除合同的话,就算是振威打官司都打不赢。

但就这样,夏梦如何接受的了。

她辛苦的工作,反而把客户丢了。

泰丰一旦解约,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一个以人员流动为盈利的企业,缺了业务,将会是灾难。

……

韩东并不知道振威发生了什么变故,就是跟刘明远一起出门讨债的时候,注意到押运部很多该出勤的押运员都聚在一起闲聊扯淡,无所事事。

只言片语中,好像是听到说什么纠纷,找麻烦之类的。

他也没太在意,现在的韩东,对于振威这个企业没有任何的归属感。

就算是今天倒闭,他也懒得关心。

今天需要追讨的是东华顾问集团老总的一笔债务。

对方叫李延,欠款四十万。

所谓的金融集团,其实就是一个皮包公司。

老板李延靠的是做中间商,类似中介之类的性质来赚取佣金。振威曾以他名义接过几单押运业务,所知道的是对方已经将钱打给李延,可钱却被擅自扣下,迟迟的不往振威集团账户里面打。

韩东电话联系了好些次,一次也不通。

外头,刚准备搭公交去两人的根据地小茶馆,一辆宾利车迎面开来。

熟悉的车牌号,竟然是邱玉平的车。

车速很快,就距离刘明远三十公分,迅速掠过。

骇的刘明远直躲开好几部,大骂:“你麻痹的开车没长眼睛啊。”

刚骂一句,车子停在了振威集团门口。

一个壮硕司机走下来,不善看着刘明远:“你说什么。”

刘明远以为对方听不到,见司机面向凶恶,一副有钱人的派头,这才怯了,没敢再接腔。

韩东看着对方。

邱玉平这是明目张胆找夏梦找到公司门口来了。

司机哼了一声,似乎不屑于理会韩东跟刘明远这种小人物,恭敬帮着拉开了车门。

西装革履的邱玉平下车之时注意到了韩东,像是挺意外能在这里碰上,礼貌道:“韩先生,昨天本来想请你好好吃顿饭,真是抱歉。”

韩东现在对邱玉平的定位就是阴险莫测,坦然道:“没事,邱总客气。”

邱玉平又道:“昨晚小梦反复打电话给我,说她找不到你,特别的着急。韩先生一个大男人,跟女人赌气,太没意思不是。”

看似好意相劝,内里蕴含着的信息却是用心叵测。

好像生怕韩东不知道夏梦经常联系他一样。

这态度让人格外腻歪,韩东心怒,面上却冷淡如初,反笑了笑:“邱总,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你。想追小梦的话放手去追好了,光明正大的,就算是得偿所愿,也是本事。如此扭扭捏捏,旁敲侧击,跟个娘们有什么区别。难怪当初你跟她会分手。”

“你他妈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司机也是保镖,听出韩东话里不善,大声斥骂。

韩东眉头上扬:“邱总,看好自己身边的狗,别乱叫。不然的话,我这人打狗一向不看主人。”

“你……”

司机大怒就要上前动手。

邱玉平微微摇头制止:“韩先生,这么咄咄逼人不合适,会让小梦难做。”

韩东没理会他,视线瞥向二楼的一扇百褶窗,直觉夏梦正在观看。

点了支烟,他先一步离开。

邱玉平来意他不清楚,但也没必要去强行干涉。

强扭的瓜不甜,爱怎样就怎样吧。

过了这几天,不管夏梦什么意思,他都决定把婚离掉。

以前不离婚,有喜欢她的缘故,有害怕自己父亲接受不了的缘故。

现在么,父亲那边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他即便仍旧喜欢夏梦,也不愿意继续作践自己。

“东哥,那王八蛋谁啊,这么拽。”

韩东不冷不热:“老城区拆迁知道吧,他是开发商之一。”

刘明远咋舌,缩了缩脑袋。

心想刚才幸好没冲动,不然真够喝一壶的。

老城区多大,有能力开发那种地方,得是什么来头。

刘明远心宽,又扯淡几句,就给淡忘了。

韩东这人总归有点神秘,他不愿意说,刘明远也不继续问。

就知道他人不错,仗义,也靠谱。

到茶馆,两人老规矩,一个喝茶,一个打牌,就这么着混迹了一天。

快下午五点钟之时,韩东接到了夏龙江电话。

他知道有些事情瞒也瞒不过:“爸,我跟夏梦是有点小矛盾,不过不严重。”

“不严重今天就给我回来,等会还有事情要你去办。”

“什么事?”

“陪一个客户喝酒,我未必扛得住,全指望你了。”

“不去。”

夏龙江翻了个白眼:“你敢不来,等着给我收尸吧,对方是个有名的酒桶。”

韩东被他几句话逗乐:“行,一会就回。”

他结婚以来没少跟岳父一起陪客户喝酒,轻车熟路。

夏龙江年轻那会也是一两斤白酒的量,可惜伤了身体,现在酒量锐减。韩东呢,就经常被他带着,去应酬结交各方方面面的人物。

韩东特别感激他用心,知道夏龙江是在故意给他长见识的机会。

至于挡酒,其实也就是个说辞。

都知道夏龙江现在酒量不行,韩东就算不去,也没人会灌他。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