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七十五章 恶人



韩东所知道的,三手街派出所,就跟其所管辖的街道环境差不多,秩序混乱,偏离正轨。

被带进审讯室之后,紧接着,前来问话的人员就将他的手机卡跟身份证等东西全部没收。

韩东全程无动于衷,想看看对方到底能唱出什么戏码来。

倒也不隐瞒什么,听有警察问,他便一五一十的讲述在榕园宾馆发生的事情。

但警察想听的显然不是这个,不耐打断道:“你造成了什么后果知道么?我告诉你,现在至少有三个人被你打的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韩东下手有分寸,已然猜到那个被混混称为黑子哥的人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警察这意思也再明显不过,要他拿钱消灾。

果不其然,没几句话,就扯到了金钱之上。

话里话外暗示着让韩东先准备医药费,后续的事情再慢慢处理。

韩东不无好笑:“同志,私是私,公是公。我人在警察局里,公私不明算怎么回事。你总得让我去看看几个伤者吧!”

他下手有分寸,伤人确定是伤了,但住进重症监护室,太好笑了些。

俩警察互相对视了一眼,这人跟一般刚进派出所就胆寒心惊的那些人不太一样……

韩东接着道:“手机给我,找朋友去医院送点钱过去。”

左侧偏瘦的警察迟疑了一下,用鼠标点了点电脑界面。

通过身份证信息识别出来的韩东身份是退役军人,已婚,家住城中区……好像还是市区中心那一片的人。

心里首先翻了嘀咕,他微微点头,旁边下属把手机卡装回去,递给了韩东。

……

所长办公室,张天桥正在接电话。

整个三手街就近,如果硬说有警察都惹不起的人,只有一个闵辉,道上绰号老黑。

且不说其人秉性天生属于不要命的那种类型,偏关系也极硬,有好几个亲戚跟军方以及省委那边都能直接或间接的扯上关系。别说他这个小派出所所长,就算是市局来人,对这种角色也要头疼三分。

早几年,闵辉就拿派出所当家,几乎隔三茬五的就因为打架,勒索等等事情来派出所。

但无一意外,结果全都是私下达成和解,受害者连个屁都不敢放。

惹不起,也就只有供着。

张天桥虽不愿与之同流合污,却也绝对不敢得罪。

他之所以能坐在现在位置上,就是因为前任上司得罪了闵辉,不但出了车祸,还因为职务犯罪被脱了警察帽子。

如此巧合,便是傻子都能想明白这背后是谁的手脚。只不过,没有证据,也无人愿意出这个头。

便,不了了之。

他今天接到报案后,其实是有点匪夷所思的。

也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胆大包天,连闵辉的人都敢动。正接着的电话就是闵辉打来的,虽然没挑明,却也基本让他弄清楚了对方所暗示的意思。

钱不到位,便让打人者坐牢。

想到这,不免有些苦笑。

三百万,闵辉张嘴就是三百万,有几个人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那个叫韩东的也是倒霉,惹谁不好,偏惹上了闵辉。

……

韩东在审讯室给郑文卓打了电话,他在三手街这片混的时间久,应该知道点什么。

听着听着,眉头不着痕迹锁起。

从郑文卓忌惮的口气来判断,自己这趟闲事管到了不该管之人的头上。

“东哥,闵辉这人做事无所不用其极,在三手街甚至是整个西城区都是头一号人物,这下麻烦了……”

“两年前东阳市有件影响挺大的案子,不知道东哥记不记得。当时是在三手街附近的商业街上,有一对骑摩托车的兄弟不小心蹭到了闵辉的车子。因为赔不起钱,发生了争吵,当场被闵辉的手下打死了一个。”

“这件事闹的整个东阳都知道,被有心人强行压了下来。后来听说是受害者家属主动撤诉,把一件明明白白的杀人案给判成了互相斗殴,闵辉一点都未受到牵连。就一个手下在监狱里呆了一段时间,很快也被捞出来了!”

“东哥,事既然出了,我意思是他要钱的话,就尽量满足,大事化小……跟这种人,没必要对着来。”

“算了,我现在过去,咱们见面聊。”

挂断电话,韩东掏出烟点了一支。

自己这是属于中彩票的运气,冲动下,竟然惹了这种角色。

他是不怕,也没人能让他害怕。

关键,明明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案件,偏因为闵辉这个人被极端复杂化。

心里烦躁,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向警察:“还有别的事没,没事我先去医院那边看看。”

不爽归不爽,但国情如此,甭管对错,他首先要给伤者垫付医药费。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能说走就走?别是惦记着跑路吧。”

“不走也行,来说说我犯了什么罪?”

警察被问的心虚,早在审讯过程中就觉得这是个刺头。想把人留下,一时间竟是找不到理由。

无计可施,就请示领导。

出门询问了一下张天桥意思,他找到了主心骨:“你找个担保人过来,交了保释金才能离开。”

韩东最看不惯的便是派出所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可身处其中,总不可能大事小事全部都找人情解决。只能是妥协重新坐回椅子上。

郑文卓应该是快到了。

……

派出所外,有人比郑文卓更快。

车灯闪烁间,一辆红色宝马停在了派出所门口。车内,只有一个女人。

路灯透过玻璃映衬下,女人白皙清丽的面孔,像是藏有光辉。

穿着的是一件简单女士西裤跟衬衣,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长发拢起,脖颈修长。

一双透而清亮的眼睛,隐隐有疲惫残存。

是夏梦,找了韩东许多天都没得到过消息的夏梦。

但就在她放弃寻找之时,却接到了三手街派出所的电话,说她老公被抓,让来派出所一趟。

下车,随手摁了下电子锁,夏梦往里走去。

她不怪韩东又惹了什么麻烦,反而有些庆幸,如果不是今天的这个电话,她还不知道韩东要继续躲多久。

家里这些天的沉闷气氛,罪魁祸首多半都是他。

夏梦早就想把故意躲藏的韩东揪出来,大家面对面的把话说清楚。是合是离,或者是别的。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