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三十八章 锐欧



夏家,刚到下班时间点,龚秋玲夏龙江夫妇都在。

夏梦跟夏明明应该是加班,餐桌前没有两人。

在韩东进来之前,岳父岳母是零交流,见到他,夏龙江才笑着摆手:“小东,快去洗手吃饭。”

龚秋玲则不阴不阳:“不求上进。”

这话的出处不知道是哪,可能是她女儿加班,而女婿生活作风散漫而看不惯。

夏龙江为人以家和为重,看了妻子一眼,并未接腔。

等韩东洗过手回来,他才道:“见客户的事不着急,晚上八九点钟才开始。地点约在了银河KTV。”

又是银河?

韩东略诧异,旋即释然。

银河的主打就是商务包厢,那里的公主也是往这方面训练的。一般有点钱的,大事小事,都喜欢去银河消费。

上档次,玩的舒服,客户喜欢。

龚秋玲叮嘱道:“看着点你爸,别让他喝酒。”

韩东点头答应,莫名的想笑。

最开始夏龙江陪客户喝酒会叫上秘书或者是其它人,可龚秋玲不放心,找借口去银河“串门”过两次。

再后来,夏龙江索性每次应酬都叫上他了。

也只有夏龙江跟韩东一块去KTV等场合,龚秋玲多疑的性格才不至于多想。

“对了爸,您这次出差还顺利吧。”

夏龙江听提到这个,着实高兴:“顺利的出乎预料。利润是薄了一些,但长远来看,这是振威新业务迈出的第一步。”

龚秋玲道:“连钱都不赚,真不知道瞎忙活什么!”

夏龙江不理,他要是事事都听龚秋玲的,振威早在很多年前就经营不下去了。

转开话题问:“我怎么听说押运部跟泰丰银行在闹矛盾,小梦说很严重,已经到了解约的程度。”

韩东对此一点都不知道,摇头:“没人跟我说过。”

心里却是明朗,想必还是张建设的原因。

夏龙江一针见血的分析:“这事发生的突然,应该属于恶性的商业纠纷。我担心是有人惦记上了振威押运部。”

龚秋玲敏感:“会不会是拆迁的原因,小东跟别人发生争执,王利国肯定不高兴,报复在振威头上完全是有可能的。我早说让他收敛,就是胡作非为,不愿意听。”

夏龙江打断:“你想什么呢。”

“怎么,难道没有这种可能。说不定就是小东得罪了人。”

夏龙江连分析都不愿分析,丢了筷子:“小东,去换衣服,客户要到了。”

韩东只要跟龚秋玲在一块,就如坐针毡,忙起身回了卧室。

说是换衣服,他其实也就两身正装,还是因在夏家参加一些比较正式的场合,夏梦怕他丢人,给特意买的。

出门,韩东先把岳父的那辆奔驰六百从车库提了出来,等岳父也收拾妥当,随即启动车子赶往银河。

路上经夏龙江介绍,他才弄清楚这次要陪的客户是锐欧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周锐欧。

这人不简单,经常出现在东阳财经杂志上的当地知名企业家。

在十年前,韩东就听说过这个名字,当时的周锐欧已经贵为东阳为数不多的亿万富翁之一,名声广为人道。

当然,富不外露。

其人之所以出名,主要因为他那个纨绔儿子周豪坤。

东阳最有名的几个富二代之一,平时飙车,泡吧,玩女人。

就是个夜场小王子,无法无天。

喜吹嘘,性子张扬,名声比周锐欧要响亮的太多。

听岳父说,这次九江银行业务,便是周锐欧牵的线。

韩东具体也不知道岳父跟周锐欧的关系,但岳父其人善于交际,为人豪爽,朋友多是事实。更何况夏龙江在东阳混了那么多年,认识周锐欧这种人,顺理成章。

正开着车,夏龙江手机响了起来。

韩东眼角余光极无意的注意到备注是个女人的名字。

夏龙江没接,直接挂断了,脸色有瞬间的异常。

韩东原本是没多想的,可看岳父如此,直觉上这个号码有蹊跷。

岳母龚秋玲也是个精明人物,跟夏龙江这么多年夫妻,怀疑他在外有别的女人未必是空穴来风。

毕竟正常的夫妻,哪有这么多不信任。

这跟韩东没什么关系,稍作琢磨,也就将之抛出了脑海。

他要是夏龙江,面对龚秋玲这种天天无事生非,性子高傲霸道的女人也会受不了。

到银河,韩东在跟夏龙江去往一个包厢的时候,巧合又碰到了沈冰云。

她今天穿着比较明艳,身上那种独特的女性魅力,让人禁不住目光难移。

冰与火,明媚跟冷冽。

沈冰云就是这两种气质的矛盾体。

“帅哥,你不穷光蛋一个么,今儿怎么又来银河了。”

韩东跟夏龙江一前一后,沈冰云便以为两人不认识,口无遮拦的打招呼。也是奇怪,跟韩东见面时间虽不多,沈冰云在他面前却能丢开一些伪装客套。

夏龙江当然知道沈冰云,装没听到,先一步进了包厢。

韩东尴尬不已,沈冰云的话会让人下意识以为他经常来银河。

走近,他没好气道:“刚才那个是我岳父。”

沈冰云愣了愣,旋即捂嘴而笑:“那真抱歉,我以为你专程来找我的。”

“找你,找的起么?”

“那就努力啊。”

“不跟你说了,六爷在等我。”

“乔六子来了?”

“他拿这里当家,就差天天过来……”

说话间,领班在远处催促:“冰云,快一点。”

韩东让她赶紧过去,旋即进了岳父方才所去的那个包厢。

里头,除了岳父外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其貌不扬,但身上气质非同小可。坐姿以及拿烟的姿态上,都极有气势,长居上位培养出来的气势。

不用猜,就是周锐欧。

周锐欧为人其实特别低调,一辆本田车座驾,开了十多年。可摊上周豪坤这么个儿子,想低调都低调不了。

倒也是因果循环,正应了那句老话,老子英雄儿狗熊。

周锐欧初见韩东,经介绍也知道他是夏龙江女婿,调侃道:“老夏,我要早知道你叫了帮手过来,我肯定也多带俩人。”

韩东上前打了声招呼,也笑:“周叔,我爸这是在喝酒上怕了您,这才会让我过来作陪。”

周锐欧多看了他一眼,这年轻人心理素质倒是相当不错。

面对他,还能自然而然的得体回应。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