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刀帝 至尊重生 第三十六章 阎罗大灭丹

云尘捏着丹药,上下打量了几眼,介绍道:“这应该是一枚阎罗大灭丹!武者服下此丹之后,会被丹药中的毁灭之力,摧毁肉身,然后再被药力修复,如此往复九次,便可成就阎罗金身。

不过在肉身摧毁修复的过程,却是非常危险,会产生无边的痛苦,武道意志薄弱的武者,要是忍受不了那种痛苦,就会肉身彻底崩灭身死当场。”

云尘侃侃而谈,说的轻描淡写,可听得柳馨儿脸都白了。

这种奇特的丹药,她听都没听说过。

“既然这么危险,那我们还是不要动了。”柳馨儿有些担心地说道。

“对其他人或许危险,但对我来说,无妨!”

云尘非常的自信,他曾经可是踩着尸山血海,一步步登临至尊宝座的,武道意志早就已经坚韧不朽,没有什么可以动摇的。

区区肉身摧毁的痛苦,实在不算什么。

况且,这丹药,虽然不提升修为,只增强肉身,但却正是他需要的。

一旦凝聚阎罗金身,肉身强度,至少可以比目前提升十倍。

到时候,再施展一些厉害的杀招,也不至于肉身承受不住。

心念一定,云尘当即就将九鬼王鼎收入储物袋,自己则是一口吞下了阎罗大灭丹炼化起来。

“砰砰砰……”

服下没几息的功夫,药力散开,丹药中的毁灭之力,就在云尘体内狂暴冲击。

他的血肉,骨骼,经络,都发出撕裂破碎的声响。

皮肤裂开,鲜血渗透。

只是刹那间,他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啊!”柳馨儿惊呼一声,被这一幕吓得不轻,连忙捂住嘴巴。

好在,云尘的身体,被摧毁到一定程度之后,又有一股药力,开始修复他的肉身。

片刻之后,他身上的伤势,愈合如初,甚至散发出的气息,比起之前更强了。

然而,这还支持第一轮的摧毁和修复。

很快第二轮开始!
痛苦,比起第一轮,明显更强烈了。

浑身就像是有数十口刀子,在刮肉剔骨。

不过云尘却是无动于衷,神情平淡得可怕,仿佛正在破灭的肉身,不是他自己的。

随着时间流逝。

转眼,云尘便经历了八次摧毁修复的过程。

每经历一次,他肉身便强大一分,体表被浓浓血污覆盖下的肌肤,透着一种仙玉般的质感。

而且,他发现,自己丹田气海,也进一步被开拓,能够存储的真气,是之前的数倍。

“他们在里面!妈的!没想到这里就是秘地所在!”

“快进去看看!”

“…………”

在云尘进行第九次破体重塑的过程中,有散乱的脚步,从外面传来,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叫骂声。

“是他们找来了,云尘,我们怎么办?”柳馨儿有些焦急。

云尘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处秘地入口可不好找,他本来以为对方就算能够找来,也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放心地当场就服下阎罗大灭丹炼化起来。

“不要慌,一会儿我们统一口径,就这么说……”云尘快速地冲着柳馨儿交代几句,同时将身上的气机波动,尽量收敛,装成一副身负重伤,气机微弱的模样。

没一会时间,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洞府。

看到云尘全身几乎被鲜血浸透的模样,薛凯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冷笑。

“葛师弟,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外门那么多真气境八重,甚至九重的妖兽都死在你手里。起初田华和我说起你将鬼影步,鬼蛇缠丝手都修炼圆满,我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薛凯想起进来时,看到横尸在外面那些妖兽尸体,也是吓了一跳。

不过看到如今云尘这重伤的模样,他方才松了口气。

“葛师弟,你既然发现了秘地所在,为什么不发信号通知我们过来,莫非是想要独吞秘地中的宝物!嘿嘿……只可惜啊,你有这样的胆子,却没有这样的实力。”

田华阴测测地开口,看到云尘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他心中无比的快意。

云尘咳嗽一声,说话似乎都有些艰难,“我是无意中发现这么一个洞穴,也不确定是不是那秘地所在,所以便先下来探查,只是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多妖兽,差点就把命丢了。”

解释了一句之后,他看向薛凯,“薛师兄,你那里还有没有好的疗伤丹药,先借我一点。”

薛凯翻起白眼,根本没有接一茬。

自己这个师弟,先是隐藏实力,后又有独吞秘地宝藏的心思,现在还想管自己要疗伤丹药?

开什么玩笑!
“田师兄?”云尘又看向田华。

田华气得鼻子都歪了,不久前才坏了自己好事,让自己颜面丢尽,还有脸管自己要丹药。

“钟师妹?”

钟艳倒是有心想给,不过在看到薛凯和田华的态度之后,当即娇笑道:“葛师兄,实在不好意思,师妹身上也没带疗伤丹药。”

旁边,柳馨儿看到云尘演得惟妙惟肖,心中有些好笑,连忙移开目光。

“馨儿!”

这时,柳承云严厉的声音响起,“你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跟在田华公子身边吗?怎么到处乱跑,现在还害得葛公子受伤,真是不知所谓。”

“不是的,父亲,是柳岳他要把我……”说起此事,柳馨儿便是一阵气愤。

如果不是有云尘出手相救,自己被柳岳制住行动,送给田华,恐怕清白不保。

她正想一诉委屈,柳承云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声响之后,柳馨儿脸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柳馨儿都懵了。

“馨儿,你做错事,就不要狡辩了,好好认错也就是了。你也该长大了,要明白你父亲的良苦用心。”柳九翔一脸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啊,馨儿,你也太不懂事了。这一次发现了秘地,也不发信号通知,幸好在你身上,暗中下了千里香,我们才能来到这。”柳岳阴阳怪气。

柳馨儿咬着嘴唇,不说话,一低头,就有泪珠子流下。

“还不到田华公子身边伺候?”柳承云瞪眼呵斥。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