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八十章 通源



龚秋玲早上就听说女婿回了家,因为出了点意外,一直都在休息。

她有话跟韩东说,所以今儿刻意请了假。

对女婿的态度有所改观,但一时间也拉不下来脸笑着交流,等韩东下楼,就随口招呼:“回来了。中饭我让保姆帮你留的有,在微波炉里,你开一下加热就成。”

韩东特别意外她会如此心平气和,要知道平时龚秋玲跟他说话,多半都带着一种让人难以接受的尖酸。

怔了怔,进厨房几分钟后,端着热好的饭菜走了出来:“阿姨,今怎么没上班。”

龚秋玲挑眉:“你叫我什么?”

韩东装没听到,坐在她对面吃了起来。

吃相,恢复了刚结婚那会的秋风扫落叶。

龚秋玲瞪了一眼,反常的没有借故再找茬:“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韩东喝了口水:“主要是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饿了。”

“我听小梦说你跟三手街那边的混混发生了冲突,我说你也二十好几了,办事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见义勇为,电视看多了吧,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后悔都晚了。”

“阿姨,您教书育人,平时教孩子们不也是热心助人么?”

“成了,少在我面前摆你那套歪理。”

韩东偷看了她一眼,心想自己一定产生了幻觉,龚秋玲竟然笑了,在跟他说话的时候绷不住笑了。

这待遇,他从结婚后就没碰到过。

更没出息的,他觉得岳母笑起来,分明就是一个善解人意的长辈。

“小东,这么多天了,再大气也得消了吧。你妹妹说起过你跟小梦的误会,这事是她欠考虑,我也好好把她给训了一通。在你走后,小梦跟那个叫邱玉平的彻底划清了界限……”

“阿姨……”

“叫谁阿姨?”

韩东看她目光尖锐,改口道:“妈,小梦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而且,您觉得由您来说合适么!”

“那你想怎么样,还让小梦亲自找你道歉啊,也不想想她什么性格。”

韩东摇头:“您这意思就是性格好的活该受委屈,性格不好的,谁都得迁就。”

“她是你媳妇,你不迁就谁迁就。”

韩东哪比得上龚秋玲口才,没几句就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说,他今天才真正认识到了龚秋玲的另外一面。

这么大事儿,她愣是把概念偷换的不见痕迹。好像自己不主动找夏梦求和,就是不懂事,就是不知道疼老婆,就是小心眼。

见她还说,韩东摆手投降:“妈,这件事以后再谈行吗?我跟她的事,我相信我们俩可以处理好。”

龚秋玲道:“那你先搬回来住,总在外面算什么回事,你爸要知道这个,会怎么想。还有,明天接着上班去……小梦答应帮你再调个职位,拿着银行的钱瞎折腾什么!”

韩东说不赢,便截住了话题。

“妈,我等会还要去处理一下昨晚纠纷,回头聊吧。”

“等等。”

叫住要走的韩东,她起身去了卧室,不一会拿出了一把车钥匙:“这车子在库里闲置着也没用,你先开着。”

韩东知道这辆车,岳父买新车后,换下来的那辆有些年头的A6。

夏龙江前阵子就说让韩东上班的时候用,龚秋玲却以要卖给朋友,价钱都谈妥的说辞拒绝了。

没成想,现在岳母又主动把车子给了自己。

念头转换,韩东在接过钥匙后又笑着放回了桌上:“妈,我不太喜欢开车,暂时也用不到。再说,每天也就上下班,堵车堵的还不如走路快。”

龚秋玲皱眉:“嫌车不好啊。”

韩东只是摇头:“没有,确实是开不习惯。”

龚秋玲心里不舒服,训斥的话到了嘴边,强行忍住了。

她并没太了解过韩东,真正心平气和才发现自己这个女婿还真属于剑走偏锋的类型。

例如这车,正常人的心态该高高兴兴的就开走吧,好歹原价也值几十万。

他倒好,规规矩矩的放回了桌上。

就算不说,她也看得出来,韩东这是真不想受夏家的任何好处。

这很别扭。

她一直都算计着怎样掌控女婿,怎样防备。但结果好像是,女婿可能压根没指望从家里得到过什么。

……

离开夏家,韩东看时间快了,打车直奔他跟关新月约好的咖啡厅。

地点是通源商场附近,紧挨着三手街。

到地方之时,关新月已经提前等在哪儿。

韩东对她第一眼的印象就是漂亮,妩媚,柔和……属于说话声音都很轻的类型,待人真诚客气。

再见下,跟他最初的感觉完全重合,还因为今天关新月穿着隆重,多了些明艳高贵。

紫蓝相间长裙,贴身,有些偏旗袍式样。头发整齐盘起,修长洁白的颈部之下,微微隆起的雪白隐现端倪。

相貌可能比夏梦略逊半分,可身上那种水一般的气质,却足以迷惑大多数的男人,让人轻而易举的深陷其中。

看到了韩东,关新月抿出一个很含蓄的笑容,温声道:“韩先生,这儿!”

她站了起来,轻而易举的也让一众咖啡厅里的其它男人视线跟着上扬。

通源商场有名的美女老板,在三手街这一带都是艳名远扬。

若非闵辉这种活阎王放话说关新月是他的,只怕不知道多少登徒浪子守在商场门口,只为一睹。

韩东这人慢热,可特别奇怪,见到关新月,本能就觉得没什么距离。笑着道:“关小姐久等。”

“您称呼我新月就好……不是您,阿铭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他还好吧。”

“大夫说没事了,今天早上我刚送他离开东阳。”说到这,关新月眼中蒙了一层雾气:“他是我未婚夫,就来看看我而已,也不清楚闵辉是怎么知道的……”

韩东刚开始以为关新月是闵辉的情妇或者女友,那个阿铭是属于小白脸式的人物。现在看来是想岔了。

“我跟闵辉并没什么关系……一切都是他自以为是……”

韩东断断续续的倒也听了个明白,也因而对闵辉的认识更深一层。

追女人追不上,便用霸道恶毒的手段,阻断所有男人接近关新月。如此跋扈之人,竟然还能好端端的被人奉为大爷,这超出了韩东理解范围。

这种人,存在于一些小县城里面,还容易理解一些,可偏偏东阳市是准一线城市。

韩东有点懂刘建民为何如此忌惮对方了。

若真没有绝对的背景,以闵辉的做事风格,早不知道被人弄死过多少次。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