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马桶通万界 第17章 生日礼物



来的人自然就是孙泽。

“这位先生,请你留步,请出示你的请柬。“一名保安跟在孙泽身后,看到万灵儿后赶紧解释说:”小姐,这位先生他说是你的朋友,但他没有请柬。“

万灵儿拉起孙泽的手对保安说:”没事,你回去吧,他确实是我的朋友。“

保安点头说:“是,小姐。”,转身离开了。

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万灵儿拉着孙泽走过来,紧挨着坐下。

看着桌子上的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孙泽的眼睛放了光:“这么多好吃的。”

一旁的章欣欣凑过来小声问:“这谁呀?穿的这么土气,我怎么没见过他。”

万灵儿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还记得三年前那件事吗,他就是救我的那个人。”

“原来是他呀。”章欣欣想起来三年前万灵儿被抢劫的事了,当时万灵儿被吓的不轻,万国豪为了不给女儿造成心理阴影,下令此事不能乱说,所以知道的人很少,章欣欣作为万灵儿最要好的朋友也只是知道这件事,但没有见过孙泽。

“赶紧许愿吧。”章欣欣提醒万灵儿,蛋糕上的蜡烛就快燃到底了

“好。”万灵儿赶紧重新闭上眼睛许了个愿,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

“灵儿,你许的什么愿望。”林俊杨问,语气里满是温柔。

“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万灵儿调皮的笑了笑。

“这蛋糕可以吃了吗?”孙泽可不管什么愿望不愿望的,他从家一路跑到这里,为的就是填饱肚子。

“等等,你刚才迟到了。”朱星宇盯着孙泽说,他十分看不惯孙泽的做派,金承炫刚才也迟到了,但是人家刚进来就道歉,而且态度十分诚恳。

但眼前这家伙看起来土的掉渣不说,怎么还一副过来蹭饭的样子,不爽!很不爽!

“哦,不好意思哈,昨天忙到半夜,今天早上睡过头了。”孙泽挠了挠头说。

这一句解释差点没把朱星宇噎死,人家金承炫路上堵车情有可原,你睡过头了算什么理由,我们几个为了万灵儿的生日可是早早就起来了,你怎么一副顺道过来吃饭的感觉,难道万大小姐的生日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按照规矩,罚酒三杯。”朱星宇话不多说,直接拿起茅台,将剩下的酒倒满了三杯。

孙泽看了一眼那三杯白酒摇头说:“我不喝酒。”

擦, 当我傻啊,这三杯下去,老子还吃不吃饭了。

“必须喝。”朱星宇放下酒瓶说。

“换成牛奶我就喝。”

朱星宇生气地说:“兄弟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虽然不清楚孙泽的来路,但他自问在这燕海市的富二代里,敢和他叫板的人不超过十个,而且他全都认识,眼前这家伙不在这十个人里面。

“孙泽哥哥不会喝酒,你们别强迫他喝。”万灵儿阻拦道。

“是啊,人家不能喝酒就别让强迫他了,牛奶也不是不行。”章欣欣出来打圆场,说着摆摆手让佣人端上来一杯牛奶。

“哼。”

见万灵儿出来替孙泽开解,朱星宇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孙泽端起那杯热牛奶一饮而尽,感觉饿了一上午的胃好受多了。

金承炫在一边看着有些吐血,同样都是被罚酒,怎么自己就没这待遇呢。

就在孙泽以为可以马上吃到蛋糕的时候,一旁的林俊杨开口说:”在吃蛋糕之前,大家是不是该把给灵儿准备的生日礼物拿出来。“

“礼物?”孙泽闻言一惊,糟了,来的太急,忘了买礼物了。

“说的也是,光顾着说话了,把正事都给忘了。”章欣欣吐了吐舌头,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包裹,递给万灵儿。

万灵儿打开一看,是一排ysl口红,大概有几十个,各种色号都有,这一套下来估计得几万块钱。

“太漂亮了,谢谢欣欣姐。”

章欣欣笑了笑说:“今天是你十六岁生日,以后你可不是小女孩了,而是美少女,要注意打扮自己。”

“嗯,我知道了。”万灵儿乖巧地说。

朱星宇送的是prada的一个小手包,虽然看起来不大,但也要十万上下。

其几个同学送的东西也是各种各样,便宜的有几千块一套的化妆品,最贵的要属林俊杨送的那架雅马哈三角钢琴,估计最少得几十万块,放在客厅的一角,他刚才在那里弹来弹去,就是为了将钢琴的音色调好。

感谢的话不必多说,最后没送礼物的人只剩下孙泽和金承炫。

“你们两位不会迟到了还没带礼物吧?”朱星宇瞟了一眼两人说道。

“当然不会。”金承炫让佣人把自己的衣服拿过来,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小盒子,上面系着丝绸的蝴蝶结。

他主动把盒子打开,众人顿时感觉眼前一亮,只见盒子端端正正的放着一对翡翠镯子,颜色翠绿,浑然天成,虽然不是上等的冰种镯子,而是糯米种,但整个镯子充满了灵气,竟比一般的冰种还好上三分。

“我自幼跟着父亲来华-国生活,十分喜欢贵国的文化,特别是玉文化,更是让人感到博大精深,感叹不是一朝一夕便能了解透彻的。”

他的汉语说的很不流利,但语气听起来很诚恳。

“这是我收藏的一对儿镯子,我十分喜欢,它属于美人镯,条杆比福镯要细的多,重量是福镯的三分之一,适合女孩子佩戴,特别是像灵儿这样刚满十六岁的女孩子。“

说着他抓起万灵儿的手腕,将那对镯子戴上去。

万灵儿红着脸不便拒绝,只好任由他的动作。

镯子戴好之后看起来有些松垮,使万灵儿的素腕更显得纤细,晃动时便叮当作响,声音十分清脆。

“天哪,这对镯子一个最少也要十万块。”

在座的众人中间有一个家里是做珠宝生意的女同学,她手上也有一个像这样的镯子,所以她很清楚这种镯子的价值。

金承炫点点头,似乎很满意镯子带上之后的效果,他说:“美人镯起源南方,是钏的变种,苏工讲究精细,南方女孩手小,镯子重了反而很累,所以这种美人镯戴起来要松一些才好看,更能显得娇俏灵动。

高,实在是高,这两个镯子加起来大约二十万块,在座的各位都出身豪门,也不是拿不出来这笔钱,但金承炫这波操作既送了礼物,又用自己的学识装了个清新自然的逼,这样一来,高下立判。

林俊杨的脸色越发难看,他这次送了一架几十万的名贵钢琴,可谓是下了血本,本来以为在场的各位没人能盖过他的风头,但此时跟金承炫比起来,他竟像一个土味十足的暴发户。

章欣欣捧着万灵儿的手腕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欢这对美人镯,看完镯子再抬起头来,觉得金承炫更帅了。

学识渊博又长得帅,这样的男人哪个女孩子不喜欢。

朱星宇也点点头,金承炫说的话他听得一知半懂,但听到女同学说这镯子值二十万后,他觉得倒也还算不错。

“你的礼物呢?”朱星宇问孙泽。

孙泽看着万灵儿手中大大小小的礼物,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确将买礼物这件事忘了个干干净净。

看到他这个样子,众人也明白了,眼前这位土包子估计没带礼物,只是单纯来蹭饭了,不由得一个个露出鄙夷的神色。

因为孙泽救过万灵儿一次,章欣欣本来还对他有些好感,现在这份仅有的好感也荡然无存,认为孙泽就是一个仗着旧日的恩情过来蹭吃蹭喝的家伙罢了。

林俊杨看到万灵儿对孙泽那么好,本来还有些嫉妒,这下倒放下心了,因为没有谁会喜欢这样一个抠门的人。

万灵儿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关心地说:“孙泽哥哥,你要是忘买了就算了,我已经有了很多礼物了。”

听到万灵儿这么说,孙泽更窘迫了,他把手插进口袋。

忽然他摸到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包,表面湿滑,对了,是昨天晚上拿到的鱼人背包,他急忙将意识探进去,在副本里得到的东西全部都在里面。

朱星宇越想越气,眼前这家伙作为最后一个到场的人不道歉、不喝罚酒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礼物都不带,他以为这是什么场合?如果不是看到万灵儿对他照顾有加,朱星宇立刻会把他赶出去。

“我这人没什么文化。”孙泽突然说。

这话一出,众人一愣,没文化和送礼物有什么关系吗?

孙泽继续说:”我只知道金子比较贵,所以我只带了这个。“

说着,他将昨天晚上从蟹宝王的宝箱里拿到的鱼人王冠从背包里拿出来,”铛“地一声放在桌子上,两斤多重的金子加上各种宝石几乎将桌子砸了一个坑。

和厚重的黄金王冠一比,金承炫的那对翡翠美人镯倒显得小家子气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