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四十八章 平息



市政府办公楼。

王利国也在关注老城区的事情,邱玉平方面给的压力,让一心急于政绩的他别无选择。

简单的暗示,刘建民便自告奋勇的前去老城区抓人,至于用了什么手段,何种手段,就不是他想关心的,他要的只是结果。

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一件看似普通的抓赌事件,把皮文彬这个人炸了出来。

不难查到对方的来历,也正因如此,王利国焦头烂额。

省军区的皮家。

韩家父子的手竟然能伸出去如此之远。

这种家族,省领导都不会轻易得罪,他这个区区东阳市的市长想在对方面前摆谱,笑话一桩。

暗自咒骂了一句,王利国整了整衣衫前往老城区。

这是他第二次因为韩东的事情亲自赶往,别无选择。

若是这件事被捅上去,别说政绩,他这个市长说不定都坐不稳当。

车上,邱玉平打电话过来询问结果。

王利国苦笑:“邱总,我现在是竭尽全力想尽快把合同敲定下来。但你所说的强拆,以现在形势来看根本不现实。”

“怎么,你们连韩家父子都搞不定?”

王利国道:“不是我搞不定,眼下省军区的人过来,不知道会不会插手。但不管怎样,除了合法协商这条路,别无选择。稍安勿躁,我过去谈一谈,随后再给你结果。”

邱玉平沉寂,声音转淡:“王市长,我还是希望能尽快定下来。除了东阳世纪城项目,我跟赵总还想跟东阳有更深层次的合作。”

“我尽力而为。”

王利国放下手机,脸上愠怒一闪而逝。

一个商人,拿这件事反复威胁他,轻而易举让他产生了反感。

这种做人方式,王利国现在怀疑邱玉平到底是如何发展至现在的。

他经历过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而邱玉平却连商人最基本的素养跟见识都没有。

这不是八零年代,想拆便拆,民众诉而无门。

这是提到拆迁就最为敏感的现代社会。

以抓赌名义去给老城区居民上眼药,已经是王利国能做的极限。至于强拆,就算省军区的人不出面,不到最后一步,也不可能去走这条路。

讯息高速传播的今天,旦有风吹草动,可能就是举世瞩目。

他这个市长实在算不得多大的官,近两年撤职查办的市长也绝不在少数。

政绩首先是建立在他还在市长的位置上,如果市长都做不成了,还要政绩有个屁用。

……

老城区,刘建民在皮文彬不轻不重敲打中,不知是天气燥热还是何故,满头大汗。

部队的人,多半直言直语,不留情面。

皮文彬也是典型的这种性格,并不打算善罢甘休,慢悠悠道:“东哥袭警有罪是事实。不如你把人先带回去,谁的错误谁来担。”

刘建民气势被完全压制,苦不堪言。

现在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去动韩东。

要真以袭警的罪名抓捕韩东,那今天“看似正常”的抓赌行动背后的因由可能会被翻个底朝天。

讪讪笑了笑,低声说:“皮少,我这也不知道你跟韩东的关系,完全是误会一场……”

“误会,你说的轻巧。差点闹出来人命,一句误会就撇清了!!”

刘建民狠了狠心,回头看向还捂着肚子靠人扶着的柳金水,训斥道:“你是怎么办事的,我让你抓赌,而不是让你乱抓人。今天万一出了事,你这个警察就不要做了。”

柳金水郁闷到了极点,可也知道这是局长自个在找台阶,不敢吱声。

韩东接道:“找两个乱七八糟的社会人员,去老城区棋牌室冒充赌客,然后你们这些人伺机而动。我不清楚这是谁的主意,但若给不了一个说法,这件事没完!”

刘建民心道眼前两位爷还真是难缠,不敢反驳,陪着笑道:“韩先生放心,我回去肯定调查清楚。”

皮文彬看向韩东,反不说话了。

今天全看他的意思,他要追究,自己就陪着再跑一趟。他不追究,皮文彬也乐得省心。

气氛稍微冷冽。

韩东沉默半响:“那我等着刘局长的调查结果。”

刘建民彻底松了口气:“一周内,我给韩先生一个交代。”

说罢,直接摆了下手:“收队!”

一群人,潮水一样的来,灰溜溜的走。

直到所有警察上车离开,郑文卓才如梦方醒。

在皮文彬来之前,他几乎以为今天事情闹大了,弄不好自己跟韩东得做牢。

可眨眼间,形势瞬息万变。

强势的刘建民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韩东由被动转为主动。

正猜测着皮文彬来历,听韩东给做介绍,他忙笑着握了下手:“我叫郑文卓,东哥的朋友。”

皮文彬不大有兴趣理会他,回身跟韩东重新聊起来,询问近况跟打听一些事儿。眼角余光注意到一个女人往这边走来,他禁不住定睛。

眼前一亮:“东哥,她就是嫂子吧。”

来人正是夏梦,刚才形势不同,她不好上前凑热闹。见警察散了,才准备过来打声招呼回公司。

见韩东点头承认,皮文彬渍渍叹道:“我现在理解东哥你为何退役了,有这么漂亮的媳妇,是我的话也不愿意在军区受那份洋罪。”

倒不是故意夸赞,而是真的有些惊讶夏梦的容貌跟气质。

夏梦则被他夸的有点不好意思,知道皮文彬来历不俗,简单招呼后笑了笑:“那,你们聊。我公司还有点事。”

待要走,见到一辆熟悉的奥迪车开了过来。

夏梦见到过这辆车,市长王利国的座驾,猜测对方肯定是来找韩东谈拆迁。

她以前觉得韩东没什么资格,也对邱玉平构不成威胁。现在则心态大变,有点替邱玉平担心……

归根结底,她一直以为韩东阻挠拆迁是为了获得更多赔偿。

拆迁,对老城区居民来说是件好事,她怎么都想不通,为何这么多人要将好事当成坏事。

当然,她永远也没办法体会别人的心思,也不能理解那些不想成为拆迁户居民的心思。

很多老人对钱其实没太大的感情,他们在意的是一个生存的氛围跟空间。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