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四十二章 男人的较量



韩东到车上,想到岳父刚才连续的两个电话,给回了过去。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岳父人到银河去接他,没见到人。

韩东停了停:“爸,这么晚,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我听老周说你喝了不少,不放心……”

韩东解释几句,挂断后吐了口气。

要跟夏梦离婚,他基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和岳父开口。

俚语说一个女婿半个儿,韩东在夏家最真切的感触就是夏龙江是真拿他当儿子。

从没有粗声重语,也没有任何的生疏。

要知道夏龙江脾气其实很爆,在公司动辄将人训斥的站不住脚,便是夏梦母女三人,平时也没少挨训。

而韩东这个“外人”,夏龙江不管什么情况下,见到他都会收起性子。

一路想着,进入天和苑。

韩东眼皮子慢慢已经开始打架。

正要拐弯进入夏家,后视镜里一辆开着大灯的宾利车缓慢行驶而来。

远近光交替的瞬间,韩东很清晰看到了对方车牌号。

L开头,宾利。是邱玉平的车。

他来天和苑干什么?而且这都快凌晨一点钟了。

有了不好预兆,韩东心里骤然的一缩。

他忽然不急着回家,而是越过夏家别墅门口,停在了前方大约六七十米的路肩旁。

果不其然,邱玉平在夏家正门口熄了灯光。

里面最先出来的是一个女人,还穿着职场装的夏梦。

幽幽路灯之下,她美的几乎不像凡尘中人,那张标志性曾让韩东朝思暮想的面孔,挂着刺目的笑容。

听不清楚两人说了什么,韩东就看到邱玉平从车窗探出手抓住了夏梦。

夏梦也并不挣脱,头靠近车窗……

从韩东的角度去看,两人像是在接吻。

呼吸缓缓加重,韩东手扶住了额头,抽搐般的剧痛,让他感觉自己头部即将承受不住。

自己的老婆,在家门口跟别的男人接吻?

何止是肆无忌惮。

下一次,是不是得趁他不在,夏梦要将邱玉平带进卧室。

夏梦平时加班最晚也才十一点左右,假如她是十一点下班,中间两个小时她跟邱玉平又发生了什么?

想起了上一次她醉后仍旧还喊邱玉平的名字。

韩东几乎毫不怀疑两人在这期间肯定是开房去了。

夏梦那贱女人做梦都想着跟邱玉平上床,难不成邱玉平还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成。

韩东不止一次的警告夏梦,偷偷摸摸的怎样都行。但是,别让自己看到两人在一起。

“玉平,今天谢谢你了,再见!”

另一边,夏梦抽了抽自己被邱玉平抓住的手,没能抽回。

邱玉平眼中是几乎可将任何女人融化的温柔:“小梦,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

夏梦想不到他忽然说这个,方寸大乱。

曾几何时,她最不能抵抗的就是邱玉平这种眼神,会让她感觉自己就是他的全部。

眼神闪烁,夏梦不答应也没拒绝,推脱道:“玉平,你了解我……我现在还没离婚,如果跟你在一起,会有负罪感。”

邱玉平听到韩东名字,笑容淡了一些:“他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夏梦正听着,忽然发现邱玉平不再说了,视线在看前方。

她顺着下意识的转头,一个男人正往这边走来。

西裤,皮鞋,衬衫,打扮整整齐齐。

那张说不上太过俊俏,却能让人越看越习惯的面孔,冷的没有任何情绪。

酒意,隔了很远就顺着飘来,带着血丝的眼睛,白的毫无血色的面孔……

夏梦第一眼没能够认出来。

毕竟平时穿着上最不讲究规整,气质慢吞懒散的韩东跟眼前这个人没有任何相同。

手像是被荆棘刺了一下,她骤然挣脱了邱玉平掌控。

恼羞而怒:“韩东,你走路能不能有点声音,想吓死人啊!”

韩东却不理她,直接将夏梦拉到一旁,径直抓住了车内的邱玉平。

夏梦穿着高跟鞋,韩东哪怕力道不大,也被带的连退几步。

扶着路灯站稳,她大骇跑了过来:“你干什么……”

“砰!”

只来得及跑出一步,邱玉平脸上那副金丝眼镜被韩东一拳头打的啪然碎裂。

邱玉平闷哼,冲出车门也欲反击。

韩东脑际有一丝清明闪过,却很快被淹没。

潮水一样的愤怒羞耻让他完全不管不顾,尤其是想到可能二十分钟前两人还在酒店。

邱玉平不是对手,严格的说他对上韩东就是一头羊跟一头狼的区别。

他只挥出一拳,紧接着就被彻底打蒙,痛叫不止。

夏梦上前来拽:“韩东,你个疯子。听我解释……”

“滚!”

韩东反手,将夏梦带的又复险些跌倒。

紧接着,连续数拳砸中邱玉平躲闪抱拢的面部。

没有章法,有的只是男人的本能。

韩东也没用章法,就这么笨拙直接的去打。

偌大的动静,很快将值夜保安吸引过来。

夏梦急的眼泪直流:“韩东,你存心让我颜面扫地。我告诉你,要是明天被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我……”

她想说我跟你离婚,可这威胁此刻根本没用。

冷下了语气,颤声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去死,你不要脸,夏家还要!!”

韩东停手,看向方寸大乱几乎快崩溃的夏梦。

他哪怕是醉酒之后,也仍旧不愿意见到她这样,心疼感迅速遍及全身,涩声道:“明天离婚,我成全你。”

“离就离,我巴不得!”

韩东丢开邱玉平,连续深呼吸,直走向正赶来的保安:“抱歉,抱歉,跟兄弟发生了一点小争执,没事了……”

他拦着保安没让过来,从兜里夏龙江让他给银河公主的小费中抽出几百块钱塞给保安头头:“哥几个去买几包烟。”

保安认识韩东,远远看到邱玉平已经站起,也没收钱:“别再闹,否则报警了。”

“放心,这就完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保安一个月拿不了三五千元的工资,实在没必要尽职尽责的什么事情都去管。

邱玉平鼻子在流血,眼睛也被打肿了,双眼因为没了眼镜,几乎看不清楚夏梦的模样。

他拿出手机,被夏梦死死抓住:“玉平,我求你了,别报警……韩东到派出所乱说的话,对你影响也不好。”

邱玉平声音森寒:“我可以不报警,但这件事,没完!”

夏梦还要劝,邱玉平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启动车子。

刚上车他就跟王利国通电话:“王市长,赔多少钱都没关系。我就一个要求,先将韩岳山父子的房子拆掉。如果办不到,我会考虑撤资!”

“现在拆迁合同都还没敲定,邱总太急了吧。”

“尽早不今晚,你们东阳市政府如果这点事都搞不定,我会为后续的工作产生担心,也会怀疑你们拿什么来替东阳世纪城项目保驾护航。”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