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四十七章 文彬



夏梦从没见过如此样子的韩东。

强势,霸道,不留余地。并且,胆大包天。

竟然敢在数百名警察或非警察的包围圈内动手打人,还是警察。

眼睛怔怔的盯着男人背影,有担心,有迷惘……

她习惯居高临下的去跟韩东相处,至此方才发觉对方心里的骄傲之处。

只肯在夏家低头,只肯在她面前低头。

哪怕眼下面对着的是任何人都会心惊胆战的场面,却无动于衷,将强权视若无物。

特警们开始分开众人拿着盾牌往前冲。

一时间除了郑文卓之外,其余人多少都犯了嘀咕,面面相觑,退缩之意顿生。

真的不是每个人的胆子跟义气都如郑文卓。

“让开,让开!”

警察边驱赶老城区居民,边大声嚷嚷。

脚步整齐划一,如同奔雷。

有不肯走者,随即被人押住往车子里按。

这是种难以抵御的大势,让所有老城区的居民不敢轻举妄动。

真的要跟警察硬碰,又有多少人会有胆量。

眨眼,韩东周围的居民全部变成了警察,而郑文卓带着的那几个年轻人,也在不知不觉间悄悄退出。

郑文卓手心里出了汗,胡思乱想。

心道今天不知道会不会被给枪毙喽,那可太他妈不值了,自己还没结婚呢?

怕归怕,他仍执拗不愿离开。

他跟韩东的关系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一起打架,一起逃课,一起长大。是那种哪怕性命攸关也不愿意舍弃对方交情。

周边被驱散的居民聚在一起,担忧的看着,议论纷纷。

也只有韩东,站立在原地,分明弱势,却无形中给人一种强势到极点的错觉。

刘建民招了招手,好几个警察上前押住了韩东跟郑文卓。

韩东抬起头,轻而易举的挣脱开警察的掌控:“刘局长,抓人的理由是什么?”

刘建民深觉这年轻人诡异,但事已至此,已经没了退路:“你袭警,聚众扰乱公众秩序,这理由还不够?”

韩东冷淡道:“警察打人叫工作,抓人也是工作,摔别人手机仍旧是工作。我稍作反抗,就构成了袭警。刘局长,举个不好听的例子,你的父亲无端的被人肆意侮辱,险些丢掉性命,你会不会考虑对方到底是警察还是流氓?”

“今天,你们执行公务没错。但是,当别人脑袋里装的全是浆糊吗?”

对刘建民而言,今天的抓捕行动就是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

可是,心里始终隐隐觉得不对。

底气。没错,就是底气。

这个叫韩东的年轻人,说话间的那种气度跟常人截然不同。

寻常人碰到警察首先就会先犯嘀咕,他却好像完全没有将警察这个职业当回事。

“小伙子,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先跟着回局里。具体的我们自然会好好调查。”

韩东道:“我今天不会进警察局。”

刘建民渐生怒意:“别太狂妄自大。”

韩东不再理会,站立原地不动。

偏激也好,其它也罢。

这口气今天还必须赌了,他真的不愿意让父亲因为自己而再受到任何牵累。

还有,这也是一个男人必须要走的路。否则,他就等同于在向邱玉平低头,这是韩东最不能接受之事。

他要告诉夏梦,告诉邱玉平。

钱真不能代表一切。

刘建民心里顾虑越来越多,这年轻人精神肯定没问题。

先是点名见王市长,再就是方才打的那个电话让人隐隐不安。

更重要的,刘建民感觉他如果下令强行抓人,这年轻人的反抗将会把事情带到一个极端。

做到他这种职位,所思所想跟常人不同。

有顾虑下,今天不管怎么着,他得给韩东留着搬救兵的时间。给对方一个台阶,也给自己一个缓冲期。但如果韩东找不到太像样的关系,那就不用客气了。

关系硬的人不好办,很难处理。但骨头硬的话就好办多了。

刘建民这些年没少敲断一些硬骨头。

所以,几百名警察就陪着韩东耗了起来,暂时性相安无事。

四十分钟左右,阳光愈烈。

就在刘建民等的不耐烦之时,一辆军用大越野开了进来,东阳军区的车。

嗡嗡的鸣叫声,横冲直撞,让一群警察忙不迭的躲闪,乱成一团。

嘎吱,车子停在刘建民不远处。

一个二十三四岁,寸头,笑容略邪的年轻男子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迷彩裤,背心,身材消廋结实。

肩章的职衔不太惹人瞩目,只是一名中尉,可其胸口那块标志,则让刘建民皱了眉头。

两把剑交叉,中间是国徽。

荣耀利剑的标志,整个省区范围内最王牌的特种部队,直属省军区管辖。

这个部队刘建民也只是略有耳闻而已,但不用怀疑,里面的人一个个全都是胆大妄为到极点的角色。

中尉军衔,应当还是荣耀利剑里面的一名小头头。

年轻人叫皮文彬,下车后四顾扫视,随即锁定住了韩东。

轻慢而张扬的姿态,也是见到韩东才彻底收敛。大步上前抱了一下:“东哥,回东阳招呼都不打一声,太不拿我当兄弟了吧!”

皮文彬跟韩东的渊源很深。

当初的紫荆花国际特种兵大赛,荣耀利剑作为特种兵里面的佼佼者部队,拥有的六个参赛名额中,皮文彬是其中之一,被派往上京军区参加最后的赛前集训。他是受训的队员,而韩东是副教官。

也是缘分,他跟韩东年龄相近,聊天比较投缘。且皮文彬这人对韩东尤为佩服,寻常有事没事的就会主动搭讪,一来二去,也就成了朋友。

当然,更重要的是,两人身份之上的差异不大,皮文彬也比较看重韩东在上京军区的特殊地位。所以在接到韩东电话之后,皮文彬二话不说就最快速度赶来。他了解韩东从不轻易求人的性格,这趟来了之后,不管如何,韩东欠他人情是跑不了。

寒暄客套几句,皮文彬得知韩东已经退伍,满脸不可思议道:“东哥,太可惜了吧!”

韩东不想再提部队的事儿,随意讲述了下事情经过。

皮文彬挑眉:“呵,欺负人都欺负到东哥你头上了。”

韩东斟酌道:“帮我把这些人弄走,晚会请你喝酒。”

皮文彬二话不说,转身掏出证件递给了刘建民:“刘局长对吧,东哥犯了什么罪,你再给说一遍,咱们好好论一论。”

刘建民迟疑接过来扫了一眼,注意到之上皮文彬的名字之时,忽而激灵打了个冷颤。

皮姓本来不算太多,而他自己本来也在省军区当过几年兵,对这个姓氏何止是记忆犹新。

他试探道:“皮将军跟你什么关系。”

皮文彬眼神玩味:“我大伯!”

刘建民笑容可见性难堪起来:“我以前还在皮将军手底下当过兵,真太巧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