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六十六章 当断则断



一路之上,气氛诡异。韩东开车之余,从后视镜里注意到岳母因为高烧,身体出现了极不自然的抽搐。

夏梦两姐妹一左一右,手足无措。

夏家到市医院只有五分钟路程,可这五分钟,显然没那么好过。

“快点,再开快点。”

夏明明急躁,不断催促韩东。

前方就是红灯,韩东没减速,反一脚油门越了过去,车速在市区直线接近一百六,如一道流光。

夏梦泪眼模糊,恨透了父亲。

要不是他在外找了个狐狸精,夜不归宿,母亲也不至于天天跟他吵架,急怒攻心,以至于生这场大病。

注意到了前方闷头开车的男人,夏梦声音冷寂:“你今天跟妈吵架了!”

韩东皱眉,理解她此刻没有方寸,不作计较。

夏梦强忍哽咽:“我告诉你,今天妈要是出现什么意外,我这辈子也不原谅你。”

夏明明则注意到了韩东背影,莫名其妙的,心里有几分不忍。

挺奇怪的,什么事情都能归罪到他的身上。

今天的事情她特别的清楚,韩东说话可能冲了些,但确实是母亲无理取闹故意找茬,实在怪不得他。她很明白,源头在自己父亲身上。

到医院。

还是韩东先下车,把龚秋玲直接抱进了急诊。之后才接过夏梦递来的手包,拿着前去缴费,挂号,补办一系列的入院手续。

一番忙碌下来,他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渍。

电话,在这会响了起来,是岳父夏龙江的。

韩东没了寻常亲热,随口叫了声爸。

“我联系不上小梦她们,你妈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我现在过去……”

“一附院。”

挂断电话,他去楼上看了看岳母情况。也没进去,在门口听了会夏梦跟大夫的谈话内容,暂时松了口气。

就是普通的突发高热,情况暂时已经缓解了。

肩头被人给拍了下,韩东回头,就见是夏明明笑盈盈的站在他后头。

他瞥了一眼:“干嘛!”

夏明明道:“今天谢谢你了,没看出来,你这人关键时刻还是能起到点作用的。要不我跟我姐,还真不知道要墨迹多久。”

“客气,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岳母。”

夏明明随口说改天她请吃饭,走了进去。

韩东本来要把手包还给夏梦的,看她心思全在龚秋玲身上,也就没打扰,暂时去外头等岳父。

凌晨,各处都很安静,哪怕是医院门口,也同样静悄悄的。

微风袭来,韩东也不嫌脏乱,随便坐在了医院台阶上点了支烟。

浓烈的烟雾入喉,他精神微微振作。

韩东其实已经整两天两夜没好好休息过,今个回来就是打算睡个好觉,被龚秋玲搅和了。

一支烟没抽完,手机震动感又复响起。

他下意识的去拿自己手机,到半途才发现是身边夏梦手包里的动静,夏梦的电话。

犹豫了下,他打开手包,将她那部苹果手机拿了出来。看到来电显示之后,眼神微变。

邱玉平。

这都凌晨两点多了,他竟然还给夏梦打电话。

韩东烦躁,接也没接,随手又把手机丢了回去。

极端无意的动作,韩东却看到了让他头皮发麻的东西。

刚才交费拿钱的时候没太注意,如今才发现,夏梦手包夹层里有一个四方形的小包装袋。

稍愣,韩东翻开了夹层。

这下子彻底看清楚了,避孕套,一个包装完好的避孕套。

韩东僵硬把东西拿了出来,之上的名字刺的人眼睛发酸。

很显然,这套子夏梦绝对不是为他准备的。

临安市出差归来之后,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平时韩东碰她一下都不让。

那是给谁准备的?邱玉平。

烟不知不觉一点点减少,直到韩东感觉手指有刺痛感袭来,才将烟头丢出。

他莫名笑了笑,这下子是彻底没侥幸了,夏梦跟邱玉平已然发展到了用这种安全措施的阶段。

这个贱女人,平时嘴里说的高尚,说什么跟邱玉平是正经的朋友关系,当别人傻逼么?

单一的身体出轨或者是心理出轨,韩东都不会感觉严重到难以收拾。可是自己的老婆夏梦,是将两者同时交付给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他。

冷意,让人油然打了个寒颤。

如果不是今天龚秋玲病急,导致夏梦方寸大乱把手包整个塞给了他。

他现在还被这女人给彻底蒙在鼓里,对她抱有奢望,期待她改变。

这时,身后蹬蹬蹬的高跟鞋撞击地面声音急促响起,韩东不用回头就能听出来正是夏梦。

他定目看着。

灯下的女人,清丽,孤傲,圣洁。

就是脸色不对,走路太急。

是反应过来包里有什么不方便被自己看到的东西么?

“我包呢?”

夏梦躲闪开韩东视线,问了一句,然后一把将韩东身边的包拿在了手里。

还没来得及侥幸,就看到了韩东手指间的东西。

她脸色腾的转白,羞恼交集:“谁让你乱翻……懂不懂尊重人。”

韩东漠然:“我没兴趣翻你的包,只不过你电话响了,我怕是什么重要事情。这个,是我无意发现的。话说回来,你还挺有安全意识的,知道主动准备这玩意,这一点上,就比很多女人聪明太多。”

夏梦大脑嗡嗡作响:“你别误会……”

韩东打断:“我没误会,我只相信一个不想着跟人上床的女人,包里面没可能准备这个。”

夏梦被挤兑的颜面皆无,冲动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没你想的那么下贱。而且咱们都要离婚了,你能不能别总站在我老公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

争执间,一辆奔驰六百停在了两人不远处,是夏龙江到了。

几天没见,他人看上去苍老疲惫了不少。

着急忙慌的走来,第一句话就是问龚秋玲情况如何。

夏梦深呼吸:“爸,您不正盼着我妈死么,来这假惺惺的干嘛!”

夏龙江不应,看向韩东:“小东,带我过去看看。”

“我有点困,您自己去吧,三楼东廊308。”

夏龙江诧异韩东态度,但也没时间深想,把车钥匙丢给了女婿。

韩东接过,再也没有丝毫呆下去的兴趣,进了夏龙江车子。

他此刻真的是索然无趣。

看似对他如同亲子的岳父,可能没他想的那么好。连他都变了,整个夏家,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最坏的结果无非是离婚,那就离吧。各自相安,免闹笑话。哪怕心如刀绞,也是要当断则断。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