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刀帝 至尊重生 第二章 犀利反击

“这就是你说的,要让我后悔莫及?”

云尘捏着刀柄,轻轻一抖,锋锐的刀刃,就割破了郝山脖子的表皮。

有殷红的鲜血,从破口渗透而出。

郝山都快被吓尿了,哆哆嗦嗦道:“云尘少爷,饶命!饶命啊!刚才都是误会,你要进会客大殿,没问题,我这就进去跟家主,还有二爷他们禀报。”

云尘脸上冷笑意味更浓了。

“禀报?我云尘难道不是云家人了吗?进自己家,都需要通禀过才能允许进去?”云尘比划着长刀,一不小心,又割破了郝山脖子的一处皮肤。

虽然都是皮外伤,但这个过程太刺激了,吓得郝山两腿发软,生怕云尘一不小心把他头给割了。

“云尘少爷,今天家族来了贵客,家主和二爷他们正在接待,你这么贸然进去,冲撞了客人就不好了。要不……”郝山苦着脸,还想坚持一下。

熟料,放在脖子上的长刀,突然动了,化为一片绚丽的刀光,笼罩他全身。

郝山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觉得身子一凉。

身上的衣服,碎成了破布,片片散开。

郝山浑身光溜溜,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额头上全是汗水。

除了衣服破布,地上还多了一堆毛发。

头发,眉毛,胸毛,还有裆部的鸟毛,全部都被刮了干净。

郝山脸都绿了,内心简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保持这个姿势不准动,否则,我就割了你身上凸出来的东西。”云尘挽了刀花,吓得郝山连忙捂住两腿中间。

而与此同时。

在云家的会客大殿。

云家的家主云长河,还有二爷云长山等云家主事人,汇聚一堂。

“云岚,张威乃是豪门张家的嫡系子弟,能够嫁给他做妾,这是你的福分,这桩婚事,就这么定下了。”云长河靠在椅子上,目光落在云岚身上,语气威严。

云岚面色苍白,娇美的脸蛋,透着一丝凄苦之意。

“大伯,我、我不想嫁。”她咬着嘴唇,声音柔弱。

“嗯?”云长河目光一斜,沉声道:“三弟这么多年,失踪无音,想来应该是凶多吉少了,我身为云家家主,又是你的大伯,你的婚姻大事,理当由我做主,这件事,反对无效!”

云岚低着头,没有说话。

“云家主,我张威可不是欺男霸女之辈,既然云岚小姐不愿意做我的小妾,那好说,令郎输给我银钩赌坊的五千灵石……”

大殿中,一个华服青年懒洋洋地开口。

云长河脸色一变,连忙道:“张威公子,你放心,这件事我能处置好。”

张家,可是白石城的豪门之家,实力雄厚,而自己云家现在只是一个落败的中小家族,想要赖账根本不可能。

至于拿出五千灵石,那更是要掏出大半家底。

云涛也坐不住了,指着云岚,喝骂道:“云岚,能够嫁给张威公子做妾,你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要是不答应,家族就得拿出五千灵石出来,族中这么多族人,靠什么养活?你身为云家之人,岂可如此自私!”

云家二爷,云长山也发话了,“云岚,你要以大局为重,你就算不替其他人着想,也得想想你那个昏迷在床的大哥吧。”

此话一出,云岚身子一颤。

她如何能听不出云长山话语中的威胁之意。

“我、我愿……”云岚眼中蓄满泪水。

她和云尘两兄妹相依为命十多年,云尘就是她的软肋。

不过话刚出口,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进来,“我妹妹的婚事,谁也没资格指手画脚。”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走进了大殿之中。

手中,还握着一口刀。

“哥……”看到这身影,云岚心头微颤,下意识地喊出了声音。

云长河等人则是神色一沉。

“云尘,没想到你竟然醒了。不过现在我们正和张公子商量要事,这里没你的事,先下去吧。”云长河摆了摆手,让云尘离去。

在这个关头,他可不想再节外生枝。

“没我的事?”云尘冷笑了一声,“你们都要强逼我妹妹,嫁给别人做妾了,还说没我的事。大伯,你这说法,未免有些可笑吧。”

“大胆!”

云长河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怒喝道:“你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还有没有将我这家主,放在眼里!”

云长河确实愤怒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废物,敢当众顶撞自己。

云尘摇头冷笑,“身为家主,首先要做到的,便是公正无私,赏罚分明。而你呢?这次明明是你儿子云涛惹下了祸事,在赌坊赊账,结果输了五千灵石,现在却要牺牲我妹妹的幸福。亏你还有脸说自己是家主!”

“你……”

云长河气得须发皆张,眼底浮现一丝杀机。

“云尘,你太放肆了。家主这么做,也是以大局为重,我们云家现在已经落败了,要拿出五千灵石,真的很困难。你也要理解我们这些长辈的良苦用心。”云长山插话进来,语重心长地说道。

云尘闻言,嘴角牵起一丝讥诮,“二伯,似乎你也有一个未婚待嫁的女儿,你既然用心良苦,怎么不讲自己女儿嫁给张威为妾?”

云长山嘴角一抽,也被噎住了。

完全没料到今日的云尘,言辞会这么锐利。

啪!

张威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都当老子不存在嘛!我不管你们云家是怎么个情况,总之,今天你们要是交不出灵石,云岚我就带走。”

一边说话,张威目光还在云岚曼妙的身姿上,狠狠地扫过。

云岚,容貌出众,十五六岁便也出落的亭亭玉立,是白石城中有名的小美人。

张威对她,早就有些想法了,而云涛会在银钩赌坊输掉那么多灵石,便是他刻意算计的。

原本,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谁料在关键时刻,云尘这个废物,会突然冒出搅局。

云岚被张威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躲到云尘的身后。

“我的妹妹,你就不用想了。你真想要抓人抵债的话,那就抓云涛好了,他块头挺大的,替你暖床应该不错。”云尘淡淡地说道。

张威听了,差点气吐血。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