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七十九章 电话



离开警察局,一夜时间已经匆匆溜走。

韩东远远看到了夏梦还等着的车子,视线低垂,走过去敲了敲窗子。

一晚时间二进宫,不光身上的轻伤让他心情极差,韩东感受到的还有来自方方面面的烦躁。

钱和公平。

他并没做错什么,只是好心的救了一个人,便惹来如此麻烦。而且,明天他还要去找那个叫闵辉的混子赔钱道歉,滑稽的让他想笑而笑不出来。

夏梦处于浅睡状态,被惊醒后就发现了面前的韩东。

她连忙打开窗子:“没事了吧!”

刚睡醒的女人,脸色略有些苍白秀气,头发也稍乱,看似狼狈,却慵懒而娇憨。

这是种韩东从没在她身上感受到过的气质,心里隐隐作痛,佯装轻松:“能有什么事,无非是赔点钱。”

说话间,韩东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夏梦偷偷看了一眼:“要赔多少?”

“估计得三五万。”

“凭什么啊,他们先动手,你也受了伤……”

不满的抱怨几句,夏梦状若无意:“你有钱么?要不我先给你垫上,卡号给我。”

“用不着。”

夏梦眼睛很亮,似乎能看到人的心底:“别强撑了,我还不知道你吗?花钱买教训,也买个清净,省的那些混混以后纠缠不休。”

韩东眉头上扬:“这么大方,没条件吧!”

“你别不识好人心,尽把人往歪处想。我帮你,就冲你现在还是我们家的人……”

韩东能感觉出她可能是好意,可这种说话方式,他总难适应。

就好像他并非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夏家的阿猫阿狗,惹出事来,有主人帮着撑腰。

夏梦没看韩东表情,接着说:“我知道,你姑妈有钱。正因为这样,你更不能去找她,否则,她还以为你在我们家受多大委屈呢,这点钱也搞不定……”

韩东打断:“我在你心里,离开别人的帮助,就什么都解决不了么?”

“你别误会,我不是这意思……”

“好意心领了,不过我早说过,这件事我自己可以。所以,你犯不着再替我着想。”

夏梦郁闷不堪。

她今天确实是想好好聊天,话到嘴边总变了味道。

打住了话题,她随口问:“你现在住哪?”

“榕园宾馆。”

“这些天在干嘛……”

“跟朋友合伙弄了家侦探社。”

夏梦脱口道:“侦探社,什么侦探社?你哪来的钱!”

“抢了银行。”

夏梦翻了个白眼:“别开玩笑。”

“王利国想让我爸第一个在拆迁合同上签字,所以在中帮忙,贷了两百万给他。”

“贷款……”

“不贷款的话去哪弄钱,你难不成以为我们父子会去敲诈政府,敲诈开发商,以谋私利!”

夏梦一开始还真是这么想的,暗自有些脸红,打岔说:“侦探这行业来钱特别慢,也并不好做,你别掉进去喽。”

“最坏的结果无非是被银行追债,没什么。岳父大人当年被那么多高利贷围住,都没大碍对不对!”

夏梦略恼:“还能不能聊天了!”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在前面路口左转。”

夏梦心里郁闷,她以为自己态度好些,男人就该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现在却是,男人好像在故意回避她的任何话题。

“喂,要转弯了!”

韩东看到了路口,她却没减速的苗头,提醒了一句。

夏梦装没听到,一脚油门就开了过去:“我妈有些话想跟你说,先跟我回去一趟。”

韩东看了她半天,实在难理解这女人在想什么。一向对自己不屑于顾的她,竟然用这种半胁迫的方式请自己回家。

夏梦不大自然的解释:“那个……她一直想谢谢你那天送她去医院。”

……

夏家。

到处都是静悄悄的,显是都还在休息。

韩东也是困倦到不行,摇摇晃晃回到好些天没再睡过的卧室,洗澡后,歪在了床上。

他没打算一直躲着夏家人,既然夏梦执意带他回来,那就顺便把这边的事情一次性解决干净。

现在的心态是既来则安,任何结果都有考虑到,反无所谓了。

是合是离,是冲突还是和平解决,都没关系。

岳母想找自己谈,谈一谈又有什么,就当看在两家人过往的交情上面。

想通则心明,韩东这一觉睡的出奇安稳。次日,再睁开眼睛之时,已经是下午。

打开关掉的手机,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刘建民,郑文卓,还有一个生号。

他知道刘建民找自己干嘛,昨个自己答应他今天要去向闵辉道个歉,然后确定赔偿问题。

正要回过去确定见面时间,又有电话先打了进来,还是那个未接的生号。

韩东打了个哈欠,摁了接通。

对面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女性声音:“韩先生么?”

“你是……”

“您忘了,榕园宾馆,您救了我的男朋友……我听说闵辉因此找您麻烦,实在对不起!”

韩东灵光一闪,是关新月。

他是因为救这女人的男朋友,才跟闵辉的手下发生冲突,进而惹出了后续一连串的事情。

“韩先生想起来了吗?”

“嗯,找我什么事。”

“韩先生现在方便么,请您吃个饭。”

韩东也正想找她谈一谈,便答应下来。

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

韩东含糊应付了关新月两句,下楼去找吃的,准备先垫垫肚子。

客厅里,电视机开着,岳母龚秋玲就安然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那条萨摩犬。

有些日子没见,韩东发觉她少了那股凌厉的精神劲儿,双眼无神黯淡,憔悴了许多。

本是个不到五十岁的女人,加上保养极好,平时给人的感觉精致,高贵,漂亮,一向被一帮同龄妇女羡慕不已。而今,真的是人廋百事衰,或许容貌改变不大,但看得出来,心态怕是真的疲了。

也难怪,自己这个岳母平时言行举止中就能看出对夏龙江的感情。这么多年的夫妻,夏龙江如今另结新欢,怕对她打击绝不会小。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