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14 胆昭日月



金锋上前一步,挨着挨着的将五帝钱收拢一堆。


刘教授伸手去摁金锋:“小伙子,有话好说……”


金锋手臂一抬,将刘教授的手弹开。五帝钱收齐,放进塑料袋,慢慢转身。


“三苏堂,空有其名。”


冰冷冷的话语令刘教授面色难看,一旁的少妇气得脸都白了。


冲着金锋大声喝骂:“还说你不是存心来找茬的,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刘教授沉着脸,嘴里冷笑两声:“小伙子,我倒想问问你,我三苏堂怎么个空有其名了?”


金锋淡淡说道:“五福五帝钱只给我两千,不是空有其名又是什么?”


刘教授嗯了声,怔怔问道:“宝福局?五帝钱?”


“小伙子,我再看看。”


“你没那资格。”


金锋曼声回应,揣好塑料包,转身就走。


刘教授嘴里嗳嗳了两声,目送金锋出门,手定在半空,暮地转头过来,冷厉的叫道。


“怎么回事?”


“当真是五福临门?”


少妇有些不安,一把挽住刘教授的胳膊,大半个身子紧紧贴着刘教授,低低说道。


“姐夫,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店嘛?”


“我哪知道这小子是个行家。”


听了少妇的讲述,刘教授恶狠狠的骂道。


“普通五帝钱那就算了,可是极品五福临门你都走了眼……”


“白半城、马老板他们几个放了话出来,重金求购。”


“一套就三万。”


“三万!”


“你……”


少妇嘟着嘴,猩红的大嘴巴凑在刘教授跟前,当着学徒工小宋的面肆无忌惮的咬咬刘教授的耳朵。


“姐……夫……”


“不就才三万块嘛……刚那凯子给你的鉴定费都是五万……”


说着,少妇的手不老实的往下。


刘教授眼睛鼓起来,咳咳两声,戳戳少妇的额头,亲了一口,色眯眯的说道:“都是给你留的。”


少妇吃吃的笑着,咬着猩红厚实的唇,拉着刘教授就上了二楼。


小宋眼馋的望着少妇丰盈的背影,暗地吞了两口口水,却是重重的啐了一口。


“禽兽。”


“婊子。”


金锋出了三苏堂,转悠了一圈,停在了一家古玩店门口。


望了望门脸牌匾上的两个繁体隶书大字。


“銭莊!”


金锋嘴角微微一撇,踏门而进。


这就是刚刚那少妇嘴里所说的銭莊。


门脸上的牌匾是用核桃木做的,銭莊两个繁体隶书大字刻画得刚劲有力,飘洒自然。


这样的字体,规规矩矩的电脑刻板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这家叫銭莊的门店面积不过五十平米,门口没摆什么风水招财的玩意,陈设也简朴简单。


左边一长排的玻璃柜台,摆满了各朝各代的钱币,从贝壳币、刀币到铜元和人民币,上下两千多年,应有尽有。


墙上挂着一些个工艺品大钱,最大的直径超过了一尺。


这是风水钱币,一般人不会用。


右边空地摆了两张长条桌,一张茶桌,一张八仙桌。


两张桌旁都坐满了人低声的交流看东西,大多头发花白,在这些老头跟前都摆着各自的茶杯,还有自己的藏品。


头顶上,还挂着几个鸟笼,里面的八哥和画眉萩萩的叫个不停。


柜台里没人,金锋也不介意,拎了张椅子坐在门口。


在金锋的旁边,也坐着一个老头。


老头戴着眼镜,斯斯文文,面色有些恍惚,两只手紧紧的抱着一个大公文包,呆滞的眼睛一直盯着门口。


见到这个老头,金锋眼神轻轻一动。


这个老头不是别人,就是刚才在三苏堂里求爹爹告奶奶恳求刘教授的老头。


金锋看了看老头,再看看老头的包,安静的坐在一旁,不动声色。


这当口,老头的电话响起来,老头接了电话,不停的重重点头,一直说是和好。


挂上电话,老头颓然无力一屁股坐下,掏出纸巾不停的擦着满头的汗水。


金锋就在旁边,电话那头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又过了十来分钟,店里终于来人了。


一个年纪六十多岁的老头,白衬衣,灰长裤,黑布鞋,长得高高大大,满头银发,目光炯炯,红光满面,精神头十足。


见到这人,旁边的老头眼睛顿时一亮,腾的下站起来,疾步迎上去,恭恭敬敬的叫了声。


“覃老。”


“总算等到您了。”


“我是孙林国,昨天薛教授跟您通过电话……”


覃老嗯了声,笑着跟孙林国握手,客套了两句:“不好意思来晚了。”


“省里有个关于张献忠沉船宝藏的研讨会,非得叫我们这些退了的老家伙些冒头凑人数……”


“你的事,老薛已经给我讲了,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不过杂项这块我也仅仅摸到了一些门槛,要说精通,那可真不敢当。”


孙林国急忙摸出一个大大的红包,双手呈送了过去。


“您太过谦了,您是市里博物馆的老馆长,也是我们锦城数一数二的杂项专家,古钱币这块你在全国都数得着……”


覃老却是没有伸手去接红包,摆摆手呵呵笑说:“名声都靠吹捧出来的。”


“老薛跟你是校友,我跟老薛又是同事,都不算外人……”


“想当初八三年的时候,所里安排去岷江找张献忠的沉船宝藏,我那时候是旱鸭子,还是老薛教我会游的泳……”


“现在都老了。”


覃老的平易近人让孙林国很是意动,笑着说道:“那就拜托您老了。”


覃老也不矫情:“你的情况老薛跟我说了,情况特殊,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看出来……”


“先把印鉴的图章给我吧。年纪大了,眼力界不比从前,得多看看。”


说了这话之后,覃老偏头看看金锋,笑了笑。


“小伙子,还得麻烦你等下,我先给老白小弟看件东西……”


“他是昨天就约好的,哈哈,对不住。”


“小廖,给这位小兄弟泡杯峨眉毛峰。”


金锋淡淡说道:“请便。”


覃老看了看金锋,眨眨眼睛,笑了笑。


店里两张桌子都被那些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占了,覃老倒不介意,接过孙林国的竖八行信笺走到门口。


轻轻一抖,竖八行信笺抖得笔直。


一只鲜红的大印图章正对太阳,透射出血一般的红芒。


“胆昭日月!”


正面看,反面看,又拿放大镜出来看了两三分钟,覃老这才将信笺平铺到玻璃柜台上,重新换了一只十五倍的专业放大镜,一丝一丝的仔细查验。


孙林国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缩头缩脚,紧紧的抱着大红包,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直直的看着覃老的鉴定。


金锋看在眼里,心中轻轻叹息。


市博物馆老馆长,也就这点水平,神州……这方面的人才……


张献忠的宝藏!?


岷江!?


覃老这一看就足足看了二十多分钟,期间还停下来一会,闭上眼昂着头,似乎在脑子里查找资料。


看完信笺上的图章以后,覃老又取出手机打了几通电话,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这可真把我给难倒了。”


“没实物,的确很难,呵呵……”


“不过别急,我叫粤东粤西的老朋友给我传点东西。”


“那些老家伙手里可能有这方面的资料记录。”


孙林国自然点头应允,再一次把红包送了过去。


覃老笑了笑,淡然说道:“不急。”


顿了顿,覃老对金锋招招手:“小伙子,该你了。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不?”


金锋起身将塑料袋放柜台上:“钱换钱。”


覃老呵呵一乐,拿起塑料袋一看,嘴里顿时哟呵一声。


“宝福局的哟。”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