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七十八章 博弈



事已至此,韩东索性拨通了市局刘建民电话。

三手街派出所处理不好这件事,那就市局来人处理。

如果再处理不好,韩东想看看这帮混混背后的闵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接下来,无人再敢拦阻他和夏梦。

去医院简单包扎了一下头部,外头已经停满了警车。

夏梦知道韩东可能还要去趟派出所,出奇的温和:“你放心,钱的事我会帮你想办法……”

她也搞不懂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刚才外面韩东回击混混的瞬间,她心脏分明剧烈因此晃动不休。

静下来之后又联想了许多,就跟两人在民政局办理离婚证时候的感觉相仿。

平时跟他在一块没太大感觉,总嫌弃他不够优秀,不够男人。

可是在某个瞬间,总觉任何缺点也遮不住他身上的闪光点。

就如刚才,他是听到混混侮辱自己之后,反应才突然间如此之大。

这种被人重视,被人珍惜,被人保护,被人维护的清晰直觉,夏梦确信从来没在第二个男人身上体会到过。哪怕是邱玉平,也从来没带给过她如此踏实而又让人情绪如弹簧般紧绷的心理冲撞。

韩东自也体会到了她突然改变的态度,并没多想什么,微微点头后,跟着警察慢慢远去。

他婚后一直都在竭尽全力的去讨好,理解,甚至是病态的忍让她。

换来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至如今,他根本不会再相信,夏梦有丝毫喜欢他的可能性。

……

三手街附近,一栋高档的复式楼内。

床上的中年男子刚被电话吵醒,烦躁接了起来。

男子年龄在四十岁左右,头发跟光头几乎没什么两样,只有短到不足一两毫的黑色发根。头上,密密麻麻的至少有十来道伤疤,狰狞骇人。

若非眼睛窄小,凶光难掩。只看其相貌,还是个十分端正之人。

身边一个光溜溜的女人也被吵醒,慵懒打了个哈欠:“黑子哥,这么晚了,干嘛呀……”

“滚蛋!”

闵辉扒拉开女人胳膊,批了件衣服站在了窗边:“我说张所长,这么点小事,也值得你来回打电话过来。我不说过了么,三百万,少一毛钱都不行!”

“我也不想这样,是刘局长亲自给我打招呼过问这件事……”

“哪个刘局长?”

“还能是谁,市局的刘建民局长。”

闵辉冷笑:“看来对方来头也不小啊。”

张天桥无奈:“黑子,我跟你交个底。那个叫韩东的是个退伍兵,部队里面关系应该不俗,就连刘局长说到这个都很忌讳。老城区拆迁的事知道么,这么大的工程,市政府都没能绕过他……你本身不太干净。冲突太尖锐的话,我担心不合适。”

“能他妈的出什么事,这么多年了,老子怕过谁!怎么着,难不成他打人的事就这么算了,那老子这张脸往哪放!”

“那你说怎么办,三百万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那个叫韩东的被市局的人带走了,我一个朋友刚才转告我说。录口供之时,他把你先动手打人的事扯了出来。”

“有证据吗?”

“整个三手街谁不知道你跟通源商场老板娘关新月的牵扯,你因为她动手惹的事还少吗?咱们这是多少年关系了,我才好心提醒你,到此为止。暗地里别人怎么传的知道么,传谁敢跟关新月交往,你就要打断谁的腿!!”

闵辉混了这么多年,毕竟不傻。

听张天桥把话说到这份上,阴森道:“我可以不追究,但他总得给个面,来这亲自道个歉吧,我兄弟被他给打成那样,也总要有个说法!”

“放心,那个叫韩东的看上去也不像是太难相处之人,我肯定把你意思转达。”

闵辉不等他说完,摁了挂断。

眼中,莫名的光彩闪动,他随即又打给了手下:“长毛伤势怎么样……”

电话另一端声音激动起来:“黑子哥,这仇咱们一定得报。长毛哥这辈子都毁了……麻痹的,下手是真黑。”

“转告他,暂时忍忍,我明天过去看他。”

……

警察局,局长刘建民从被窝里被电话吵醒后,索性也不再睡,亲自负责这桩特殊的纠纷。

闵辉他听说过,狠辣,无赖。横行霸道经年,有一个在省军区任高职的舅舅,仗着这个名头,很少有人不给面子。

至于韩东,提到这个名字刘建民头都是疼的。

上次拆迁惹出来的那个皮家少爷,他算是彻底领教了。

这俩人碰在一起,他夹在其中是左右为难,就怕相好一个而得罪另外一个。

招了招手,陪同的警察自动散去。

刘建民递了支烟给韩东,状若闲聊:“我说兄弟,你们俩这是尽给我出难题。一件屁大的事,你说至于么!”

韩东心里明悟,看出他有做和事佬的意思。

“刘局,这么晚还麻烦你,我这也过意不去。你想说什么直说就行,只要不硬往我头上扣帽子,我也希望不用那么复杂。”

刘建民道:“别的不说,你揍的那几个人,伤势可不轻。”

“医药费我出,应该的。”

刘建民松了口气:“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敲诈你,该怎样咱们就怎样处理。至于那个闵辉,我看是越来越过火,早晚收拾他!”

韩东看出他是演戏,没接茬。

刘建民紧接着又说了些具体的处理方式。

无非是赔钱,然后让自己跟闵辉私下调解,尽量不捅到公务上来。

完后,拍了拍韩东肩头:“兄弟,你先回去,明儿我让你跟闵辉见一面,把话给说清楚。还有,看我面子上,给道个歉。因为这个把人给得罪死,犯不上不是!”

“道歉?”

韩东转头看向刘建民。

让他低三下四的去找一个混混道歉,他还真未必办的到。

刘建民道:“闵辉这种人,面子比黄金还贵……要是一次不解决好,以后不定还有什么麻烦。我知道韩兄弟你不怕,也不屑,但你应该懂我意思。”

韩东当然懂,刘建民无非是在暗示闵辉后续可能会私底下报复他。

这也不是多稀罕的事,狗改不了吃屎,所谓的道上人,明处不行,矛头自然会转向暗处。

已经不是当兵的时候,无牵无挂,行事百无禁忌。

在东阳市生活,韩东早就在慢慢向人情世故妥协。

好半响,他慢慢点头:“行,我道歉。”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