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五十章 所思所想



一顿饭,双方总算是理出了一些头绪。

王利国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拆迁这种事,任何人碰到韩东这类角色都会束手无策。

有胆量,背景让人完全看不透彻。

他同意一起吃饭的目的,就是想尽量满足两父子的要求。

以韩岳山在老城区的影响力,他只要签字,相当于是一个最明朗的信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王利国提出了告辞。

韩岳山却以相送的理由跟了出去。

知子莫若父,同理,韩东也同样了解父亲。

有心跟出去,被韩岳山瞪了一眼。

王利国精明圆滑,知其心思,刚出门就笑呵呵道:“老韩,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告诉我。没关系,我肯定竭尽全力帮忙。”

韩岳山犹豫了半天,脑中念头转换,最终还是儿子的前途占了上风。

他上半辈子没替儿子积攒什么,下半辈子可能也是个拖累。再违心,也不得不趁此机会提出来。

“王市长,我有个不情之请。”

“说。”

“我需要两百万。”

王利国眼睛动了动,惊异于韩岳山突出此言。

随后,笑的有些玩味,就说嘛,没人会不在乎钱。

两百万虽多,但如果能解决韩东父子这个绊脚石,王利国相信开发商那边会眉头都不皱一下把钱拿出来。

韩岳山解释道:“王市长不要误会,钱我不可能白要。我是希望王市长从中说和,以我的名义从银行把这笔钱给贷出来。”

王利国这下子彻底的弄不清楚韩岳山到底什么用意。

以现在局面而言,韩东父子别说要两百万,两千万也未必不可以商量。

韩岳山惭愧:“我在老城区住了二十几年,脸皮再厚也不可能中饱私囊,利用关系谋私。但请王市长理解一个父亲,而非军人。”

王利国为难,贷款是小事,随便一个招呼,银行轻易就能把程序走完。

但这么一来,万一韩岳山还不起,背责任的可是他。

这跟找开发商要两百万的概念从根本上不同。

“贷款需要质押物,需要准备各种材料。老韩,你能准备吗?”

韩岳山道:“我如果通过正规途径能贷款,就不会麻烦王市长了。”

“你这是给我出难题啊。”

韩岳山点头:“这是我签字的唯一要求。”

王利国沉吟,尽管相处时间短,也能看出来韩岳山属于那种说一不二,不可能讨价还价的人。

也就是说,这笔贷款他只要想拆老城区,就必须帮忙办了。

半响,他没答应也没拒绝,问道:“你要这钱做什么用?”

“给孩子做生意的启动资金。”

王利国道:“何必绕这么大圈子,这要求开发商那边应该很容易就能答应。”

“借钱跟趁机敲诈有区别,我找银行贷款,将来肯定会还。但如果拿了开发商所给的封口费,那觉都会睡不安稳。”

韩岳山近期都在想这件事情。

江山易改而本性难移,坦荡了半辈子,这次也实在是突破不了底线。只能是退而求其次选择贷款。

王利国又试探几句,见他态度依旧,忍不住道:“老韩,你这脾气还真让人想欣赏都欣赏不起来……行,等我消息。只要跟开发商谈的顺利,这笔贷款我帮你给办了!”

为官之道,不轻易许诺是准则。

王利国自然也知道这个。

可形势面前,随机应变也是很重要的。

他能从言谈举止中看出韩家父子的品行如何。

这种人,他还真乐意卖个人情给对方。

至于风险,有。

却小到微不可查,有些事,他根本就不需明言挑破,只需稍稍暗示,底下人自然就有办事的。

就如这次的抓赌行动,他也只随口提了下棋牌室,刘建民就自行脑补实施了所有细则。

真正闹出了事,他也能轻而易举的抽身事外。

……

韩东随着父亲去送王利国,就有些心不在焉。

夏梦今天请假本来是冲着离婚,但既然暂时离不了,也就先回了公司。

路上,腾出手给邱玉平打了个电话,说了老城区这边的事情。

“玉平,你真的想将老城区变成商业用地,越不过韩东。他那个叫皮文彬的朋友据说是省军区的人,连王利国都对其客套有加。”

邱玉平满心的古怪跟别扭。

他一直以为韩东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伍兵而已,对拆迁,对他跟夏梦的感情都造不成威胁。

可现在,想法变了。

在夏梦之前,其实他已经获知消息。

说实话,他真太希望韩东骨头硬一些。

因为每逢这种事,一般都有人会因此被抓进监狱判刑,甚至闹出更大事端。

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预知韩东还有这层关系网。

看来想让王利国强拆是不可能了,只是,让他对韩东妥协答应拆迁条件,又跟吃了苍蝇差不多。

夏梦补充道:“其实老城区这边居民还是挺讲原则的,不贪心,至少没人狮子大开口。所以我觉得你如果在其它地方另建居民楼用作安置所用,应该能把僵局破掉。”

“小梦,韩东就是刁民一个,你现在反而替他说话。”

“没有,我以前是误会他要讹诈你的钱。并不是这样……”

“那就是我的错?”

夏梦不想抬杠,耐心道:“你搞拆迁,肯定跟政府签的有合约。务必不能意气用事,否则的话对个人声誉影响太大。东阳市的王利国能力不错,我爸说他这两年极有可能升迁至临安,那里是你的大本营,希望这件事上务必斟酌……”

“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是我爸从别处得来的消息。你知道他,从来不轻易妄言。”

邱玉平沉默,反复掂量着从夏梦处得来的消息。

确实,这次拆迁他过于激进了一些,又因为跟韩东之间的争执,被冲昏了头脑。

假如夏梦说的是真的,王利国可能会进入临安官场,那他邱玉平还真不能把人给得罪死了。

停了停,他声音温柔起来:“小梦,你今天不是要跟韩东离婚吗?怎么样。”

“老城区出了点意外,没有办成。不过也快了,后续我肯定找机会再跟韩东去一趟民政局。”

邱玉平心里不舒服,却也没继续逼迫:“那晚会等你下班,一起吃个饭。”

“不了吧……我今天得忙。”

邱玉平笑道:“关于拆迁的事情我还得找你请教,不来的话我可去你公司找你了。”

“好,好吧!”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