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五十二章 麻烦



进到KTV,韩东给沈冰云打了个电话。

感觉其实挺奇怪的,来到这,也就想见见她。

相比较跟夏梦的相处方式,他觉得跟沈冰云不管是聊天还是其它方面,都更加自然随性。

他本来比较骄傲的一个人,故意的放低身段去讨好女人,着实的很别扭。更何况,跟夏梦闹到了离婚的阶段,他不会再顾忌跟其它女人是否有暧昧关系。

电话中的沈冰云好像已经睡着了,打了个哈欠:“我的哥哥,今天我不上班好么?刚准备睡个美容觉。”

韩东笑道:“那算了,你接着睡。”

“等等,你在哪?”

“银河。”

沈冰云调侃:“你不是个打工仔么。来一趟一年工资,真舍得。”

“打工仔也不短银河的酒钱。”

“成,等会我过去,多少给你打个折扣。权当报答你背我上楼的恩情。”

说话间,沈冰云忽的想起了什么:“对了,你这几天小心点,我听人说乔六子准备报复你。”

韩东莫名联想到刚才进银河之前那种被窥探的感觉,无奈:“你提醒的太晚了……”

“那真抱歉,我本来准备提前说的,不小心睡着了。你如果就在银河,别贸然出去,万一外头是乔六子的人,我这就过去跟老板打声招呼,让他在中间协调下。”

“用不着,他敢来,我就帮他准备一张铁板!”

韩东因救沈冰云的缘故,把乔六子这人是彻底得罪死了。

不过事情既然来了,与其坐以待毙防着对方,不如提前敲响警钟。

郑文卓从韩东打电话开始就见鬼一样的盯着,好容易等挂断了,他无语道:“东哥,你这藏的可真够深的,什么时候跟沈冰云这么熟了……”

“那娘们可出名的难搞,东哥你要能把她给弄上床去,我以后在脸上彻底写个服字。”

皮文彬道:“文卓,这你就不懂了。泡女人最高境界就是先把床这个低俗的字眼给抛开,要慢慢来,春风化雨,自然而然。目的是床,首先就注定愿意跟你上床的这个女人目的性很强,狗男女就这么来的……相反,你能把床这个字给抛开,才配得上风流二字。”

韩东禁不住道:“你一个处男在这装什么逼!”

皮文彬表情稍稍呆滞:“东哥,有你这么揭短的么?你以为我不想摆脱处男的身份啊,关键是我从小在部队长大,特么能见到入眼女人的机会太少了。夜店里的这些,喝喝酒聊聊天也就算了……”

郑文卓无语:“彬哥,我还差点就信了你是个泡妞高手。”

皮文彬也不尴尬,随口道:“没玩过女人不代表就不懂女人,我天天看书研究着呢。”

“有个屁用!”

郑文卓跟他接触下来,觉得这人挺好相处的,言辞自然也慢慢随意。

皮文彬一脚踢在了他屁股上:“赶紧去找公主,要是没你说的那么好,弄死你丫的……”

郑文卓颠颠的走开:“包二位满意。”

……

沈冰云在电话挂断四十分钟内赶到了银河。

一套深绿色的裙子,半截晶莹的小腿,以及落落大方的气质,让她一进包厢,立刻就成了焦点。

皮文彬来前就听郑文卓不断念叨沈冰云,见到她,不由定睛打量。郑文卓这小子还真没夸张,果真是少见的佳人。

理论上来讲,在KTV这种环境呆久了,身上多少都会染上一些风尘气。

在沈冰云这女人身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

那种冷艳跟大方糅合在一起的气质,着实的让人想不断打量,不由自主。

到近前,沈冰云对韩东身边的公主打了个眼色,待她离开后。拿起易拉罐倒了一杯啤酒:“三位帅哥,见面礼要几杯?”

韩东随口道:“免了吧,你这人估计是对酒精免疫。不喝还能帮我们给省点钱。”

沈冰云翻了个白眼,看出来郑文卓跟皮文彬都是韩东朋友,不然他不会如此随意。

也玩笑中略带了些调侃:“东哥,你这小气的毛病还是改不掉。我请行了吧,今天这包厢所有消费,我来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韩东连道玩笑,腾出位置让她坐下。

沈冰云的到来,让包厢气氛更为热闹。

郑文卓跟皮文彬也看得出,沈冰云这个台柱子就冲韩东,也不自讨没趣的过于交流,自顾玩乐。

酒意催人,也可让人放纵。

郑文卓搂着一个公主上前点了一首海阔天空,鬼哭狼嚎。

韩东,沈冰云,皮文彬以及另外的包厢公主则围在一起玩大轮盘游戏。

喝的是啤酒,可也禁不住一提一提的往包厢里面搬。

不到俩小时,除了沈冰云,包厢里的所有人都有了醉意。酒量最差的那个公主,已经缴械投降,跌撞着离开。

皮文彬无端想起了最后一次跟韩东喝酒的情形。

紫荆花大赛结束,z国特种兵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极佳成绩。一帮豁出命训练的战友在分别之际,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一醉方休。

“东哥,我还真挺怀念在上京市的那段时光。有目标,有动力。跟你说实话,我现在就属于混吃等死的状态,做什么都提不起来劲。要不是我老头硬拦着,也早退了。”

韩东端起一杯酒饮尽:“别废话,喝。”

皮文彬笑着压住了韩东的手,看向转到韩东面前的轮盘:“别,真心话大冒险。东哥你想喝几杯酒混过去,不可能。”

“说好的啊,五杯。”

“边去,我选择回答问题还不成么。”

“当然可以,妹子,你来问,挑尖锐点的。问的好,有赏。”

皮文彬肆无忌惮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扔在了桌上。

玩的最开的当属公主,她当即就转目看向韩东:“东哥,你最喜欢异性的哪个位置……”

皮文彬哈哈大笑,拿起钱就塞到了公主坦荡的胸怀之中:“问的好。”

韩东正琢磨着怎么回答,才能让几人满意,把这几杯啤酒躲过去。包厢门,在这时“咣铛”一声被直接踹开。

偌大的动静,压过了郑文卓正唱歌的声音。

皮文彬挑了挑眉头,是两个面相凶恶,身形健硕之人。站在门口,如同两尊门神,煞气逼人。

“谁是韩东?”

左侧,一个光头之上疤痕累累的男人粗声粗气问了出来。

沈冰云心道不妙,手下意识抓住了身边手包,准备叫保安上来。

她之前觉得乔六子应该不会大张旗鼓的来银河找韩东寻仇,可事实显然跟猜测有出入。

这两人尽管没报来历,也肯定是乔六子的手笔。

附近一带,除了他之外,还没人敢来银河闹事。

琢磨着,手摁在了号码之上,拨出去之前被韩东抓住了手腕:“没用,要真是乔六子的人,肯定是跟你们老板或者保安打过招呼。”

“不会啊,我们老板分明说出面摆平这件事。”

韩东微微摇头:“生意人的话最不可信。”

交流之余,皮文彬起身走了过去。

也没听清楚说了什么,韩东只见到皮文彬提起了膝盖,然后那个说话凶恶张扬的光头就捂着肚子软倒在地。

韩东听到了外头杂乱的脚步声,显然,来人并不止眼前两个。

说不出的暴戾跟冲动涌上,韩东跟着机械站起,半途一个空酒瓶抓在了手里,砰的一声,在刚提着棍棒冒头的混混头上炸开。

事情跟他想的也有些出入,但没关系,打就是了。

当他是泥人么?谁想捏就捏一下。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