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五十八章 泼妇



酒吧,三教九流汇聚的场所。

唐艳秋的张扬肆意,在聚光灯下就如一个太阳,牢牢吸引住了男性目光。

女王,此刻的她就是舞池中当之无愧的女王。

有人打口哨,也有人起哄。更多的人围绕在她的身边,与之共舞。

跟男性态度相反的是,酒吧里的大多女人都因妒忌或者羡慕而不大舒服,甘小凤是其中之一。

她今年三十二岁,身材低矮,相貌普通。头发很短,两公分都不到,通体金黄。

此时甘小凤就靠在吧台前,手里拿着杯啤酒,冷眼看着。

她的男友在舞池之中。

虽然因为她在没敢太放肆,可还是苍蝇一样在慢慢靠近那个刚进酒吧没多久的狐狸精。

两个跳舞都极好的人,在舞池中不断激起一连串的起哄。

甘小凤啪的将酒杯放在吧台之上,沉着脸走了过去。

唐艳秋感觉身边一个相貌不错的年轻人舞跳的极好。自然的,也便跟着节奏扭动起来。

“美女,没见过你啊!”

张乾跳舞之余,大声招呼。

唐艳秋精致的鹅蛋脸上露出一个极好看的笑容:“你没见过的人多了。”

“那得认识一下。”

张乾跳的有些累,暂时停下舞步靠近。

唐艳秋能猜到大多数男人接近她的心思,却感觉这人还算顺眼有分寸,便没拒绝,转身回座位。

张乾紧走几步跟上,坐在了对面:“我几乎天天来这儿,说实话,你跳舞特别好看。”

“真的?”

张乾连点头,伸出手道:“认识一下,张乾。在附近开的也有一家酒吧,下次去我那边,我请。”

唐艳秋惊讶跟他碰了碰手掌,不无玩笑:“唐艳秋,打工族。”

张乾口才尤为灵活:“唐小姐你这种气质,说自己是打工的也没人信。”

唐艳秋明知道张乾是故意哄她开心,也并不排斥。

这人整体来说虽然流里流气,却坏的不惹人厌,一双眼睛,也没寻常男子那么畏缩,显也是见过世面的角色。

简单聊天,唐艳秋随口道:“你自己开的有酒吧,干什么要来这儿?”

“金港酒吧在行业内生意算好的,肯定有可取之处,我这不是取经来着。”

“是考察敌情!”

“对,也可以这么说……”

张乾一开始是顾忌自己女友在,不怎么敢跟唐艳秋过度接触。

可随着慢慢聊天,整个人陷了进去,脑海里哪儿还有任何甘小凤的影子。

他忽略甘小凤,却不知在暗处看了有一会的甘小凤肺都要气炸了。

张乾这个王八蛋,是不是没见过女人……

见到有点姿色的就往上靠。

自己跟他在一块还如此放肆,要是他一个人呢。

越想越气,甘小凤无名火起,上前顺过酒瓶倒转,酒水直接朝唐艳秋头上浇去。

“你个贱人,敢勾引我男朋友!”

酒水温度是零度,骤然淋下,让唐艳秋激灵打了个冷颤,连忙挪开到了一旁,狼狈至极。

她满脸不可思议,怒视甘小凤:“你干什么!”

“你还有脸问……”

张乾上前意图劝阻:“小凤,你误会了。”

“给我滚一边去!”

甘小凤毫不留面子,一耳光扇在张乾脸上。

她个子矮,下手却利索。并且,显然也是个比较厉害的主,张乾被这么一吼,站在一旁屁也不敢再放。

唐艳秋慢慢冷静,想清楚了怎么回事,尖酸道:“自己管不住男朋友,反倒迁怒别人。真有你的。”

甘小凤在附近一带都是响当当的泼辣角色,冷笑:“贱女人,我今天非教你该跟姑奶奶怎么说话。”

话音刚落,甘小凤上前抓住了唐艳秋的头发,正反就是几个耳光。

别说她跟自己男朋友暧昧不明,就是走在路上见了唐艳秋这种女人,甘小凤也有毁她容貌的冲动。

唐艳秋是律师出身,最擅长的是动嘴,却并不擅长动手。

头发被拽痛,脸上火辣辣的,一种难言的屈辱感涌上,她痛呼道:“放手,我报警了……”

“报警,我让你报!”

甘小凤得势不让,劈头盖脸的打。

一个长期混迹在夜场业的女人,一个是长期坐在办公室,只擅长用法律解决矛盾纠纷的女人。

打在一起,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甘小凤分明比唐艳秋低了半个脑袋,却完全占据着主动。

唐艳秋只能护着面部,拿在手里的电话也被甘小凤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眼镜,没几下就在纠缠中掉落,近视高达六百度的唐艳秋这下真跟瞎子差不多……

韩东刚开始看的还挺爽的。

唐艳秋这女人在公司没少针对他,动辄训斥,高高在上。她也有今天?

而且这场闹剧,唐艳秋完全不占理。

她跟别人男友牵牵扯扯,黄头发女人忍不住动手也情有可原。

但,慢慢的,觉得甘小凤有些过了。

她行事说话的派头,完全不像是正常人。

巴掌打了,酒水浇了,非把人踩死才算罢休么?

瞧甘小凤已经抓住唐艳秋领口扯衣服,有把唐艳秋给扒光的气势。而周边的一群男人眼神玩味,指指点点,就等着看热闹。

他再站立不住,上前拿住甘小凤的手腕甩开。

“这位女士,差不多得了。”

力道有些大,甘小凤连退了几步才站稳。注意到韩东身上那身服务员工服,她气恼到了极点,愣了一下嗤笑道:“英雄救美啊,也不看看自己德行。信不信我直接让你从酒吧滚蛋!”

韩东对唐艳秋本来也没什么好感,只是既然见到了这种事,看夏梦的份上他也不会不管。

别人如何对他,跟他如何去对别人本来就是两码事。

做自己想做的,管自己看不惯的,这就是韩东。即便是棱角被磨损的再严重,本性难移。

没理甘小凤的威胁,他矮身把地上碎掉的眼睛捡起来擦了擦。

可已经破损严重,戴是没办法戴了。

唐艳秋到现在也因视力问题认出韩东,只顾低着头,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想也想不到会碰到甘小凤这种人,一言不合就泼妇般大打出手。

拢了拢被扯乱的衣服,唐艳秋表情冷凝。

方才跟张乾的聊天中,她知道甘小凤是附近隆兴酒吧的老板娘。眼下,她半句话都不愿意再说,只想着脱离这个环境后报警。

告死她,她非得告死甘小凤,让她知道胡乱动手的后果。

于双成见韩东出面,心里暗暗发苦。

酒吧最忌讳的就是工作人员管闲事,因为每天发生的意外都有,要全去管,能乱套。

若韩东只是普通临时工,他直接就让其滚蛋了。

但并不是这样,老板亲自打电话说朋友来酒吧工作几天,让他亲自安排,注意态度。他能怎么着。

于双成盘算着上前,挂上一副讨好笑容:“小凤姐,见谅,新来的,不太懂事。不过您把人教训的也不轻,给我个面子,算了,算了!”

甘小凤挑眉,脸色不耐:“下次来你这,我不想再见到这个服务生。”

“小凤姐,你这还是生我的气不是……”

于双成低三下四,帮韩东求饶。

甘小凤的父亲是一家传媒公司的老总,关系网十分复杂,是个老板都不愿轻易得罪的人物。甘小凤狗仗人势,平时也是横着在附近走,也没人敢轻易招惹。

韩东第一天工作就碰到这事,明儿让来也是没脸再来。

看于双成为难,他眼神定了定:“领班,用不着为难,我不干了。”

甘小凤见韩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大步走上前:“怎么着,你还来劲了。一个小服务生,也敢在姑奶奶面前摆谱。”

韩东随手抓住了她挥来的巴掌,冷淡道:“我不打女人。”

甘小凤用力拽,却感觉对方力道如同铁钳。

她气怒之下另一只手五指唰的就往韩东脸上继续招呼:“王八蛋,你有种就碰我一下试试!”

韩东皱眉,打架对于他来说就是本能。

杀过人,接触过各种搏击方面的高手,可真真切切的是第一次碰到泼妇。

手脚并用,没有章法。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