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马桶通万界 第52章 自由搏击术



散打旁边还有其它的课程介绍,孙泽继续看下去,看看有没有比散打更好的武术。

“自由搏击:又称国际自由搏击,欧美全接触自由空手道等,它不拘泥于任何固定的套路招式,而是提倡在实战中根据战况自由发挥,灵活施展拳、脚、肘、膝和摔跌等各种立体技术,长短兼备,全面施展,以最终击倒或战胜对手为目的。

“告诉我基本原理,我将得出适合我自身的独特的技法。”

这就是自由搏击拳学理念的最佳概括表达。在此思想指导下,经过数十年的实践和取长补短,自由搏击已然形成完美的理论和技战术体系以及竞赛规则办法。其实“自由搏击”可以用拳法和腿法等技法。”

除了自由搏击之外,这个武馆甚至还开了泰拳的课程。

“泰拳即泰国拳术,杀伤力大。泰拳(muay thai)是一门传奇的格斗技艺,是一项以力量与敏捷著称的运动。主要运用人体的拳、腿、膝、肘四肢八体

作为八种武器进行攻击,出拳发腿、使膝用肘发力流畅顺达,力量展现极为充沛,攻击力猛锐。

素有立技最强格斗技之称。现在人们口中所说的泰拳一般指现代泰拳,

而并非指古代泰拳(muay boran)。

通过学习和训练散打,能够发展人的力量、耐力、柔韧、灵敏等素质;同时散打又是一项对抗性体育运动,可以发展人的心智,使人的身心得到全面的锻炼。坚持散打训练,可强筋骨,壮体魄。“

看着泰拳的介绍,孙泽感觉练这个很损伤关节的样子,因为泰拳的攻击有很多用手肘攻击和用膝盖攻击的招式,威力虽然很大,但是练的时间长了,关节免不了会受损,所以泰拳立刻被他排除了。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女子防身术之类的武术,这个自然也被孙泽排除在外,他又不是女人,不需要预防流氓袭击。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在身旁响起。

孙泽扭头一看,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穿着红色运动衣的女孩,她胸前的衣服上印着白色的字体:信义堂武术馆,看来她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孙泽点点头说:“你好,我想来这里学一门武术。”

红衣女孩微笑着问:“那先生你心中想好学哪一种武术了吗?”

孙泽又看了一眼墙上的介绍,转身说:“我想学散打或者自由搏击,不知道这两个哪个更厉害一些。”

红衣女孩笑着说:“武术没有哪种更厉害这种说法的,每一种武术都有它的长处,区别只在于你想学的武术是不是适合你。”

孙泽心想说的有点道理,可是自己并不知道散打是什么样子,自由搏击又是什么样子,如果两个都看看,能比较一下就好了。

他又问:“我能进去看一下,然后再决定学什么吗?”

“当然可以,这边请。”红衣女孩说着,将孙泽领到里面,穿过一个走廊,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大片空地。

空地上有一个擂台,几个强壮的大汉正在上面练习对打,擂台旁边是一些健身器材,有哑铃,杠铃之类的,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沙袋。

擂台下围了一圈人在看场上的对打,希望从中学到些什么,也有人对这些不感兴趣,独自在一旁举着哑铃,或者双手带着拳套击打沙袋。

红衣女孩指着擂台上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说:“他就是我们这的散打教练,你可以问问他关于散打方面的事。”

孙泽看着台上的散打教练,点了点头,转头又问:“你叫什么?”

红衣女孩有些错愕,差点没反应过来,她就是武馆的一个普通小前台,从来没有人关心她的名字。

她指着自己问:“你在问我吗?”

孙泽点点头说:“是啊。”

“我叫杜月,月亮的月。”红衣女孩说。

孙泽伸出手说:“我叫孙泽,以后会经常来这里,我们做个朋友吧。”

杜月伸出手跟孙泽握了一下,说:“欢迎,欢迎。”

这时擂台上突然出现一阵骚动,原来是有个留着长发络腮胡的男人来了,他的体格并不是很健壮,并没有结实的胸肌和腹肌,胳膊也不是很粗,但是看众人的反应,他的实力好像不俗的样子。

杜月对孙泽介绍说:“这个人是自由搏击的教练,曾经在国际上拿过很多奖,后来在一次比赛中被对手打伤,才退役做起了教练,他的实力很厉害,只是平常不怎么显露。”

络腮胡戴着拳套,站在擂台上,对那名散打教练说:“你们散打队今天一上午都用着擂台,下午是不是该轮到我们自由搏击用擂台了。“

台下一群人跟着说:“说的对,散打队上午一直占着擂台,我们自由搏击根本没地方练拳,下午怎么说也该轮到我们了。”

体格健壮的散打教练抖了抖自己宽厚的胸肌,昂着头说:“想用也可以,但是要看看你能不能打过我了。“

络腮胡活动了一下脖子说:“那就打一场吧。”

“请赐教。”散打教练摆好了架势,准备开打。

看到这一幕,杜月抚额叹道:“这群人天天闹事,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孙泽饶有兴趣地看着擂台上的即将开打的两人,他们一个是散打教练,一个是自由搏击教练,如果打起来的话,正好看看他们谁比较厉害。

散打教练摆好架势后,络腮胡也摆了一个起手式,不过样子松松散散的,看起来不怎么正规。

看着他这幅散漫的样子,散打教练冷哼一声,一拳袭来。

络腮胡把头一偏,躲过了这一拳,随即回敬了一记上钩拳。

散打教练脚下步伐连踩,也躲过了这一拳。

双方你来我往,打的精彩纷呈,台下观众也连连叫好。

十几个回合后,双方仍然没有分出胜负,这时散打教练沉不住气了,他使出一套连续的快速组合拳,一时间把络腮胡打的有些狼狈。

“要赢了吗?”孙泽眉毛一挑,看到这里,他感觉散打似乎更厉害一些。

突然台上络腮胡抓住对方步伐上的一个破绽,他弯腰抱住散打教练的腰将其摔在地上,然后用自己的腿锁住对方的腿,并用胳膊锁住对方的喉咙。

络腮胡这一套连招行云流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散打教练被锁住喉咙,他用力挣扎想挣脱出来,但是络腮胡锁的很紧,渐渐的他喘不上来气,脸上被憋得通红,他赶紧手拍地面,表示投降。

络腮胡松开了他,散打教练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喉咙,说:“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佩服,佩服。”

络腮胡一拱手:“承让。”

孙泽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些惊讶,他问杜月:“自由搏击还能这么打?”

杜月对台上发生的一切一点也不意外,她点点头说:“自由搏击本来就不拘泥于任何固定的套路招式,而是提倡在实战中根据战况临场自由发挥,风格开放,灵活施展拳、脚、肘、膝和摔跌等各种立体技术,长短兼备,全面施展,以最终击倒或战胜对手为目的。”

“像刚才那招就是来自于柔道里的锁技,换作其它武术是不会用这种招式的,但是自由搏击就可以。”

孙泽惊叹道:“杜月姐姐,没看出来你懂这么多呢。”

杜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一直在这里面上班,时间长了多少也懂一些。”

这时孙泽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此时已是下午5点,副本系统的冷却时间差不多要刷新完毕了,是时候回去了。

他对杜月说:“姐姐,麻烦你帮我报一个学习自由搏击的课程,然后给我挑一个最好的教练,我今天先把钱付了,过几天有时间了就来练。”

杜月惊讶道:“已经决定好了吗?”

孙泽点点头说:“嗯,就决定练自由搏击了。”

“行,跟我来。”

杜月带着孙泽来到前台填了一张表格,然后给了他一张自由搏击的课程时间表。

孙泽也拿出银行卡准备把课程的钱付了。

信义堂武术馆门口,一辆黑色大众停在不远处,车里一共有五个人,其中一个人就是珍玉轩的老板黄古玉,他坐在副驾驶上,其他四个人头发五颜六色的,有的穿着运动衣,有的穿着背心,带着金链子,看起来流里流气的。

坐在主驾驶上开车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他留着光头,脑袋上有一道疤,看起来有些吓人。

疤男打开车窗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扭头问黄古玉:“黄老板,你这追踪器会不会坏了呀,那小子怎么进去之后一直不出来。”

黄古玉在一旁捧着笔记本电脑说:“放心吧,坏不了,他一定会出来的。”

疤男不耐烦地说:“要我说呀,早绑早完事,何必这样跟着他。”

黄古玉摇摇头说:“白天人太多,大庭广众之下动手肯定会引起注意,咱们继续跟着,等他晚上回家之后,咱们再动手。”

疤男不屑地说:“你胆子也太小了,亏你还是个生意人,想当年我金子在商场里都敢抓人,你问问兄弟们,是不是有这事。”

坐在后排的三个人纷纷点头说:“金哥说的对。”

“是有这事,当时我还在场来着。”

“我还是个小弟的时候,金哥就已经在燕海叱咤风云,那是何等的风光,岂是我们能比的。”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