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七十一章 败露



车内,夏梦丢失魂魄一般,双眼无神呆滞的看着车窗之外。

在邱玉平面前故意伪装出来的坚强,坚决,顷刻瓦解。

她是个韧性,执行力,都很强的人。

这种优点让她想要去做一件事之时,哪怕千难万险,也会坚持下去。

就在刚才,她面对邱玉平,几乎绷不住情绪,却仍旧强自撑了下来。

夏明明开车之余偷瞄了姐姐一眼:“姐,还放不下吗?”

夏梦机械回应:“不是。”

她没说假话,与其说她放不下跟邱玉平之间的感情,不如说她放不下过去对他的印象。

难以接受,她曾全心信任过的男人,会让人如此失望。

这让她产生了自我怀疑,她看人的眼光可能正如父亲所说,还差火候。

那被她看低的韩东呢,是不是也没自己所想的那么多缺点。

可是,什么都晚了。

跟邱玉平完了,跟韩东却也完了。

哪个男人可以接受自己老婆包里出现了避孕套,准备用掉的对象却不是他。而且,她也不是那种放低身段虚与委蛇的人。

就算是错了,这个谦,骄傲如她,也根本道不出口。

……

而在夏梦世界里人间增发掉的韩东,这几天也并不好过。

他现在是货真价实的百万“负”翁。

除了回家看看父亲跟姑妈之外,独居在一家每天八十块钱的宾馆中,最多就是跟郑文卓开始着手准备三手街那家工作室的开业事宜。

不工作的状态,并没想象中舒服,反空落落的不知道要干嘛。

他这会在宾馆的床上,无聊翻动手机。

微信里夏梦刚发过不久的消息还在,是让他回夏家商量离婚的事情,说他是懦夫,只敢躲着。

懦夫,韩东绝对不是。

但这件事上,他确实有逃避的念头。或许也不是逃避,打算是分居两年后,再提交离婚申请。

这样似乎是比较方便,也能让他心理稍稍平衡。

他不是圣人,想到老婆在跟他离婚后,紧接着就去跟别的男人打结婚证……不可避免的会特别不舒服。

拖也得拖的那对狗男女没那么舒坦。

电话,莫名其妙响了起来。韩东看是生号,接通后也没说话,等着对方说。

夏龙江跟夏梦父女这几天没少用别的号码打他电话,韩东连换号码的冲动都有了。

听了会,他不由满心的狐疑。

派出所的电话,酒吧街那边的派出所。

“韩东先生对吗?”

韩东微犹豫道:“没错。”

“有件事需要您协助调查一下,前阵子您是不是在金港酒吧工作过?”

金港酒吧。

如果不是这个电话,他几乎要把这件事给忘了。

他当时是管了一件小闲事,并且冲动跟唐艳秋滚了床单。

直觉不妙,他最担心的事情好像发生了。

那天甘小凤跟唐艳秋发生冲突,他出面制止,事后鬼使神差的,跟唐艳秋一块去了她家里……

这么些天过去,韩东以为这对他对唐艳秋来说都是一场还算美好的梦。可现在,应当是甘小凤或者是唐艳秋两人中谁报了警。

但当时都相安无事,事情也都过去了那么多天,是不是闲的蛋疼!

“韩先生,还在么?您方便的话来一下派出所,一位叫唐艳秋的女性说您看到了所有经过……”

“不好意思,我没时间。”

韩东随口推拒,挂了电话,一时间心乱如麻。

唐艳秋此刻在派出所里,她近几日经常会再去金港酒吧。却没能见到那个帮过她,并且让她印象尤深的服务生。

找领班询问打听,对方似乎是受到了叮嘱,不管怎么都不说那人的名字。

她实在没有办法,只好通过警方,以查案的理由来代为交涉。

当然,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查案,单纯就是想知道对方是谁。否则,她还不知道要惦记多久。

想到了那晚癫狂莫名的情形,唐艳秋悸动之余,却充斥着错愕跟愤怒。

她当时就觉得对方有些熟悉,再听到韩东这个名字,几乎确定了男人的身份。

一定就是他,那个最近在公司里被传的沸沸扬扬,说是夏总老公的男人。

难以接受。

她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时候,有的全是美好的相像。现在,只有杀人的冲动。

怪不得他进房间后死活不肯开灯,怪不得天快亮的时候,他慌不择路的离开了。

这臭流氓,王八蛋,简直该千刀万剐。

他竟然敢……

如果现在韩东就在身边,唐艳秋毫不犹豫的就会动手并且质问。

更在意的是羞耻感。

唐艳秋在公司员工面前,始终都是冷傲的形象,可那天她如此不堪的一面,全被韩东给看到了。可笑她当时还主动的暗示,求欢……

想到这些,唐艳秋羞躁的难以自持,脸部温度如火。

她没想过自己有没有责任,只当韩东故意不告诉她身份,在玩弄她,耍她。

冲动下,当即就要给夏梦打电话,告知她发生过的事情。

可拿起手机后,便强行止住。

她怎么说?

说自己跟她老公滚了床单……你情我愿的,她有多少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唐小姐,韩东先生不肯来派出所!”

警察看她魂不守舍,提醒了一句。

唐艳秋回神:“那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对方的住址,我想去找他商量商量……”

警察看了眼电脑上关于韩东的资料,摇头:“不好意思,不便泄露。”

唐艳秋追问:“他是不是退伍军人。”

警察犹豫,然后点了点头。

唐艳秋再无任何疑惑,咒骂了一句,转身离开了派出所。

韩东能想象到唐艳秋在知道这件事后的愤怒,所以再有生号打进手机,他一概不接。

已经在躲着夏梦,再躲一个唐艳秋毫不冲突。

惶恐紧张之后,他便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又不是强行做了什么,很正常的男女行为而已,她知道了又如何。

难不成还能去起诉自己。

要起诉也该是自己起诉她,明明他想回家的,唐艳秋偏左右撩拨,勾引他去她房间。

还有,以她性格,肯定也不会到处乱说这件事。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