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七十二章 欧阳



如此又熬了几天,距离工作室开业的时间越来越近。

郑文卓在工商局备案的公司名字叫“老贼头侦查”,很不入耳的名字,却通俗易懂。就是以工作室里那个叫孙冕的贼王特性而定的。

开业前夕。

韩东跟郑文卓分工忙碌起来。

郑文卓负责宣传,联络舞台。韩东则逗留在工作室内,调整补充必须的设备跟装饰品,以便开业之后,可以毫无任何阻碍的进行工作。

也算是各有所长。

郑文卓的生意天份加上韩东的心细如发,恰好构成了很合适的互补效果。

三手街长度约两公里,周围到处都是公寓以及居民楼,路口无数。

如此特殊的地理环境,早几年之时,就是东阳市有名的贼窝。

大盗小盗多不胜数,形成了一种很鲜明的偷窃文化。

当然,盗亦有道。

之所以不让人望而却步,是因为这里的盗贼跟别的地方不同。

首先,做贼的第一条守则,做人留一线。被偷者,往往会在某个不经意瞬间,找到自己遗失的东西。

一千块钱,有时候被贼取走五百,有时候只取一两百,身份证件银行卡等重要东西一样不少,当真让人哭笑不得,报案都不忍心。

再就是这里的贼从不伤人,被发现后能跑则跑,不能跑便老老实实等着被抓,不存在动匕首行凶之类的严肃事件。

几年前,三手街每天的发案量几乎抵得上整个东阳市每天大小发案量的总和。这两年稍好一些,但贼也是随处可见的。

郑文卓把工作室开在这儿,不得不说十分应景。

至于警察,对这儿则完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失物者不要求追究,便没人会伸张正义动真格的。

市里乃至省里,早留意到了三手街,严打过几次。

可每次都是暂时风平浪静,事后再度反复。没出过大事的情况下,慢慢的也没人管了。

进入三手街往前六百米左右,路的右侧,也就是韩东跟郑文卓的工作室。

上下两层,总面积在一千多个平方。

由于建筑物往里收,门口距离路面的距离,恰好可以停车,以及放置很多东西。

韩东在二楼,正让家具公司的员工帮着挪新买的沙发。

办公室是他的,也是郑文卓的,也可以是员工的。

都是朋友或者朋友介绍,没那么明确的阶级区分。

可以说,每个人都不会把自己当成老板,只有人自愿将自己当成员工。

欧阳敏今年二十八岁,因为郑文涵的缘故,跟郑文卓之前就见过几面,泛泛之交。

工作室即将开业的缘故,他也提前过来了。

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里头忙碌指挥的韩东,面无表情。

他知道这位是二老板,郑文涵口中的英雄,哥哥,最崇拜的人……

这些充斥褒义的夸赞,欧阳敏一个也没从韩东身上看到。

他只是觉得这个叫韩东的,除了相貌尚可之外,任何表现都像是最普通的那种人。穿着普通,说话普通,眼神普通……唯一的亮点是他指挥人办事之时的那种口气。

不紧不慢,参与其中,显然是个没架子,也比较让人容易接近的性格。

韩东早发现了欧阳敏,却装作没看到,也没主动招呼。

这人曾因被歹徒报复,导致右腿截肢,脾气也因而有点古怪。平时便冷冰冰的,罕少与人交谈。

韩东第一次见他,伸出手去握,就被晾在了半空。

对方似乎并不屑于这些台面上的客套。

忙碌中,看了看时间,韩东随意走到门口:“欧阳,有事么?”

“我找文卓。”

欧阳敏单刀直入,偏瘦的面孔显得呆板而不近人情。

“他不在,你可以跟我说,或者我帮你给他打个电话。”

“打电话。”

韩东挑了下眉头,难怪郑文卓说工作室的几个员工难搞。这才是一个欧阳敏,剩下的老贼头跟记者恐怕也不是善茬。

也不计较对方态度,他拨通郑文卓号码,将手机递了过去。

欧阳敏顺手接过,拖着右腿,一瘸一拐的走向楼梯口。

跟郑文卓说话的口气很直,也很冲。仿佛郑文卓是员工,他是老板,说的好像是关于老贼头孙冕的事儿。

韩东心想也就文卓脾气平时大大咧咧,什么也不计较。换别人,欧阳敏再有能力,估计也早赶走了。

电话结束不久,郑文卓紧接着又打了回来:“东哥,你帮着安抚一下欧阳……他非让二选一,说不愿意跟老贼头在一块工作……”

贼,指的就是孙冕。

前两天郑文卓还在自己面前吹嘘,说一切没问题。这才没多久,问题就来了,以欧阳敏的性子,这绝对不是小问题。

侦查这块业务,主要可就是指着他来接手。

工作室开业在即,欧阳敏要是撂挑子,上哪短时间再去找如此合适的人选。

不容考虑,韩东挂断手机后笑着道:“欧阳,等等。”

欧阳敏机械回头:“干嘛!”

韩东上前递了支烟过去:“文卓让我找你,说一下老贼头孙冕的事儿。”

欧阳敏道:“无话可说,我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工作。”

“你提前不知道么?这节骨眼才忽然提出来。如果是想加薪,没关系,说个数。”

欧阳敏脸色更冷:“文卓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还有,我没你想的那么看重钱,我在市局现在还能拿到补助,并且可以一直拿下去,每年足够我吃穿用度!”

韩东无语,他是一直以为欧阳敏早就知道要跟孙冕一块工作。

缓了缓道:“那现在怎么办,你自己说。工作室眼见就要开业,你这时候给出难题,真合适么?”

欧阳敏反问:“那你让我一个警察跟贼一块工作,又合适么!”

“贼,谁是贼?就算孙冕以前做过这行,也已经接受过法律的制裁。你们头顶上的八个大字就是好好做人,洗心革面。你说你是警察,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孙冕,就是一个合法公民。”

欧阳敏拳头攥起:“你说话注意点,别轻易侮辱别人曾经的职业。”

韩东随意瞟了一眼:“比你还惨的人多不胜数,你摆出这幅谁都欠你钱的样子给谁看!”

欧阳敏深呼吸道:“若不是看在文卓的面子上,我今天非揍你一顿。”

韩东挑眉:“你如果这样做了,就该庆幸自己还知道顾忌着文卓。”话锋一转,继续:“打个赌怎么样?”

欧阳敏油盐不进,转身即走:“我没兴趣。”

韩东沉吟,见他即将走进楼梯之时抬头道:“欧阳,断你右腿的凶手现在还没找到对吧?”

欧阳敏周身骤然紧绷,激动道:“你有消息!”

韩东摇头:“没有,但我或许可以帮你查一下。”

“说什么大话,警察这么多年都没办到的事情。”

“我没把握,至少愿意试一试。”

“看来文卓的朋友比文卓还要更能吹牛。”

韩东莞尔:“你尝试跟人相处一下,或许会发现,别人可能比你更有趣。这家工作室吸引我的原因,主要就是人。老贼头的故事,你的故事,还有那个被记者界引为耻辱的家伙。我敢保证,你今天离开这,一定会后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欧阳敏觉得韩东普普通通的气质陡然间变的尖锐起来。

他对老贼头跟那个记者没有任何兴趣,却突然对韩东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郑文涵也算是心高气傲,眼光别具一格。她所倚重之人,总不该如表面上一般碌碌无为。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