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六十五章 突发



辞职的事情就算韩芸不提,也在韩东计划之内。

他一直在等那两百万银行贷款下来,到位之后,便准备先跟郑文卓一起试着弄一下工作室。

只不过,不管是自己父亲,还是如同母亲一样的姑妈。韩东秉性都不愿太过依靠,所以也就根本没在韩芸面前提这些。

到达工业园。

江义昌等人早就等在原地,身边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公司高层,显得极为重视。

韩东也因而连带着也被人高看一眼,不断有人笑着掏烟打招呼。

夏梦就在办公室的窗口之前,隔着百叶窗朝下观察。

牙齿微微咬合,心想自己这个老公还真是找到了大靠山,瞧那副老神在在春风得意的模样,不就是有个好姑妈么!

考察其实并没什么好考察的,以合众集团的规模而论,其投资必然有很强的针对性。

除非是项目特别的好,否则,韩东认为姑妈只会选择一些易发展的科技公司。

这两年国内形势便是如此,以邱玉平举例,其经营的也正是科技行业。

几年内,从一家小公司发展至价值数十亿的大企业。

这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几乎等同于神话。但这种神话在科技行业中却不罕见,原因就是网络的覆盖性跟兼容性,抛开了地域限制,缩减了创业成本跟人力成本。

也正如韩东所想,韩芸对一些偏实体业兴趣不太大,多半属于应付式考察。对工业园里寥寥几家科技行业却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趣,不断追问。

一整个下午,就在众星捧月中结束。

……

天色渐晚,韩东先把姑妈给送回了家,陪着又聊了会天,才打车往夏家赶。

他跟夏梦现在还未离婚,不论如何,该回去还是要回去。

家里,夏梦没下班,餐桌上只有龚秋玲跟夏明明母女。

他的到来,让两人视线不由齐齐注视。

裤子,鞋子,以及衣服,都给人一种焕然一新之感。

夏明明格外惊奇,语带调侃跟戏谑:“姐夫,你是不是发财了。”

她很懂行,韩东这身行头上上下下,恐怕至少也得好几千块钱。以他每个月一千来块钱的生活费,这身衣服无疑是奢侈品。

韩东跟这对母女近期关系很僵,含糊应对,准备回卧室。

只可惜,龚秋玲像是碰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一张脸沉的厉害,突然出声:“我听说你的姑妈是合众集团的高管?”

韩东猜应该是夏梦给她通了信,转身点了点头:“没错。”

“你的姑妈,也算是小梦的姑妈。我实在想不通她到底什么意思,去参观工业园,不投资也就算了,反而还侮辱小梦……怎么着,当我们家好欺负啊。你可别忘了,你爸性命危在旦夕的时候,是谁救了他……”

韩东听的不耐,径直打断:“妈,没人侮辱小梦,硬说侮辱,也是自取其辱。还有,我岳父当初送钱给我的恩情我一直记着,您不用反复提及。”

龚秋玲被噎的说不出话,见韩东已经上了楼梯,憋闷以及怒意齐齐涌上。低声愤恨道:“全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夏家搭上你们韩家这种亲戚,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韩东脚步如同钉子一般被钉在了楼梯上面,他放弃了回卧室,走到餐桌近前道:“妈,您说谁忘恩负义?恩在哪,义又在哪。”

龚秋玲火气腾的起来,一耳光打在了韩东脸上:“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质问我!我告诉你,别以为有点臭钱我们全家就得看你的脸色。”

巴掌声很响,韩东面部肌肤动了动,双眼凝固一般盯在龚秋玲脸上:“妈,您是长辈,打我骂我都是应该的。但至少拿出点道理来,自己心烦,随便躲在角落里,爱怎样怎样。拿别人撒气,这就是您做教师的素质对吗?”

寻常的语言,却如刀子一样将龚秋玲气的双眼喷火。

她再度抬手,被夏明明给拦住了。

“妈,干嘛啊这是……”

她当然没那么好心替韩东挡灾,是感觉这个姐夫恐怕是忍耐到了极致。

自己母亲再一巴掌下去,难保韩东不会还手……

再怎么窝囊,也是个大男人。动起手来,她跟老妈俩人也是一点不够看。

毕竟当初韩东出手揍她男友陈斌之时,夏明明对他那种干脆利索的打人手段印象深刻。

还有就是父母亲这两天正闹矛盾,要是自己母亲再跟韩东起冲突,家里会彻底乱翻天。

“姐夫,先去休息。你也看出来妈心情不好,别跟她计较!”

夏明明换了副笑脸,拉着韩东手臂往楼上走。

韩东半途将之甩开,大步回了卧室。

心里,有团火在烧,似乎瞬息之间便能将人点燃。

韩东的忍耐真的到了极致。

对夏梦,对龚秋玲,甚至对夏龙江,都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极端失望的情绪。

洗过澡,韩东不论如何都是睡不着觉,脑海中全都是对于未来的看不透。

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夏家忍多久。

辗转反侧间,时间悄然过了凌晨。岳母那条萨摩犬忽然在楼下客厅狂吠起来,打破了夏家的安静。

紧接着隔壁房间里,夏梦拉开了门。

客厅里的说话声瞬间杂乱响起。

韩东隐约听到好像是龚秋玲发高烧,夏梦在电话里跟夏龙江吵架。

他拉开门走了出去,从栏杆处往下看,龚秋玲整个人就怏怏歪在沙发之上。夏梦挂断电话后跟夏明明一左一右扶着她往外走……似乎挺严重的。

韩东发现这个家庭可能出现了挺大的变故,平时没有留意,他今天才突兀发现,岳父至少已经有三天晚上没在家里住过。

结合夏梦刚才电话里的内容,他猜想岳父可能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龚秋玲近些日子都一副更年期提前到来的模样,显然也是因此。

他跟龚秋玲有矛盾,却不是拎不清之人。

想着,疾步往楼下赶。

夏梦此时急的都快哭了,她还从来没见过母亲这种样子,浑身瘫软如泥,温度高的像是沸水,嘴里还在不间断说着胡话。

想加快脚步,可跟妹妹两人根本是无能为力。

眼角余光恍惚看到了一个人影,她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带着哭腔:“韩东,过来帮忙!”

韩东不假思索,矮身把龚秋玲抱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夏梦夏明明两姐妹,也是慌不择路的跟着。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