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四十九章 谈判



再说王利国,停车后堪称是着急忙慌的走了下来。

“韩岳山怎么样,有没有送医院?”

王利国远远的就看到了韩东等人,却拉着一个普通市民关心追问。

皮文彬撞了撞韩东肩头:“这孙子挺会演戏啊。”

韩东冷眼旁观,不咸不淡道:“做官必备的素养,得把人民当亲人。”

夏梦噗嗤笑出了声,然后打住。

王利国来,她反而是不急着走了。

想探听点内幕消息,好把邱玉平上次帮忙解决振威跟泰丰银行合作纠纷的人情给还掉。

“抱歉,真是抱歉,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王利国演技爆发,在群众面前演完,来到了韩东身边,一脸真挚。

不知道者,真以为这是一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好市长。可是,今天老城区那么大动静,韩东真不信王利国会不知道。

或者说,这全部源于他的表态。

否则吓死底下一干人等也不敢如此。

“劳烦王市长关心,我爸没事。”

王利国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发表了好一番感慨,大意就是回去要好好清理一下警察局里面的那些蛀虫。

告一段落后,王利国这才跟皮文彬开始谈话,打招呼。

韩东在旁听两人假人假语的客套,心生不耐:“王市长,不嫌弃的话去家里喝一杯,酒菜准备好了。”

王利国正儿八经:“喝酒吃饭可以,不能太奢侈喽。”

“粗茶淡饭,就怕王市长会不习惯。”

“哪啊,韩东兄弟你是不知道,现在官不好做,到处都得注意着影响。要不被人拍了照弄到网上,我这肯定又得挨批!”

“理解。”

说罢欠身让王利国跟皮文彬先走,见夏梦也跟着,他落后一步低声道:“不是公司有事情么?”

夏梦理所当然:“你朋友跟王市长都在,我得去陪一下,这是礼貌。”

韩东心想刚才还急着要走,王利国一来,她倒死皮赖脸的跟着。

却也没心思琢磨太多,盘桓着等会话题该如何打开,一行人往家里走去。

吃饭没什么好吃的。

也没人会在意吃的是什么,主要是为谈话营造一个比较合适的氛围。

皮文彬擅饮酒,也见过各种场面。

席间跟比他大了快二十几岁的王利国称兄道弟,推杯换盏,游刃有余。

王利国也给面子,旦凡皮文彬抬酒,全不推辞。

只半个小时左右,脸色就开始有些涨红。不过,眼神仍旧很亮,显然也是故意控制着酒量。

似乎是怕再喝下去影响谈话,王利国点了支烟看着韩岳山道:“老韩,今天的事情实在非我本意。我现在是特别的内疚,怪我这个一市之长,没能好好约束下面。”

夏梦看的惊奇,王利国跟韩岳山说话之时姿态能放的如此之低,着实让人难以理解。

韩岳山帮着倒了些酒:“王市长,说这些没什么必要。但人民警察,不能把人民二字给忘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给谁看呢。”

“对,对。回头我就让刘建民给召集一下,好好开个会,都得老老实实的自我检讨。”

皮文彬笑着接腔:“王市长,检讨有屁用啊,也不伤筋动骨。得付诸行动,才能让人记住教训。”

“这次是东哥好说话,换我的话,分分钟闯进警察局里,把事情开诚布公,好好论一论孰是孰非。”

王利国苦笑,对这个混世魔王般的年轻人毫无办法。

他一点也不怀疑皮文彬真能做出这种事来,也绝对能把东阳搅的天翻地覆。

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王利国叹了口气,把话题转向另一个层面。

“大家都是爽快人,既然坐在一起,我这就不藏着掖着了。”

说着,抬头看向韩岳山:“老韩,你觉得拆迁是好事还是坏事。”

韩岳山坦然道:“好事,老城区年久失修,确实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是啊,好事一桩,于政府来说可以招商引资,于老城区的居民来说,每个人都能拿到一笔可能这辈子也赚不到的拆迁款,两全其美。”

“王市长,话也不可这么绝对。你们的所思所想,未必就能让所有人全部理解。”

王利国开诚布公,一副诚心解决事情的态度:“你说,有什么要求,大家好商量。”

韩岳山道:“现在比较主流的民意就是关于老人的安置问题,这个需要你们在开发之时留出来同等的住房面积……”

王利国打断:“老韩,这样就过了。谁都知道东阳世纪城将来的住房会涨价,我留一部分给老人,难保又有另外一群人要求看齐,增加拆迁款,你说对不对!”

“这样的话,拆迁还有什么意义?”

“道理我懂,但这件事总要有个解决办法,这是很大一部分人提到过的。至于其它问题,在我看来都不大。”

王利国打了个哈哈,含糊道:“老韩,我听说你房子卖给了别人。这样的话一拆迁,挺吃亏对吧……”

“谈不上,救急之恩用钱衡量不合适,没想那么多。”

王利国道:“这怎么行,将来拆迁款我跟他们打声招呼,让他们交给你……”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拆迁款如数给韩岳山,可能还会多一些,到时候韩岳山愿意给别人多少就随他的意思。

没挑明,却很直白,就是想方设法给韩东父子一笔钱,让两人退出这次拆迁。

韩岳山不等王利国说完,直接拒绝:“不用,我跟小东爷俩参与进来不图利,只图人情。你们打人在先,小东是被你们带进来的……”

王利国心里不屑,人为财死,他还真不信韩岳山有视金钱如粪土的魄力。

缓了缓:“那事情总要找出个折中的方式来处理,拖着拖着,开发商一旦撤资,老城区那些愿意拆迁的人,对你们的意见肯定不会小。到时好心办成坏事,再被传从中图利,太得不偿失……”

不得不说,王利国口才之好。

威逼而不明显,利诱且隐晦。

父亲不善表达,韩东随即插话:“真有诚意开发的话,需要考虑民众真正的诉求。没错,拆迁是好事,可房子跟土地却是老城区居民的。想拆别人的家,得给出足够的理由来。王市长,我觉得你应该再好好跟开发商讨论一下。”

夏梦接道:“没必要非得在老城区以地易地啊,挑一片跟拆迁款价值差不多的土地重建也是一个解决办法。到时愿意搬进去住的,就搬进去。不愿意的,就拿拆迁款……”

王利国若有所思,旋即笑了笑:“弟妹说的不错,确实是个解决办法。”

韩东看向郑文卓,他是老城区居民推举出来的几个谈判代表之一。

他个人对邱玉平没有任何好感,但品行所致,却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故意捣乱。毕竟正如王利国所说,拆迁,有许多老城区居民眼巴巴的在等着。

从心底里,别扭归别扭。韩东却不可能以一人私利,去阻碍大家的利益。

郑文卓想了想:“我回头跟他们商量一下。”

话谈到这,王利国意图快刀斩乱麻,紧接着说:“还有什么要求的话就一并给提出来,我统一去跟开发商那边商量,尽量达到所有人都满意。”

“拆迁款给的是不是有些低,两年前西城区的拆迁,赔偿可比老城区高多了。”

“此一时彼一时,这是省里定的价格,我能起到的作用实在微乎其微……”

郑文卓的口才跟气势与王利国实在差了太远,几句话下来,就被驳斥的无话可谈。

韩东看在眼里,没有继续搭话。

其实拆迁早成定局,只有两种结果。

要么,他死扛着,让人拆不了老城区,或者说拆不了自己这栋楼。要么,就要顺从这次拆迁定价跟标准。

很显然,他如果做钉子户,周边居民能恨死他跟父亲。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