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五十一章 姑妈



韩岳山出去了约半个小时回到了客厅。

韩东忙站了起来:“爸。”

韩岳山似乎知道儿子要问什么,也没有顾忌郑文卓还在,直接道:“你不是想入股文卓的侦探社么,我找王市长说和向银行贷款,他答应了。”

郑文卓惊讶:“韩叔叔,何必这么麻烦……”

韩岳山微微摇头,没具体解释。

恰好手机响起,他走到一旁拿起了电话。

郑文卓心思也灵透,少顷也就想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关窍所在。

不由的,对韩岳山起了些敬意。

明明可以勒索zf,勒索开发商,却选择了以向银行贷款的方式筹钱。甚至,他一丁点都不怀疑,只要韩岳山张口借钱,整个老城区没几个人会拒绝出借。

至少他郑文卓,有一万块钱绝对会拿给这两父子一万。

韩东满心复杂,呆如木偶一样坐在原地。

沉重的压力,让一向得过且过,没什么明显志向的他前所未有的紧促。

让父亲因为钱的事情为难,绞尽脑汁的去算计,这是韩东最憋屈的时刻。

注意到打电话的父亲表情有变,韩东不禁心里一动。

“应该是他在国外的两个姑姑要回来一个……”

算算时间,他已经有至少两年没见过她们。其中小姑韩芸,在他心里,一直都代替着母亲的角色,他也一直称呼对方姑妈。

小时候有一段时间,韩东就生活在她的家里。

尽管打过骂过,现在想想,却还能感受到浓浓的亲情所在。

果然,韩岳山一挂断电话就笑了起来:“小东,你姑妈要回国了。这次是准备在国内定居,不打算再走了!”

韩东追问:“什么时间?”

“就这一两周,全家回来。”

韩东由衷笑了笑,他特别能理解父亲对两位姑姑的感情。爷爷奶奶皆已故去,他这一辈仅有的两个至亲之人只有她们。

尤其是小姑姑韩芸,跟二姑姑还不同。她是在近些年才举家搬去的美国,跟韩东一家关系在之前最为密切。

韩东现在还清晰记得,小姑姑一家搬走之后,父亲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显得心事忡忡。

长兄如父,对别人而言可能就是个说辞,对韩岳山来说是最真实的体现。

他这个兄长,对两位妹妹尽到的确实是父亲的责任。

上学,为了两人能继续学业,韩岳山擅自逃课,故意被学校开除。出国,韩岳山到处帮着跑关系,办移民签证……

哪怕婚后,不知道从哪听说小姑姑在国外受了小姑夫的委屈,他大老远跑到美国,把小姑夫给狠狠揍了一顿,将人打的一两个月没能从床上下来。

……

另一边,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也刚刚挂断电话,悄然抹了抹眼角。

她真的是近期刚知道自己哥哥动过一次手术,险些丧命。

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连招呼也没打过一声,还叮嘱熟人朋友不让转告!

“妈,我舅舅没事吧……”

身后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青春,阳光,气质精灵透彻。一双大的出奇的眼睛,看似天真无邪,转动之时却又无端给人一种调皮的错觉。

是韩东的表妹陈羽佳。

韩芸压了压情绪,勉强笑道:“没事了已经。”

“我听说表哥也退役了?”

“嗯,也幸好他在,要不你舅舅手术期间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说着,韩芸怅然叹了口气:“我以前觉得你舅舅正当壮年,想着我在国外努力打拼几年,等一切都稳定住之后,再回国定居,两家住的近一些,像以前一样不分彼此……但现在不一样,你说他出这么大事,下次我要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眼眶重新泛热:“你舅舅这辈子就毁在我跟你大姨身上,要不是顾忌我们俩,他也不至于早早的就去当兵赚钱。”

陈羽佳忙笑着打趣意图宽慰自己母亲:“我知道,我舅舅对老妈你超好,我爸现在不还抱怨舅舅当年下手太重了。”

韩芸拿纸巾擦了擦不断涌出的眼泪,瞪了一眼:“那也是他活该。”

陈羽佳吐了吐舌头:“其实我也有点想表哥了,小时候他在咱们家住着的那会,我总觉得他要跟我抢你。没少针对他,这次回国我得找他道个歉。”

“不过这家伙转眼都结婚了,真快。”

韩芸听女儿提到侄子,不由的带了些埋怨:“你表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去做了上门女婿。”

陈羽佳笑嘻嘻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表嫂那么漂亮,八成是把表哥给迷住了呗!还是一家什么公司的老总,有才有貌。”

“巴掌大的公司而已。”

韩芸跟丈夫这几年一直都在美国的华尔街工作,发展顺利,所接触到的企业财团皆是一些庞然大物。振威这种东阳市的本土公司,对她来说确如巴掌大小,至少没什么资格要求她的侄子去做什么听来便刺耳的上门女婿。

……

韩东不知道远在美国的华尔街附近有人在议论他。

但连日来的郁闷却被姑妈韩芸回国的事情冲的一干二净。

当晚,醉酒的皮文彬醒来之后本要立刻回军区,被韩东拦住。理由是回去肯定挨训斥,不如一块再喝顿酒。

皮文彬为人也干脆,当即答应舍命陪君子。

郑文卓有心跟皮文彬套近乎,刚到银河门口,就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

他嘴巴特碎,愣是将一家普通的夜场夸成了天上地下少有,里头的妹子更是一个比一个出色。

韩东悄无声息的踢了他一脚:“小彬去过的夜场比你听过的都多。”

皮文彬嘿嘿笑道:“文卓,我告诉你,东哥才是个中老手。当兵那会,整个上京军区的女兵就没不惦记他的。后来去做任务,硬是把毒贩的情妇勾搭上了……”

韩东打断:“走了。”

郑文卓被勾起了兴趣:“东哥,真的啊,那毒贩的情妇长什么样子,有没有照片……”

韩东眼神悄然转暗,转头挪开了目光。

他退役除了因为要照顾父亲,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皮文彬口中的那个女人,别人眼里毒贩情妇的身份。

这件事上京军区该知道的全部知道,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他自己的负罪感,让他没办法继续军人这个职业。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