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马桶通万界 第72章 跆拳道的挑战



“刚才我好担心你被王刚打伤,没想到最后他却被你打伤了。”

严丽接着问:“小泽弟弟,你是不是以前练过腿法,我看你刚才那招好厉害。”

孙泽摇摇头说:“没有,我只是速度比较快而已。”

这时柯强教练回来了,他看了一眼孙泽,然后对严丽说:“严丽同学,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你先走吧,我有些事要问一下孙泽同学。”

严丽作为一个在职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白领,立刻听出来柯强这是有私密的话问孙泽,而且这些话不想让她知道。

“那好吧,我先走了,柯教练,小泽弟弟,你们慢慢聊,我们明天见。”严丽飞快地拿起包,跟孙泽挥了挥手,然后走出了教室。

见严丽走了之后,柯强向孙泽一拱手,行了一个标准的武道界的礼,然后一脸郑重地对孙泽说:“没想到孙泽同学竟然是北谭腿的传人,失敬失敬。”

看着柯强一脸正经的样子,孙泽被逗乐了,他摆摆手说:“不好意思,柯教练你认错了,我并不会什么北谭腿。”

“不是北谭腿?”柯强疑惑道,“那难道是南迷踪。”

“都不是。”孙泽摇了摇头说:“教练你别猜了,我什么武功也不会,我只是力量和速度比普通人强一些而已。”

柯强说:“孙泽同学,你刚才那一脚何止是比普通人强一些,那简直是强太多了,我学了二十几年武术,参加了那么多比赛,只见过一个北少林的武僧能够踢出你刚才那一脚。”

说完,他又问道:“不过你已经这么厉害了,为什么还要来学自由搏击呢?”

孙泽说:“我虽然速度和力量比普通人强一点,但是我对搏击技巧懂的很少,所以我想来学一些这方面的东西,麻烦教练多指点我一下。”

柯强说赶忙摆手说:“可千万别说什么指点了,我估计你现在和我的实力差不多,我哪敢指点你,所以咱俩之间应该说交流。”

“那好吧,麻烦你了。”孙泽答应道。

“你之前完全没有学过武术吗?”柯强问。

“没有。”

柯强摸着自己脸上的胡子,考虑了一下说:“那这样吧,我从头开始教你,咱们从身体如何发力开始学。”

“行。”孙泽点点头。

柯强带着孙泽来到教室内的沙袋前,说:“你现在用全力打沙袋一拳。”

孙泽站到沙袋前,深吸一口气,对着沙袋猛地就是一拳,一声闷响后,沙袋被打得前后剧烈晃动。

这沙袋足有500斤,普通人一拳只能使这沙袋微微颤一下,孙泽的一拳却能把沙袋打成这样子,可见他现在的力气有多大。

柯强倒是没有多么惊讶,以他现在的实力也能把沙袋打成这样。

他走过来对孙泽说:“你刚才那一拳虽然威力很大,但是你身体的发力却是错误的,因为你的肩关节太紧张了。”

“什么意思?”孙泽有些搞不懂。

柯强抓住孙泽的手臂说:“你出拳时应该把你的胳膊想象成一个鞭子,你的胳膊是活的,而不是像一个铁棍,那样用的就是死力,你的力量还没打出去就会被消耗掉一半。”

然后他又抓住孙泽的肩膀说:“《内功经》上有一句话叫“气调而匀,劲松而紧”,“松肩以出劲”,是说出劲之时,肩井穴用极柔之意松开,劲力才能畅通无阻。只有肩关节松开,才能保证躯干产生的力量可以顺达梢节。”

见孙泽还是有些似懂非懂的样子,柯强走到沙袋前,扭头对他说:“看好了,我给你示范一下。”

说着柯强猛地打在沙袋上,这一次沙袋前后摇晃的幅度居然比孙泽打的还大,似乎他的实力还在孙泽之上。

打完这一拳后,柯强继续对孙泽说:“看到了吧,唯有松之极才能紧之至。要用腰背的劲把手臂拿起来,再顺着小臂的重力自然下落,要找出这种自然的惯性力,也叫做惰性力,只要胳膊不使劲,这种力非常容易练,只要慢慢把松沉劲甩出来就行。”

他指着沙袋说:“来,你按照我刚才所说的,试着再打一拳。”

孙泽重新走到沙袋前,脑子里回想着柯强刚才讲的话,然后慢慢举起拳头,这次他没有在一开始就用上力气,接着他将拳头向沙袋挥去,等快要打在沙袋上的时候,他猛地将手臂一紧,力量瞬间爆发。

“撕拉”一声,那沙袋竟被孙泽这一拳打破了一个口子,里面的沙子哗哗的流了出来。

“不好意思,一时没收住手。”孙泽收起拳头,转身对柯强说。

“没事,是我们买的沙袋质量太差了。”柯强的脸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心想:这小子的领悟力也太变态了,我刚讲过的东西,他居然下一拳就掌握了,简直是天才。

孙泽左右看了看,在教室的地上找到了一块抹布,塞进沙袋里,将破洞补上,这才堵住了一直往下流的沙子。

柯强说:“关于发力其实还有其它几个技巧,不过今天时间有些晚了,我们就不往下学了,等明天我们再继续。”

“好的,柯教练。”孙泽来到教室角落,拿起自己的包,和柯强一起走出了教室。

刚走出教室,孙泽就听见武馆前台那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

是杜月的声音!

“什么情况?”柯强立刻跑了过去,孙泽也跟在他后面快步跑了过去。

只见大厅里有十几个陌生人正对着两个教练拳打脚踢,他们都穿着跆拳道训练服,但身上腰带的颜色有所不同,有几个是红色的腰带,其他几个人则都是黑色的腰带,甚至有两个人的黑色腰带上还带着金色的标志。

“住手!”柯强走过去大喊。

那十几个人停住了手,柯强赶紧过去把地上的两个教练扶了起来,那两个被打的教练此时都是鼻青脸肿的,其中一个孙泽认识,是之前那个和柯强切磋过一次的散打教练。

“强哥,你要小心,这几个人下手特别黑。”被扶起来后,那个散打教练对柯强说。

柯强拍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然后一招手,马上有几个武馆的小弟过来把两个教练扶了下去。

“你们是谁,为什么来我们信义堂武馆打人?”柯强转身问。

那十几人中走出一个人,他腰带上系着黑色腰带,他走到柯强面前说:“我叫王虎,我弟弟王刚今天在你们信义堂被打了,听说打他的那个人叫孙泽,你把他交出来,我们现在就走,否则别怪我们哥几个今天砸了你们信义堂。”

“是王刚叫的人。”柯强明白了,原来是王刚被孙泽这里吃亏之后,心里气不过,找了几个人来帮他出气。

“刚子,你出来,告诉我今天是谁打了你。”王虎冲身后喊道。

这时一个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正是今天下午和孙泽发生矛盾的那个名叫王刚的壮汉。

王刚出来后,指着柯强身后的孙泽,扭头对王虎说:“哥,就是那小子,特玛德,差点把我的肋骨给踢断了。”

王刚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然后他冲孙泽勾勾手说:“小子,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爬过来,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让我们兄弟几个一人扇一个耳光,今天你打我弟弟这件事就可以算了,否则别怪我打断你的腿,让你三个月都下不来床。”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