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六十九章 两百万



不知不觉的,他闭上了眼睛。

微风下,就躺在长椅上沉沉睡着。

次日,霞光万道,韩东被早起晨练的人吵醒过来。

他不打算去公司,也不打算回家。

不急,有很长时间可以思考,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他没毕业证,却有退伍证,符合一些安保公司的招工条件。临时工的话,那天无意接触到的夜场工作,来钱较快,也是个选择……

但就一条,夏家或者他自己家,绝对不能回。

就算回去,也不能以如此狼狈的状态。

命运有时候不信也不行。

韩东眼下身无分文,找人借钱又觉自己太废,称得上走投无路。

偏这节点他父亲韩岳山电话打了过来,是说那笔找王利国做担保的两百万贷款到账上了。

这难道不就是天意。

山穷水复疑无路,极度缺钱之时,父亲给他带来了如此一笔巨额资金。

很快,但也不难理解。

王利国这人在东阳市,头几号人物之一,两百万的贷款对他来说,就是随手可做的事儿。

电话之后两个小时,手机短信提示韩东卡里多了两百万。

他松了口气,随即找银行取了点钱,暂时找家普通的宾馆落脚。

洗澡,换衣服。紧接着就联系郑文卓,让他一块出来坐坐,地点选在了一家比较适合聊天的茶馆。

跟郑文卓说好的,只要是贷款下来,韩东就入股他那家随时准备开业的私人侦探社。

早敲定的事,让他来,也就是确定一下股份比例,跟侦探社法人的问题。

因为这侦探社是郑文卓全资投入,两人关系又好,所以谈起来十分简单。不足一个小时,就将一切事情全部敲定。

由韩东投入六十万,占侦探社百分之四十的份额。

之后连工商局都没去,韩东便通过手机银行把钱转给了郑文卓。郑文卓则带韩东去了打印店,草拟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跟收支协议,签字了事。

一番忙碌下来,天已经快黑了。

郑文卓就近找了家大排档,叫了些小菜跟啤酒。

他心情极好,举杯跟韩东碰了一下道:“东哥,这次有你加入,我对侦探社更加的有信心。未来咱哥俩一块努力,争取把这个给做起来!”

不等韩东问,他就主动介绍起了侦探社现状。

场地装修已经完成,工作人员也早联络好,最多再有半个月,就能正式营业。

工作室的位置在城中区的“三手街”。

因街道环境特殊,初期业务中心就放在开锁,越窗,侦查等事物之上。其中侦查涵盖面较广,属随机应变的业务性质。客户有什么需要,尽量满足。

场地跟员工装修等费用所消耗都是寥寥的,关键是一应道具,车辆等等花销较大。

初期,准备的有两辆车。一辆二手宝马3系车来充面子,还有一辆空间很大的商务金杯车。

让韩东惊讶的是工作室的几个员工,包括了专业的记者以及专业的开锁大师,还有一位是郑文涵在警校的师兄。

郑文卓提到这个颇有些得意:“东哥,那个开锁大师是我爸介绍来的。之前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江洋大盗,不说飞檐走壁,却也让警方头疼了很长一段时间,滑溜至极。被抓后,我爸因为手头的案子跟其产生了交集,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这不刚出狱,我爸这老好人就给介绍到了工作室……”

“警校那哥们更牛逼,以前是市局的先进员工,立过很多功,破案无数。后来因为一起银行劫案被劫匪报复,右腿被人给卸了,因而提前退出了警察队伍。”

韩东灵光一闪:“欧阳敏?”

他会听说这个名字,还是源于前几年的一桩新闻,警察被歹徒报复的新闻。因为是东阳市这边的资讯,韩东便关注了一下。

“对对,就是他,还被记者给采访过。”

韩东忍不住笑:“你还真是手眼通天,能让警察跟江洋大盗呆在一个工作室里。”

郑文卓道:“所以啊,我还真没压住欧阳敏跟老贼头的气势。东哥你不来,我都没把握经营下去。”

聊着天,韩东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他岳父夏龙江打来的。

随便拿出手机看了看,把杯中啤酒饮尽,点支烟走到了一旁。

“我听你妹妹说,你昨晚就搬出了家里,怎么回事?”

韩东并不想隐瞒什么,直言:“爸,我想离婚。”

夏龙江沉默,接着有了些怒意:“离婚至少得让我知道原因吧。”

“没有原因,感情不和。”

秉性让他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从夏梦包里发现避孕套的事情,他想给对方留点脸面,也给自己留点底线。

“你们俩不说清楚这件事,我不可能同意。”

“随您,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挂在那里对任何人都没影响,不离也没关系,但夏家我不会再回去了。还有,这件事我希望您可以暂时瞒着我爸,他知道没关系,但我姑妈知道的话,我不保证她会不会去您家里好好理论。”

“小东,你在哪,我现在过去,咱们爷俩好好聊聊。”

“您不用找我。”

韩东说完这句,随即挂了电话。便是岳父再度打来,也不去接,被吵烦了,索性摁了关机键。

……

另一边,夏梦听到电话里父亲压抑的咆哮声,终究是有些慌了。

她最开始发现韩东房间里的东西全被带走之时,便猜测他是擅自搬了出去。

并没太过在意,她认为韩东没钱又不回家的情况下,肯定撑不了多久,到时还是会乖乖的回来。

可在知道他连父亲电话都不愿意接的时候,知道这次是彻底玩大了。

更关键的,她还背着一个跟别的男人鬼混上床的恶名。

突如其来的心慌意乱迅速占据了她,夏梦魂不守舍的呆在韩东空荡荡的卧室之中。

他的卧室,是整个家里最简陋的一间,连保姆住的那间都比不上。

二三十平方的面积,一张床,一张桌椅,连台电脑都没有。

唯一的点缀是墙上挂着的一套军装,几张照片,跟一些荣誉证书。

现在没了这些,这间不大的房间更显的空空荡荡。

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彼此才十来岁,他人显的有点木讷,眼睛却极清澈灵活。每次跟她说话,总不敢看她,声如蚊蝇,爱脸红,却很俊俏讨人。她出于礼貌,在父亲要求她跟韩东一块出去玩的时候,总占据着主动。教他怎么玩,逗他……咯咯的笑声似乎就在眼前。

后来听说父亲要自己跟他结婚,夏梦找机会又见了他一面。

少了小时候那么单纯的感觉,却始终还是觉得顺眼亲切。且对于邱玉平的绝望,跟来自父亲的压力,让她最终点头答应了这桩婚事。当时未尝就没有觉得对方好摆布,结婚后她也特别容易占据主导的思维作祟。

婚后,跟她想的没有两样,韩东在她面前始终小心翼翼的。任由她训斥数落,也从未见有恼意,耐心好的让人气也生不起来……

慢慢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临安出差回来之后,多了个邱玉平,一切也都开始转变。直到现在,韩东的另一面彻底爆发。

她一点也不怀疑韩东做事情韧劲,他只要下决心离开夏家,就算是去街上做乞丐,恐怕也不会再回来。

是自己过分还是他太多疑?

想不通。

她只是觉得大脑空白一片,难以接受这种结果。

她真不讨厌韩东,就是有时候控制不住言行。还有,习惯了他的逆来顺受言听计从,早忽略了自己在一些事情上是否过火,他是否受得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