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04 我们买了吧



曾子墨对金锋的神奇除了感到惊骇,更多的是信赖。


“这烟杆怎么卖?”


“那个啊……你给……”


摊主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狡猾的笑起来。


忽然面色一改,立马竖起了大拇指。


“美女真是行家啊,这烟杆来历可是太大了。”


“知道咱们巴蜀以前有个大军阀,叫尹昌衡的吧。”


“这个可就是他当年最爱的随身烟杆。”


“知道尹昌衡是谁不?美女。”


“那可是咱们巴蜀两地所有大军阀的祖师爷。刘湘、杨森、刘文辉这些个当年的草寇王都是他的徒弟徒孙……”


喋喋不休的摊主一连串不停息的话出来,曾子墨不由得捂住了嘴。


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摊上的平淡无奇的烟杆都有那么大的来历。


那摊主似乎就是个天生的演员,嘴里的台词也背得溜熟。


肢体的动作也表演得夸张而又滑稽。


左看右瞧,压低声音,沉声说道。


“美女你看见这两字没有?”


“jb!”


“那是杰宝的意思。”


“嘿嘿,尹大督军……的字号就是杰宝!”


“这,可是宝贝!”


摊主熟溜的言语和一本正经的表情把在场的人都唬得一愣一愣的。


尹昌衡在巴山楚水可是太出名了,辛亥革命时期的大督军,还带队在西边平叛过的,在民国初年,那可是巴山楚水的扛把子。


这烟杆竟然是他的,那可就值老钱了。


“荒缪!”


一旁的金锋冷冷叱道。


“尹昌衡原名昌仪,字硕权,号太昭,别号止园。”


“杰宝字号从何而来?”


摊主顿时张大嘴,瞪大眼,瞬间石化。


但凡是在这里摆摊卖工艺品的,都是些猴精的生意人。


长年累月的练摊早就让他们练就了一张死人都能说活的嘴。


只要是个物件,不管是工艺品还是古董,他都能给你说个典故出处来。


哪怕沾到一点点的名人的光,那这物件身价肯定不菲。


摊主眼力界不差,见到曾子墨的衣着打扮,原本还以为借着尹昌衡的名头能敲一笔。


那曾想到被这个破烂民工少年一下子揭穿了老底,一下子自己想要占便宜的心思便没了下文。


“多少钱?”


金锋开口问价,摊主赶紧收敛起那一套小九九。


不用说,这个少年肯定是个行家无疑。


小小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之后,一狠心,张开右手巴掌,喊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想的天价来。


“五千!”


话刚落音,金锋轻描淡写说道:“五百!”


摊主一听,嘴角一抽,好莱坞影帝般的演技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


苦着脸,皱着眉,陪着笑,打了个哈哈,眯着的眼睛里却是透出一丝光亮。


做生意的不怕你买,就怕你不问价。


不怕你不问价,就怕你不还价。


尤其是在古玩这一行。


只要你还价,那就证明你有意向购买。


这烟杆前天在西城区拆迁户手里收的,所有东西打包还不到一百块。


就算是五百块卖给金锋,那也是五倍的暴利。


很明显,摊主也是个老手,虽然已经有了卖的意愿,但却不肯就这么卖了。


苦着脸的摊主一个脑袋甩得就跟拨浪鼓似的,嘴里一迭声的叫着太低。


“我说兄弟你也太狠了撒,哪有你这样还价的。”


“你还安不安心买!?”


“这虽说不是尹昌衡的烟杆,但好歹也有标记撒……你看这jb,这就是标记,这就是牌子……”


金锋依旧一幅冷淡的模样:“你确定要五千!?”


摊主咝了声,灿灿的笑着。


金锋偏转头冷冷说道:“不买,还他!”


曾子墨呆了呆,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刚才明明是金锋说的整个送仙桥就这根烟杆是个物件,现在,怎么又不买了?


心里这么想,但曾子墨听话的将烟杆就要放下。


对这个刚刚认识不到二十分钟的男人,曾子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嗳嗳嗳……”


“这样何必,何必这样……”


摊主赶紧打圆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兄弟,你看这烟杆就不说了,烟嘴摸着可像是玉来着……”


“好歹你也多给点……”


“五百块也太低,太低,我也赚不了几个……”


“总得要吃饭不是。”


曾子墨素手悬在空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扭转臻首望着金锋。


“烟嘴是玉不假,沁色杂乱不堪,烟杆杆身磨损严重,铜绿铜锈满身。”


金锋曼声说道:“气管不通,还得重修。”


“这样的烟杆,最多值五百。”


“多了不要。”


冰冷冷的短短一句话,把这根烟杆说得一无是处,旁边的好几个路人都点头认可。


曾珂珂脑子有些迷糊,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难道他要杀价?”


眼前的摊主面色难看,就连笑容都有些勉强,心里却是暗自咒骂。


这个破破烂烂的年轻人不但是个行家,连杀价都这么狠。


一刀就给自己砍了十分之九下去。


停滞了几秒,摊主仍旧不死心,做最后的挽留,嘴里的语气也变得异常和蔼。


竖起大拇指说道。


“大兄弟,您是行家,我何猴子领教了……”


你看这么热的天,你跟我都做抗日英雄,都不容易不是……”


“我们男人无所谓,晒得越黑越健康,可这位美女老板可跟我们不一样……”


“你瞅瞅,人美女比电影明星还漂亮,可这么大的太阳,人连一把伞都没带,搁太阳底下晒了这么久……”


“给美女晒黑了,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不是。送仙桥好歹也是全国十大旧货市场之一,每年来这里的明星可不少,我也见过不少……”


“可像这位美女这般沉鱼落雁级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话曾子墨听了,心里莫名的欢喜,很是受用。


这个叫何猴子摊主很是会说话,当下就要开口买了这烟杆。


就凭这话,就值五千。


五千块,对自己来说,微不足道。


这时候金锋却冷冷说道:“烟杆值五百,你话说得好,多给三百。”


“八百块。”


几句话就让金锋改口,足见何猴子的嘴巴确实厉害,就连旁边的路人都觉得摊主这个很会做生意。


曾珂珂我买两个字都到了嘴边,却被金锋的话压了下去,心头有些微微不悦,望向金锋的瑞凤双目中,多了一丝幽怨。


“我就值三百块吗?”


何猴子却是暗暗窃喜不已。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本来五百块就能卖,你瞧,几句美言,这不又多了三百!?


小眼珠子转了两圈以后,何猴子语气变得低沉起来。


“大兄弟,再加两百!”


“一千块。一千块,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你多加两百,你看看你这位美女老板,穿的一身名牌,就当给我多添两百块的辛苦钱……”


“我家里两个孩子都在念高中……”


金锋脸色一沉,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多了一分冷光。


“不要,走!”


“我买!”


几乎就在同时,金锋跟曾子墨同时说出这话来。


金锋眼神一顿!


曾子墨心头一紧,咬着唇柔声说道:“我……对不起……”


“他也不容易……钱不多,我们就……买了吧。”


悦耳的声音如山涧山泉般流淌,叮叮咚咚,敲击在金锋的心底。


见到金锋没说话,曾子墨轻吁一口气,从包里取出一叠崭新的红钞票数了十张过去。


“我买了,谢谢。”


何猴子也是长吁一口大气,额头上浮现出一层层细细的汗珠。


总算是搞定了这笔生意,一赚就是一千块,十倍的暴利。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