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五十四章 欺压



乔六子感觉到了不对。

他让小九跟警察以及KTV的保安全打过招呼,在事情办好之前,警察绝对不会出现。

可如今随着刘建民首先走下,急急忙忙的过去,乔六子若有所思。

连着打了几个电话询问具体事情,得到的消息全部都不怎么明朗。

好像是KTV里有什么大人物,他找的那些手下无意冒犯到了。

废物!

乔六子骂了一句,暂时的准备离开。

但留在原地有警察注意到了他的车牌号,拦在了前面。

乔六子摇开车窗:“警官,拦车干嘛?”

警察也多认识乔六子,其中一个不冷不热道:“六爷得罪,您暂时还不能走。”

乔六子刚要追问原因,见到警察视线在看往后方。

顺着就发现,市局的刘建民正恭恭敬敬的陪着两个年轻人往他这边来。

其中一个他印象深刻,就是韩东。另外一个则完全不认识,只看刘建民放低打的姿态,猜测别人口中的大人物想必就是他。

乔六子脸色僵住,疑神疑鬼。

也是久经阵仗,随即若无其事的下车招呼:“刘局长,好些日子没见了,明儿请您喝茶!”

刘建民没了往常亲热,正笑着的表情有阴冷闪过:“乔六子,你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何出此言?”

刘建民懒得废话,看向皮文彬跟韩东。

皮文彬慢悠悠点了支烟:“刘局,今儿你抓不抓人没关系,但他想走是不可能的。”

刘建民陪着笑:“哪能麻烦皮少。”

这个无法无天的皮文彬若是叫人过来,无疑是往市局脸上打耳光。

且乔六子这人牵扯很广,万一被军方带走刨根问底,不把很多人吓死才怪。

人情社会,乔六子盘踞东阳数十年,早把东阳能走的关系走了一遍。

不敢犹豫,他招了招手让警察过来:“乔六子,有件事请你协助调查一下。”

“什么事?”

乔六子茫然不知,非逼着刘建民说出头头道道,否则就不肯配合。

皮文彬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乔六子这类滚刀肉,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无赖。

眉头一狞,他上前就抓住了乔六子衣领:“孙子,我可不管今天那帮混混到底是不是你找的。但小爷我看你是格外的不顺眼。”

乔六子被吓了一跳,随后挣扎开骂:“你他妈……”

砰!

皮文彬肘尖在乔六子话未全部出口之际,直撞在他脸上。

几颗牙齿夹杂着血迹滚落在地。

他不管不顾,顺着把乔六子拽倒在地,摁在地上拳头就往脸上招呼。

杀猪般的声音顷刻间让夜色沸腾。

乔六子也不是什么良善角色,期间意图还手。可皮文彬看似瘦削,他却完全的挣不脱。

没几下,就哼哼唧唧的渐渐失去意识。

他总拿权势压人,以手段耍横。今天彻底尝到了被人欺压的滋味,当真是苦闷的无以复加。

刘建民等几人劝也不敢劝,假意出言制止,根本无动于衷。

皮文彬又连着揍了一下,似乎是打累了,这才嫌恶踢了乔六子一脚起身。

韩东全程冷眼旁观。

皮文彬这人冲动归冲动,人却正派。

乔六子这这种人恶事做尽,正经的律法拿他没辙,还真得皮文彬来收拾。

刘建民装什么也没看到,巧合救护车过来,他让手下把烂泥一样的乔六子抬了上去。

心道乔六子这次是彻底栽了个大跟头。

会不会坐牢,就全看皮文彬跟韩东想把人摆弄到什么程度。

只要两人想,别说乔六子小辫子很多。就算没把柄,也能生生找出来。

……

处理好乔六子的事,皮文彬也到了回部队之时。

韩东把人送走后,这才发现沈冰云也还没有离开,身旁还站着一个笑面虎般的角色。

西装革履,三十来岁。笑起来的时候满口白眼,眼睛眯起,给人的感觉十分友善。

韩东直觉其是银河KTV的老板。

果然,随着沈冰云介绍,对方正是陈彦丰。

这人来历神秘,为人低调。

但能在东阳把银河这种夜场经营起来,能量想必不可能小。

陈彦丰善谈,等介绍完,亲热迎上,掏出烟递了过来。

“韩东兄弟,今天的事情实在抱歉……”

“陈老板客气,这是意外。”

“对,意外。”

陈彦丰接着就跟韩东开始套近乎,话里话外不断隐晦撇清自己跟乔六子的关系。

韩东心里冷笑,这人还真是手眼通天。

这边刚出事,他已经知道了皮文彬来历。

不过他本来也不是喜欢惹事之人,如今乔六子被抓,想必是就算能出来也得脱层皮。笑着道:“陈老板,乔六子要怎样,你也控制不了。所以,大可不必担心别人会将你跟他扯在一起。”

陈彦丰讪讪笑笑:“是这样,乔六子这人一向飞扬跋扈……”

话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陈彦丰道:“兄弟,这是银河的金卡。以后再来这儿,全场半价。”

韩东没客气,收了起来,道声谢之后便转身离开。

“冰云,送一送客人。”

沈冰云点头跟了上去,紧走两步:“东哥,你那个叫皮文彬的朋友什么来历啊,挺霸道的。”

韩东心想这算什么霸道,真正的霸道是皮文彬在上京市暴揍一名地方省里领导的公子。对方权利极大,皮文彬偏愣头愣脑的把人打了个半死。

结果还是韩东出面找领导说和,才算是画上了个句号。

不愿透漏过多皮文彬的事儿,韩东转开了话题,若有所指:“你这老板也不简单。”

沈冰云愣了一下:“他人挺好的,对我还不错。”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沈冰云笑了笑,明媚顿生:“东哥,你这是关心我吗?”

韩东摇了摇头。

他是觉得陈彦丰这人有点心术不正,可跟沈冰云刚认识没多久,在她面前议论她老板,太不合适。

而且,他其实一点都不了解沈冰云。

虽觉对方可能跟寻常的公主不同,但也确定不了。

男人观女人,被色所迷,打眼的时候太多。

有的人看似清纯,可背后到底多绿茶,谁也不知。有的人看着妖媚,到处勾人,偏守身如玉,思想传统。

公主这个职业,每个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不宜当真。

沈冰云注意到了韩东略淡下来的表情,微微苦笑。却也没再多说,转身取了自己车子送韩东回家。

她知道,韩东从心底里大体也瞧不上自己这个职业,嘴上不说也是事实。

莫名其妙的失落,让她开车全程都没能太提起心思说话。

对客人,她没用过心,也就谈不上胡思乱想。

可韩东不一样,她是隐隐将对方当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他跟寻常为色而接近她的那些男人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