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三十九章 女人和酒



来银河,必然少不了女人和酒。

翁婿两人,呆在一个包厢里不合适,传出去笑话一桩。

所以应酬几句,夏龙江便先一步找托词离开。

倒也不担心怠慢了对方,首先他这趟请客目的是感谢。

具体的钱财已经如数打进了周锐欧私人账户里,这顿酒属于锦上添花。

岳父走后,韩东依着他吩咐叫了两个公主进来。

几杯酒下肚,周锐欧逐渐的放开,有喝有唱,跟公主打的火热,游刃有余。

他喜欢唱八十年代的歌曲,那种慷慨激昂,一本正经的歌。

嗓音出乎预料的不错,至少韩东鼓掌的时候没太违心。

人情交际,是投其所好。

夏龙江无疑是特别了解周锐欧这个看似正经的大人物。

留韩东在这具体的作陪方式,就是喝酒。

夏龙江说周锐欧是酒桶,一点不假。且他不喝啤酒跟红酒,只喝白酒。

酷热的天气,火辣辣的液体到腹中着实不太好受,但周锐欧就跟喝凉水一样。

韩东头皮发麻,却也只能尽力陪着。

喝酒也是有讲究的,周锐欧固然喜欢喝酒,却也不可能喜欢跟任何人都去喝。

韩东不但要表现的特别心甘情愿,还得能接上他话题。

好在他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大脑反应极快。

即便是碰到一些完全不懂的话题,聊天也毫不生硬。

眨眼间,两瓶高度白酒被韩东周锐欧,以及两个公主喝的干干净净。

周锐欧起性,似乎有心称一称韩东的酒量,又叫了几瓶白酒。

这下子公主笑容勉强了起来。

玩游戏的时候显得束手束脚,显然是喝怕了。

晚八点四十分到的包厢,十点钟左右,地上摆了六个空白酒瓶。

其中一个公主早撑不住倒在了沙发上,另外一个也好不到哪去,频繁去厕所。

韩东面孔微微泛红,到了承受的临界点。

周锐欧则除了说话表达方式有些细微改变,毫无其它异常。

他感觉周锐欧一个人再喝一两斤也没多大事儿。

这种酒量,堪称恐怖。

难怪坊间传言,周锐欧年轻那会替人挡酒,一人之力在酒桌上力挽狂澜,将五六个壮年男子喝的烂醉如泥。

想着,看周锐欧又要倒酒,韩东连忙道:“周叔,不行了,甘拜下风。”

周锐欧笑的爽快:“你小子已经不简单了。成,不喝就不喝。”

韩东怕他反悔,忙找服务生叫了几瓶白水跟饮料。

可能是酒的作用,周锐欧越看韩东越是顺眼:“小东,我这人眼光不差,你将来比你岳父,肯定只强不弱。”

“那也得靠周叔多提携。”

“见外了,有事情的话找我。周叔只要能办,就尽力帮忙。”

韩东欲再说,翻腾的酒意让他也撑不住,第一次赶往洗手间。

洗了把脸,晃了晃晕眩的脑袋,眼中似有重影。

重新入座之后没有再喝,可韩东思维已经乱作一团,并且喝酒的副作用在一点一点的增加。

这种难捱的滋味持续到了凌晨,周锐欧接了个电话,然后才说时间不早,提出离开。

韩东帮其叫了代驾,亲自把人给送上车。

叮嘱着司机,眼见车子开走,顿觉浑身为之一轻。

这种应酬的场合,对他而言就是折磨。

假人假面,虚与委蛇。

心劲一懈,酒意反冲,他站也站不稳,一屁股坐在了路肩上面。

刚想打电话让岳父找人来接一下自己,一男一女的影子被簇拥着进入视线中。

男人四十来岁,脸宽体宽,横肉累累,手腕上是标志性的串珠,穿着松垮简单,不似善类。女人则穿着一条翠色长裙,本就极端漂亮的姿色被男人一衬托,宛若夜里的精灵。

是乔六子跟沈冰云,两个印象皆让人十分深刻的人物。

韩东并没多想。

在他看来,沈冰云表面上固然冰清玉洁,可在KTV里工作的女人,哪有真正出淤泥而不染者,说不定就是乔六子的床上客。

不愿意照面,他勉强起身,想去往旁边躲一躲。

摇晃着,刚转过身体,有声音顺着风隐隐飘来。

乔六子人像也是喝醉了,很显然少了应该有的方寸,也丢开了对于银河老板的顾忌,直白逼着沈冰云前去开房。

是逼迫,那种口气让韩东瞬息明白,他恐怕还没将沈冰云弄到手。

沈冰云见惯了这种场面和纠缠,从从容容道:“六爷,不早了,回去早点休息……”

乔六子拉了脸:“冰云,六爷我在你身上花的钱少说也有小几百万。怎么着,让你陪六爷聊聊天都不乐意。”

聊天?

沈冰云心里嘲讽,这说辞也就骗一骗五六岁的小姑娘。

“六爷哪里话,不过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也忙了一天,确实有点累。”

乔六子拉住了沈冰云手臂:“你少他妈给老子兜圈子,就直接说,到底跟不跟我一块回去。”

沈冰云若只是一般的包厢公主,便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升起来。

可她不是。

在银河工作接近两年,乔六子这种态度的客人她也不是第一次碰到。

为难的是,这人老板似乎都颇为顾忌。不到万不得已,她根本不想与之结怨。

就这么一犹豫,乔六子就心里有了谱。

侧目意味深长的看了手下一眼,一个瘦猴般的年轻人突兀走到了沈冰云身后,探手捂住了沈冰云嘴巴。

这举动极为突然。

沈冰云待反应过来,想要呼救之时已然晚了。

呜呜呜!

她剧烈挣扎,可仍旧被人急急忙忙的往车子里拖。

三米,两米,一米。被人打开的车门像是地狱的入口,黑黝黝的泛着寒意。

沈冰云清晰认识到,自己一旦被塞进车子里带走,一切便都完了。

晃神,尖锐的高跟鞋抬起,踏在瘦猴脚面上。

嗷的惨叫,感觉掌控一松,沈冰云慌忙就往银河方向跑。想再回到银河之内,这样乔六子等人再胆大妄为,也不敢拿她如何。

至于会不会结怨,大脑一片空白下哪还考虑的到。

乔六子急切难当,可万万料不到眼见沈冰云就要被送上车子带走,会发生如此变故。

“拦着她,给我拦着那个臭婊子。”

沈冰云倒霉透顶,哒哒哒跑出几步,别人还没追上来,自己惊呼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高跟鞋,十公分的高跟鞋,奔跑之时的劣势突显。

疼痛跟恐惧,却止不住乔六子几个手下迅速朝她围拢。

沈冰云情急大声道:“六爷,凡事不要做的太绝!”

乔六子嘿嘿直笑:“沈冰云,你当银河的老板真会为你这么个小人物出头么?别他妈异想天开了,老子的忍耐一直都有限度,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冰云边拖延时间,边四顾观察,看是否有路人或者保安。

注意到了一个熟悉背影,她急忙喊道:“韩先生……”

溺水者的最后一棵稻草。

管她自己也知道,韩东回头朝这边走来的几率为零。

这不是拍电影,动辄有人英雄救美。这是现实,而现实就是,没人会傻到去为了一个有几面之缘的人去得罪乔六子。

韩东身体顿了顿,停下。

他看到了所有经过,也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很不习惯乔六子的手段,因为这跟他被灌输的东西截然相反。

但早不是什么愣头青一般的角色,想帮忙的时候会考虑到底值不值。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