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27 坏血症



初始在本省最好的医院被诊断为血癌。也就是俗称的白血病。


白血病要说不好治那是肯定的。


不过对于闫家这种豪门大户来说,也就是配点骨髓的事。


几百上千万的重金砸下去,很快就在宝岛的骨髓库里寻到了匹配的骨髓。


骨髓移植过后,闫开宇慢慢好了起来,闫家自然皆大欢喜。


没想到过了三个月,闫开宇的病情复发,比起原来更加的严重了。


闫开宇的症状很奇怪,那就是咳血。


病情一发,上吐下泻,七窍来血。


最恐怖的是,换血之后的诡异怪事。


换血之后的七十小时,闫开宇的血开始凝结。


这种情况千古未有!


病情确切之后,所有人的都吓傻了。


而这种病症,除了不停的换血之外,再无他法。


换血肯定没问题,闫家多的是钱,换血就跟换水一样。


但无独有偶,闫开宇的血性是很罕见的熊猫血。


熊猫血全世界也就那么些人,这可是拿钱都买不着的玩意。


闫家再牛逼,也不可能把这些人都豢养起来做血奴抽血机。


于是,闫家再次开始了漫长的的求医生涯。


本省最好的医院医治不了,接着辗转一线城市最好的医院,跟着到国外,在到国内,同样也难住了每一个专家。


没有一家医院能查清楚闫开宇的病状。


但任凭各国专家烧坏了脑子,中医西医各个名家用尽了法子,开出了不少方子,就是治不了。


眼见着闫开宇一天天不如一天,闫家上下心急如焚,却是无可奈何。


求医问药的个中艰辛,非一般人能体会得到。


闫家是矿业大王,在行业里数一数二,关系肯定没得说,金钱开路四下奔走,最后搭上了一条线,那就是御医世家的钟家。


那可是地位比葛老神医还要牛的主。


御医!


光是这两个字就够了!


也不知道欠下了多大的人情,花了多少重金终于拜会到了钟家老太爷,钟家老太爷也破例给闫开宇把了脉。


御医世家,非同凡响。


钟家老太爷给出了准确答案。


“坏血症。”


“最多能活五个月。”


御医铁口直断,一语道破闫开宇的怪病。


坏血症在西医上完全找不到对应的名称,钟老太爷一个电话把国家医学博物馆的馆长叫了过来,指着馆长带来的一本北宋刻本医书说道。


“只有这个病例。”


宋代刻本古籍那可是最稀罕的国宝,全世界也没多少本,尤其是北宋刻本古籍,数量比元青花还少。


刻本医书那简直就是国宝中的国宝。


或许没有多少人知道,宋代是整个神州文明里文化的巅峰时代,经济更是富裕得不得了。


当时宋代富裕到什么程度?


宋代的官员工资高得离谱,宰相一个月的月薪能买十二万斤好米。


宋代的汴梁城,守城的士兵穿的是丝绸做的靴子。


宋代的老百姓,街边馆子送外卖的酒具都用的是银子打的。


宋代的古籍也是神州一绝,但是流传下来的却是很少,每出一本,那就是天价。


宋代的文化达到了当时神州有史以来的最顶峰,大量的民间书坊自己出书,书的内容包罗万象,涵盖了整个神州文明历朝历代各个领域,无所不有。


这本宋刻本里记录了被称为坏血症的病例,还有方子。


众人在钦佩钟老太爷博古通今本领的同时,也深深的犯了愁。


那就是方子上的药材。


现在,已经配不齐了。


这是没法子的事,大工业化革命以来,科技腾飞,人口暴涨,为了生存,只得环境让步于人类。


很多珍稀植物动物就此灭绝。


病症被钟老太爷找了出来,但要治好闫开宇,却又成了一个难题。


按理说,钟老太爷把病症给找了出来,方子也是现成的,也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至于方子上的药配不配得齐,那就不关自己的事。


不过钟老太爷却是没这么做,毕竟自己是御医,也因为闫家的关系,面对闫家众多人的哀求,钟老太爷就给了另外一条路。


“可以去找锦城葛关月那碰碰运气。”


“活不活,看他的造化。”


这句话就把葛关月给害了。


葛关月早就金盆洗手的,这回又被钟家老太爷给揪了出来,没法子,现在在业内,就钟家老太爷的辈分最高。


他的话在中医界内,就是圣旨。


葛老神医接到命令,也拿到了详细的病情记录,很快拟定出治疗方案。


这种病只得上家传绝技,精绝十三针。


今天就是施针的日子,中间出了个小插曲,那就是葛家传了两百多年的乌金针……


没了!


至于为什么没了,说起来都是泪。


迫不得已,葛老神医又换了套毫针,毕竟葛家珍藏的名针也不少。


拼了全力,十三针下去,闫开宇的情况摆在眼前,啥反应都没有。


葛家精绝十三针,号称全国第一针。


传自秦朝大家郭玉,后来又得到了针灸大家华佗的一些针术,结合起来形成了精绝十三针。


当年葛家的先祖就是凭借精绝十三针救了濒死的大西皇帝张献忠,继而名传天下,至今三百多年经久不衰。


听完葛俊轩的啰嗦和口水,金锋微微动容。竟然会有这种怪病。


“这回咱们老葛家的招牌算是彻底砸了。”


“老爷子一世英名,临到黄土埋脖颈,就这么玩完了!”


轻轻拽拽金锋,低低说道:“金哥,情况不妙。我觉得我应该趁着最近房价高,赶紧把这老宅子卖了移居天堂之城,还能做个乐不思蜀的安乐候。”


“你看看行不行?”


幽默风趣的葛俊轩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些话来,脸上愣是找不到一丝丝开玩笑的模样。


金锋瞥了葛俊轩一眼,不苟言笑,平静回应。


“房产证上是你的名字不?”


葛俊轩呆了呆,狠狠给了自己一下:“还真不是我名字。全我小姨的。”


一脸愁苦的葛俊轩唉声叹气:“完了完了,以后我们葛家封针关门,我就只能分到泰华中医院……”


“要不……把泰华中医院改成泰华宾馆……”


“赚是赚得少了,好歹也能混混日子。”


葛俊轩一个人演着单口相声,哪像是一个锦城的超级少爷。


一把拉住金锋的手臂,正色的说道:“金哥,我小姨就拜托你照顾了。”


金锋闻言脸色一沉。


这时候,葛老神医缓缓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扭头狠狠盯了葛俊轩一眼。


金锋双眼一凛。


九十岁高龄的葛关月眼神犀利如电,令自己有些惊讶。


怪不得九十岁了都能使出精绝十三针,原来也是练过内家拳。


葛俊轩被自己爷爷盯了一眼,吓得赶紧捂住嘴,却是冲着自己爷爷挥手,不停指着金锋,比划着金锋看不懂的手势。


葛老神医眼神里带着责备,却有些溺爱,在金锋身上关注了一秒不到便自移开。


双目紧闭,面带愁容,眉头紧锁成川字,想是遇见了极大的难题,不时摇头,手指不停敲着膝盖。


葛家的徒子徒孙们则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大热的天汗流浃背,愣是没人敢动一下。


而在另外一边,闫家上上下下个个凝神静气,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闫开宇的父母、外公外婆紧紧的互相搀着,无声的彼此鼓励。


闫家的掌执者闫卓志则坐在另一张藤椅上,一言不发。


病床上,闫开宇小朋友气息全无,头上挂着血袋,五百毫升的血袋,就是价值十数万的熊猫血。


身边的移动冷藏箱里,这样的血袋还装着二十袋。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