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六十七章 因由



病房中,龚秋玲清醒了过来,夏明明陪在身边帮着端茶倒水。

她双眼无神看着窗帘方向,脑中时而出现那种被人抱着急促前行的感觉。

是她那个从来都看不上的女婿。

龚秋玲当他应该恨不得自己去死才对,想不到还会送自己来医院。

小小一件事,让她稍感内疚。

夏明明瞅了眼点滴瓶:“妈,我姐夫这人也不是一点优点都没有,还是蛮靠得住的。”

“就拿今天来说吧,我跟大姐六神无主,他反应是最快的一个。大夫都说了,再晚到会,后果不堪设想,您体温都超过四十度了!”

龚秋玲道:“你不很讨厌他吗?”

“那是前阵子他多管闲事,告诉我陈斌去找小姐的事儿……现在想想,不是他,我也没办法认清楚陈斌的真面目。”

“是啊,你要真跟了陈斌那种人,早晚都会出问题。”

说着,龚秋玲看到了门口自己丈夫的身影。脸色拉了下去,转头打住话题。

夏明明眼睛左转右转,见老爸进来,对大姐打了个眼色,把病房留给了两人。

气氛,稍稍变的有点安静。

夏龙江得知妻子并无大碍之时,心情缓了许多。随意坐在床头:“还有没有哪不舒服!”

龚秋玲只觉眼泪控制不住,强硬道:“还没死呢!”

夏龙江叹了口气:“都这样了,你这是何苦。”

龚秋玲回头,眼神仇恨盯着跟她结婚已经整整二十六年的男人:“夏龙江,你还真有脸说。你都忘了,当初你穷的身无分文之时是谁义无反顾,扛着家庭压力跟你结婚。我为了你的生意梦,把娘家借了个遍……你经商失败,到处都是追债的。我们娘几个就陪着你担惊受怕……”

夏龙江烦躁:“这我都知道,也从来没忘过。所以只要你同意离婚,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全部留给你。”

龚秋玲眼中有惊慌闪过:“你是铁了心要去跟那个狐狸精一起过。”

夏龙江不答,却很肯定的点头。

龚秋玲全身力气瞬间消失,眼泪夺眶而出:“我年轻时候身后不知道有多少追求者,义无反顾选择了当初穷困潦倒的你。现在,你是想用行动让我认识到自己眼瞎了吗?”

一边是结发妻子,一边是让人从灵魂都要颤动的女人。

夏龙江心里挣扎片刻,旋即决然:“秋玲,是我对不起你……”

龚秋玲眼神彻底黯淡,沉默。

好半天,她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我想见见她。”

夏龙江苦笑。

龚秋玲讽刺:“怎么,咱们还没离婚呢,就这么护着她了。放心,我不会大打出手,就想见见到底是什么女人,让已经五十岁的你冲动如此。脸都不要了。”

“你还是这么强势,从结婚到现在,始终都压的人喘不来气。”

稳了稳心思,夏龙江扯开话题道:“你最近好像一直都在针对小东,如果是因为我的缘故。希望你能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别再这样。”

看她不答,夏龙江继续道:“现在小东跟小梦两人关系很差,你难道想看着咱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在小辈身上重演!我知道你现在想让小梦离婚,让她跟那个叫邱玉平的在一起。但你有没有了解过邱玉平?”

“当初他随着小梦来咱们家,我初步接触,就觉得这人心术不正。后来我只拿出一些钱来简单试探,他连犹豫都没有,便选择了金钱。还有,我近期托人去临安调查了一下邱玉平的发家史,很有趣。”

龚秋玲下意识问:“什么发家史?”

“就是创业过程,邱玉平在公司成立初期,有一个至关重要的贵人。”

“谁。”

“常艳华。”

龚秋玲怔了怔,常艳华这名字她还真听说过。

临安华庭酒店的董事长,其人有钱还在其次,关键是平时的作风跟为人。

丈夫因故早逝,近几年关于她的新闻,身边男人更换比她本身的商业成就还要来的耀眼。就连娱乐圈里许多出名的男演员也是其酒店的常客,是个当之无愧的网红级企业家。

夏龙江道:“几年前,常艳华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巨额投资了邱玉平的公司。虽然没什么证据,但肯定少不了男女交易,否则她为何要去看重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而且邱玉平的东泰科技,目前最大股东仍旧还是常艳华。”

“所以我并不是强行要把小东小梦两人绑在一块,若我现在允许两人离婚,不出三个月,小梦跟邱玉平便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境地。假如邱玉平跟常艳华关系真的不俗,那小梦的未来他能给么?如此人品,我几年前拒绝过他,现在一样会坚决反对。”

“那韩东呢?他配得上小梦么。就算不选择邱玉平,为什么要是他。”

夏龙江微微蹙眉:“你不懂,他跟韩岳山值得信任的人品还在其次,关键小东这人之前在部队发展的极顺利。二十五岁的正团级干部,你能想象他在不靠关系的情况下是怎么办到的么。不管多有能力的人,部队这种环境,都没可能升迁如坐火箭,所以他背后定然是有一张咱们看不到的关系网。”

“邱玉平拆老城区,为什么绕不过韩家父子。不是因为耍横或者耍狠,而是市里甚至是省里,都没办法于这种事情上施以强压,你还看不透么!!”

“再怎样,女儿不喜欢又有什么用。”

“不喜欢?我看小梦分明是喜欢小东而不自知。”

“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谁都不可能将两人硬联系在一块,包括我这个父亲。两人现在关系不好,跟你有直接的关系。”

“还有,我一直看不透你为何如此讨厌小东。”

龚秋玲反驳:“我没有讨厌他,只是一直以为小梦厌恶,我自然要跟女儿站在同一条阵线之上。”

聊到这里,夏龙江又把话题引到了离婚之上,隐隐的争执声再度响起。

门口偷听的夏明明看向呆若木鸡的姐姐,低声道:“姐……你没事吧!”

夏梦呆滞摇了摇头,脑中尽是刚才听到的那些话。

无怪韩东会让她去找父亲问邱玉平的人品如何……她还以为是韩东妒忌故意诬陷。

现在看来,空穴不来风,是邱玉平果真有让人另眼相看的理由。

不对,一定是父亲故意这么说的……

她得找邱玉平问个清楚,两年前他是不是真的在钱和她之间选择了钱,他是不是真如传闻中一样跟那个富婆常艳华不干不净!!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