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四十三章 界限



一切又都安静了下来,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路灯昏黄依旧,映衬在夏梦跟韩东两人的脸上,彼此都没有任何表情。

“你简直是个混蛋!”

夏梦咬牙切齿,凝视着韩东。

眼中的凶狠几乎可将人凌迟。

韩东情绪来回,大脑过度的透支让他烦闷的无以复加:“你有脸骂我?我真怀疑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廉耻,在自己家门口跟自己老公之外的人接吻。”

“我没有!今天邱玉平帮我解决了振威押运的危机,他只开口说了句话,江桐林就屁颠颠的不再谈解约的事情,并且要跟振威继续加深合作。他帮我那么大的忙,我请他吃饭怎么了?”

“还有,我一整天都在公司忙碌,除了晚上哪有别的时间去感谢邱玉平。”

理由,永远都是充足的。

韩东声线平稳反问:“那有没有感谢到床上?当别人傻逼啊,邱玉平凭什么帮你这么大的忙!”

“你简直不可理喻。”

韩东道:“我不可理喻?咱们结婚这么久,你对我有没有一丝一毫的尊重,有没有当我是个老公!你动辄在我面前提你那位完美的前男友,到底什么意图。让我认识到自己跟他的差距,还是要怎样!!”

“我不如他是在你的眼中,并不是我真的不如他。以钱观人,以钱论人,这就是你夏梦的特性……”

一连串的质问让夏梦有些心慌意乱。

她一直以来,确实从没有考虑过韩东的感受,也太将婚姻当作儿戏。

韩东藏了太多,想控制自己不要失态,话却如流水一般脱口而出。

“结婚我从来没逼迫过你半点,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现在却又如此,我是活该倒霉对吧!”

夏梦反驳不了,越发惊慌:“总之,邱玉平可以帮我,可以帮振威。你就是不如他。”

韩东累到了极点,转目间发现岳父已经站在不远处有一会。

他心里混乱下,竟是丝毫没有发现。

也就是说,他跟夏梦吵架的内容夏龙江全部听到了,或者看到他跟邱玉平打架的场面也不一定。毕竟,刚才动静不小。

夏梦声音渐渐低下来,见夏龙江往这边走,慌道:“爸……您怎么来了……”

夏龙江道:“我要不来,恐怕也见不着这么一出大戏。”

夏梦破罐子破摔,对夏龙江的惧怕跟尊重此刻散去了许多,鼓足勇气:“爸,既然您都听到了,那就请您同意我跟韩东离婚……”

啪!

话音没落,夏龙江一耳光重重打在了她脸上。

夏梦刚止住的眼泪重新滚落,倔强道:“我根本就不喜欢韩东,一点都不。当初如果不是您强行促成这桩婚事,现在的一切矛盾都不会发生……”

夏龙江抬手还要再打,被韩东拉住了手腕。

“爸,小梦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不合适的两人强行在一起,只会越来越糟糕。”

夏龙江气的手都在颤:“你们想离婚,先过了我这一关。”

韩东看了眼沉沉夜色,不再多言,也不理会夏龙江父女,转身进了别墅。

他是真的没有任何心情再纠缠这些烂事。

许多事情,韩东坚信说不如做。自己默默守着夏梦,总有云开日明的一天。

现在嘛,全是讽刺。

自己记忆里的夏梦,早已经不复存在。

……

回卧室洗了个澡,躺在床上。

客厅里着火一般,是龚秋玲也被惊动了,一家人吵闹声时不时的传来。

韩东置若罔闻,从抽屉里翻出结婚证,呆看着出神。

几个月前,这两张薄薄的本子,让他感觉自己拥有了一切。

而今,之上夏梦的照片显得格外刺眼。

越是醉意浓,反越难入眠。

伴随着龚秋玲跟夏龙江吵架的动静,他慢慢陷入了昏沉中。

次日,再醒来之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头疼欲裂,韩东懒散拿起手机:“爸。”

是他父亲韩岳山打的。

“刚才王利国来了,跟我谈了谈拆迁的事情。态度很强硬,意思就是让咱们爷俩第一个在合同上签字,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韩东睡意渐消:“他挺着急啊。”

想到了邱玉平这个人,应当是他给了王利国压力。否则,对方一市之长不至于大早上跑到他的家里。

“爸,您怎么想?”

韩岳山道:“字我不可能签,就王利国那种以势压人的态度,我也懒得理他!”

韩东愧疚,知道父亲肯定是因为他的意思而选择在拆迁事宜里冒头。

但有些话男人之间注定不会说出来。

听到了敲门声,韩东放下手机,随意套了件背心走向门口。

是穿戴一新,经过精心打扮的夏梦。

她往常这点基本都会在公司,今天显然是因为昨晚提到过的离婚,估计是正等着自己跟她一块去民政局办离婚证。

脸上,还有昨晚夏龙江留下的巴掌痕迹,触目惊心。

“没忘了自己说过什么吧?”

夏梦不存情绪,冷淡至极。

韩东点头:“没忘。”

夏梦递来一纸协议:“看一下,合适的话就签个字。”

韩东粗略扫了一眼,注意到了离婚后女方付给男方二十万这一条。至于其它的,都是双方自愿离婚之类的条款。

他拿笔随意划掉:“我跟你结婚与钱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这二十万还是自己留着吧。”

夏梦着急:“干嘛,你这一划我还得重新打印。”

韩东不经意道:“那就去重新打呗,左右你今天时间充足!”

夏梦皱了眉头:“咱们离婚暂时得瞒着双方父母,被知道的话,肯定麻烦不断。”

“瞒多久?你是怕夏叔叔生气对吧。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要离婚,任何人拦都没用。”

夏梦错愕,分明觉得韩东这话说的简直狂妄自大。

就不知道谁给他的底气。

她格外接受不了的就是,她对父亲敬畏有加,而韩东一向随意之至。

而且,此时的韩东提到离婚这件事,轻巧的让人极不舒服。

夏梦都准备要看韩东酒醒后哀求她不要离婚的德行,结果是韩东好像巴不得赶紧跟她离掉,划清界限。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