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四十四章 俗不可耐



洗漱,穿好衣服,夏梦将重新打印的离婚协议拿了过来。

韩东这次直接签了字。

饭也未吃,跟夏梦各自开车,前后赶往民政局。

东阳市是个拥有八九百万人口的城市,处在城中区的民政局门口,此时早已经密密麻麻停满了各类车子。

两人进去之时,前方办理离婚的人早就排成了长龙。

每个人的脸上表情都有不同,有的还在抬杠,有的冷眼相对,眼神恨不得让对方去死。

乱糟糟的氛围,让夏梦暗自别扭。

她本就属于比较急的性子,平时最厌烦的就是去银行,医院等环境,也没有足够的耐心去排队。

等待期间,不时的会抬一下雪白的手腕观看。

无意看到了韩东,也不知道男人在想什么,身上没有了那种让她看着就窝火的劲儿,平静的让夏梦心脏摇晃。

回忆种种,结婚之后两人的生活固然平淡如水,缺少共同话题。

可慢慢的也习惯了。

不想承认也是事实,她跟韩东在一起的时候,始终都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不明朗,临安市的一趟出差,让这感觉变的无比清晰。

在她被张建设算计,萌生死志当口,韩东给了她希望。

两人一起走在路上,韩东总会在外侧,她往常很少去深想。可刚才看到一个男人拉着低头玩手机的女人躲避来往车辆的时候,她忽然明白了是什么原因。

人太奇怪了。

分明弃之如敝履,真正到了民政局,种种情绪反轮番而至。

生活中的细节太多,韩东下意识的行为也很多。

刚结婚那会,他会下意识的在吃饭的时候帮她拉好椅子,准备筷子……会在晚上的时候顺手帮她倒杯茶,会在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没有半句多余的废话,开车送她去医院。会在碰到危险的时候本能的把任何危险拦在他的身后……

她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但很确定的是,她相信他。

近些天的所有突出的尖锐矛盾,仅仅是因为在临安市的意外。

真正的静下心来,夏梦才突兀发现,假如以后韩东跟她再也没有交集,会是一个这辈子也没办法弥补的缺憾。

她还没有给过他机会,却已经将人剔除在外。

瞥了眼韩东,随着排队往前挪动之时,她主动道:“离婚归离婚,话却要说清楚。我跟邱玉平真的没什么,昨天的事情你想多了。”

“我没想多,对我来说心里出轨比身体出轨更严重。”

“爱信不信!”

韩东无意看到她略有些赌气的表情,心里空落落的,低声道:“也怪我,过于冲动,连累你被打了耳光。”

夏梦想到这个就来气:“我是真看不出来,你到底给我爸灌了什么迷魂药,让他如此信任你,护着你。”

韩东道:“男婚女嫁是社会常态,女婿如果加了上门二字,就多少带了些贬低的意思。可能你认为跟我结婚是委屈了你,但他却不这么认为。”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跟你结婚前的那些追求者,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完爆你十条街。”

韩东笑了笑:“话说到这,我也跟你解释一下那六十万的事情。”

“说真的,我爸手术之前,我已经准备找人去借钱,也肯定能借到。是夏叔叔主动登门来送钱,我不想收,他硬把钱给留下的。至于还的问题,我不是要赖账,是不敢还,怕夏叔叔生气。”

夏梦道:“为什么?”

“我之前就说过,这是大人的情分。你应该还有点印象吧,以前夏叔叔刚建立公司那会,公司经营不善,借的有高利贷。你们一家人被堵的连门也出不了,他当时情况应该是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一遍,最后找到了我爸!”

夏梦确实有印象,当时父母不让她跟妹妹出门,暂时休学。成天无聊呆在家里,是一种让人记忆深刻的诡异氛围。

韩东继续:“我爸听说这件事后,东拼西凑,连同家里的积蓄,全部给你们家送了过去。一共十万整,其中有五万块钱是我妈出车祸后别人给的赔偿款。”

“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肯定是韩叔叔告诉你的。”

夏梦不信,或者说她接受不了自己家曾欠韩东家如此大的人情。

“这些不是我爸说的,是我跟夏叔叔一块陪人喝酒的时候他无意提起过。后来,过了两三年吧,夏叔叔生意有起色,就把钱给还了。”

夏梦沉默下来,有点理解为什么自己父亲一直对韩家父子高看一眼。

换作是她,那十万块钱也一样会记一辈子。

她还的时候可能会还一百万,甚至一千万。

可是韩岳山哪怕病重垂危,也从没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父亲借给他的区区六十万,这脊梁是有多直。

让人发笑的是她还总拿这几十万块钱打击刺激韩东,克扣他的工资,施舍一样每个月给一千块左右的生活费。

一千块,她买瓶香水都不够。

自以为韩东是为了钱来选择做的上门女婿,结果根本就不是这样。

一个敢拿全部家当借给朋友的家庭,可想而知,他们的世界里,钱永远不会是第一考虑对象,仅仅是锦上添花的附庸品。

“你怎么不早说?”

韩东微微摇头。

夏梦勉强至极的扯出了笑容:“对不起。”

她跟韩东没有正儿八经的交流过,她也从没有给过他交流的机会。

理了理情绪,夏梦强打精神:“你背上的那个纹身怎么回事,挺吓人的。”

“我前几年不当兵么,配合军方出过一个任务。不但要纹身,还要伤疤,以及耳钉之类的……总之要第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任务?”

“这个不能说,否则要上军事法庭。”

可能是快要离婚,夏梦话多了起来。

没韩东惯常看到的傲慢跟命令,就如聊天,打听韩东的成长经历。

因为,离开民政局,这些事情就再也不会问出来。

韩东能回答的回答,不能回答的就不回答。

“听我爸说,你以前部队里是正团级干部,不是吹牛吧?你今年才二十五岁,怎么可能。”

“我们服役的地方比较特殊,职衔的起点比普通部队高点。加上立功的机会多,升的自然也就快一些。”

“那为什么不好好在部队发展,太可惜了!”

韩东避重就轻:“我要还在部队,也不会跟你结婚。错过归错过,至少没遗憾。”

“不跟我结婚是遗憾?”

韩东坦然:“是,暗恋了你十几年,还要谢谢你给我这个做你老公的机会。可惜,我不太合格。”

夏梦忍俊不禁:“太夸张了吧,十几年,你是有多早熟。”

“这跟早熟没关系,每个小男孩总会莫名其妙的觉得某个小女孩好看,你就是我当时觉得最好看的那个。”

“果真是看脸的世界。所以我假如不漂亮的话,你也就不会喜欢我。”

韩东不确定道:“或许吧!”

夏梦轻踢了他一脚:“俗!”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