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四十一章 精神的财富



沈冰云脸上不知饮酒缘故还是怎样,红晕飘过,下意识做了缩脚动作。

又觉太过明显,忍着心里异样,任由韩东把自己的脚拿在手里。

她在KTV里接触到的男性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从未被人碰到过自己的脚。

如今被男人密布茧子的手抓住,沈冰云僵硬起来。

很奇怪很奇怪,她一时间根本难以安静。

靠猜测着男人来历跟胡思乱想才可抑制莫名其妙的心思。

韩东对此却未有察觉,他做这些,单纯的就是出于随意为之。

而且,酒意让现在的他头疼欲裂。再漂亮的女人站在面前,韩东也不可能有太多别的心思。就算有心,也无力。

“韩东,你身手这么好,是在部队训练的么?”

沈冰云没话找话,瞎打听。

韩东闻声抬头,忽略了沈冰云穿的是裙子。

视线中一抹脆绿映入眼帘,是她贴身衣物的痕迹。

韩东呆住,手上动作自也停止了。

沈冰云心乱,哪里知道自己走光,继续:“你在部队当的肯定不是普通兵种,好多人当兵就是去混日子的,根本不可能有你这种能耐……”

说着,她看了韩东一眼,等待回答。

注意到他直勾勾的眼神,沈冰云怔了怔,慌忙并拢双腿。

韩东挠了挠头,不好继续蹲在她双腿前,坐了回去。

沈冰云羞恼,狠狠瞪了一眼:“我当你是个好人呢,感情也是流氓一个。”

“我又不是故意的。”

“还理直气壮……”

争论这个毕竟太尴尬,沈冰云自己打住了话题。

韩东顺着之前的话道:“你对部队好像挺了解?”

嘴上平稳,脑海里那抹翠绿无端时隐时现。

沈冰云道:“我一个表哥就在部队当兵,他跟我讲的这些。你是特种兵么?他说真正的特种兵可以以一挡十,甚至更多……”

韩东摇头:“不是。”

倒不是骗沈冰云,他所在虽然是部队,但确实不属于特种大队管辖。

准确的说,他工作属于间谍的性质。

平时出任务也从没有具体的范畴,维和,反恐,排除爆破物,以及卧底等等。

旦凡需要,他们这些人就得全力以赴,舍生忘死。

过往事难提,韩东也不愿意再去想。

他出过的任务,每一趟,基本都会有战友负伤或者死去。

荣耀伴随着的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明显觉得男人气质有所转变,沈冰云道:“你怎么了?”

韩东看向黑压压的夜色:“重新启动了车子,家在哪。”

“蝶园公寓。”

韩东知道这个地方,事实上应该说整个东阳很少有不知道蝶园公寓的。

据说是一个只出租给女人的公寓,更好玩的是房东喜欢美女,租金虽然不贵,但想住进去,首先要让房东看着顺眼。否则,再多钱,房东也不租。

也因此独特的招租方式,蝶园公寓名声远扬。

现在早便成为特殊的景区,吸引了无数男人前来。

每天总有狂蜂浪蝶开着各种豪车,等在公寓门口。

车子开了约二十分钟,蝶园公寓大楼遥遥在望。

韩东把车子停在路边,扶着一瘸一拐的沈冰云下车,往公寓走去。

沈冰云拿卡刷开门,到电梯前之时却傻眼了。

两个电梯,全部都放置着维修的标志,电梯灯都没亮。

她住的地方在二十二层……

韩东电话这会响了起来,看是岳父,没接,直接给挂断了:“走楼梯吧。”

“哦,好……”

沈冰云答应着,旋即恼火:“也不知道搞什么,电梯隔三茬五的坏。”

韩东闷不做声,扶着她胳膊,两人一块往楼梯上走。

可沈冰云高跟鞋的跟断了一只,一个高一个矮,加上脚扭伤了,走跟挪差不多,就这还不时的皱眉歇息。

她自己也是别扭,索性把鞋子脱掉拿在了手里。

韩东问了下楼层,想着这么往上走,估计得磨蹭十几分钟。

时间倒无所谓,关键他头疼欲裂,实在是想早些回去休息。

“我背你吧!”

沈冰云愣住,注意到男人干脆利索的蹲下身体后,犹豫着,伏在了他背上。

她其实也想明白了。

韩东这人不像是那种趁人之危,会做出丢份之举的类型。

人为了救自己连乔六子都给得罪了,她再担心别的,太过小家子气。

想着,身体一轻,人已经离开地面。

男人并不壮实,可身贴身接触到他,沈冰云却觉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弯下脊梁。

一步一步,平稳而迅捷。

楼底在视线中一点点的拉高,沈冰云轻声问:“韩东,乔六子会不会报复你。”

韩东额头以及身上汗渍渗了出来,身上酒意愈浓:“不会。”

“那也得小心,你是救我才惹上了他。如果有麻烦的就告诉我,我让老板找他协商……”

“嗯。”

“放我下来吧,我感觉脚不疼了。”

韩东又走几步,把沈冰云放了下来。他没记错的话应该已经到二十一层,不打算再跟着沈冰云去她家里。

“今天太谢谢你了……”

韩东笑道:“没必要口头上玩虚的,记着,欠我两个人情。”

沈冰云翻白眼:“脸皮可真厚,有你这么挟恩图报的么。”

“主要是你该减肥了,体重确实有点超标……累够呛。”

沈冰云轻打了一下:“明天请你吃饭,当报答你这个大恩人。”

韩东毫不客气:“要能跟你们老板打声招呼,让他以后免我的单就更好了。”

沈冰云乐:“脸是真不打算要了,这要求你也提的出口。”

“不开玩笑了,先走一步。”

韩东听电话又响,告了声辞。

“等等!”

沈冰云着急阻拦,而后拉开了手包,把车钥匙丢给了韩东:“我车子你先开回去,这么晚不容易打车。有时间给我送来就成。”

“你还真不怕我把车子给你卖掉。”

“卖就卖了呗,有什么。”

韩东不再多言,抓住车钥匙,往楼下走去。

沈冰云往下看了看,一直觉得男人到了底层,她才莫名笑了笑,一个人慢吞吞的往房间走。

这个韩东,还真是有意思到了极点。

即便可能今天他所有的举止全都是装醉为了泡妞,沈冰云也顿生异样,难掩好感。

一个人穷到只剩下魄力跟气质,当真是让人不得不欣赏。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