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守舍:祁少诱妻入局 第27章 她是安楚吗?



“安安安……安……安楚?”

只见安然惊吓的连忙后退,嘴里喊了半天,总算把那两个字喊了出来。

她吓的脸色大变,精致的五官哪里还有美的样子,只剩下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而她面前的女人却比她震惊多了,好看的五官带着淡淡的笑。

“小姐,你是在叫我?”

“什么?”安然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句,“你刚才叫我什么?”

眼前的女人脸上写着疑惑,问道:“什么?”

“你刚才叫我‘小姐’?”

对方带着礼貌的笑容点头,“对啊,不知道你名字,只能这么称呼了,不过这两个字,没少人调侃,渐渐的都感觉不是什么好名词了。”

安然看着对方脸上带着笑意,落落大方,整个人说不上的美,这种美,和记忆中的安楚并不大一样,但是为什么,她和安楚长的那么像?

她是安楚吗?

不可能的!

安然自己在心里否定。

当年安楚在轮船上被一把大火烧了,当时就算不被火烧死,那附近都是深海海域,她不可能在那样的地方还能生存下来。

再说,眼前这个女人和记忆中的安楚却还是有些区别的。

即便过去四年的时间,可安楚的五官早就已经定型了,再怎么改变,也不过是妆容的改变,五官是怎么改变也改变不了的。

安楚的唇瓣要比眼前的女人厚一些,鼻梁比她矮一些,特别是山根,完全不一样了,那双眼睛,瞳仁的眼神也有些区别,看人时候的眼神,不像以前的安楚那样小心翼翼,眼前的女人五官看着柔和,但是却还是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凛冽,和乖乖女安楚完全是不同的。

而有那么多的不同,她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把两人给联系在一起,甚至越看越觉得像。

安然压住心里的恐慌,笑着问道:“不知道怎么称呼?”

“南楚。”

“南楚?”

“对,我姓南,单名一个楚字,不过你可以叫我丹妮丝,南楚只是我的中文名,以前在国外,他们都叫我丹妮丝,中文名也是回国之后,才有人叫的。”

“哦,这样啊。”

安然从喉咙轻呼着气,心里头对眼前女人的恐惧却还没有完全消散。

南楚不等她的捋清楚,笑着道:“你应该是大名鼎鼎的兰桂奖最佳女配安然小姐吧?”

安然笑着点头,“是,我是安然。”

南楚了然,满脸的笑容十分亲和。

她伸出手,“你好,安然小姐,我刚才一下子没把你认出来,因为你真人比电视上看的更加好看了,实在抱歉。”

没有人会不喜欢听夸张的话,即便这个人是和四年前的安楚长的很像的女人。

安然十分礼貌的回以一握,“南楚小姐过奖了,你更好看一些,在你面前,我自愧不如。”

“安然小姐说的哪里话?我之前看娱乐圈新闻的时候,还有人做了个排名,娱乐圈没有自然美没有整容的女星当中,安然小姐排行第一呢,可见你的美貌是大家一致公认的。”

这个调查排行榜,安然是知道的,甚至可以说,这排名是她让公关有意操作的。

当时有人放出她整过容的图片,并且将这则新闻加以放大,然后有人趁机使坏,她就让公司公关操作,把不好的消息压了下去,并且从各方面力证自己没有整容。

粉丝作用下,风波才慢慢平息,后来才出了这个问卷排名。

安然干笑两声,说了句,“估计是粉丝胡乱排的,圈子比我好看的女明星多了去了,南小姐就很好看,如果你入圈,估计都没我什么事。”

“进娱乐圈可不是只有样子就能进去的,安然小姐太看得起我了。”

南楚说着,拿着杯子轻轻靠近安然,“安然小姐,不介意我们喝一杯?”

“可以啊。”

两个女人红唇笑意尽现,可在抿酒入喉的一瞬间,两人的眼神却又不是刚才那么平和。

两人胡乱聊了一通,关系融洽,从两人背影看着,倒向是一对老朋友在这里遇上叙旧。

祁慕铮正在和人碰杯饮酒,目光注意到食品区的两个女人谈笑风生。

从他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南楚的脸,她的身旁站在的人,正是慕老二现在的新欢,娱乐圈大名鼎鼎的女星安然。

站在边上的顾征顺着祁慕铮的视线,正好能看到两个女人。

他靠近了些,带着好奇,问祁慕铮,“那个美女,就是你的新欢吧?长的还不错啊,这一身宝蓝色的礼服大方贵气,都把安然大明星给比下去了,比名媛还名媛,这是谁啊?你怎么认识的?啧啧,这身段这气质……”

“闭嘴!”不等顾征话说完,祁慕铮不悦打断,“说那么多不累吗?”

顾征一愣,没一会,又道:“老祁,老铮,这还是你第一次为了个女人让我闭嘴。”

祁慕铮嫌弃的斜睨了他一眼,“我平时也有。”

“没有,就没有,这是第一次。阿铮,咱们兄弟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你为了个女人让我闭嘴,赶紧说,这女人是谁?你怎么勾搭上的,现在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打算什么时候把人娶回家?”

顾征就像个话痨叨叨叨,祁慕铮只能送他一个冷漠的眼神给他自己体会。

幸好这是宴会,周围多的是来敬酒的生意伙伴,顾征的问题没得到回答,祁慕铮就被别人的敬酒给拉走了。

顾征心里好奇,心口就像被蚂蚁挠着又痒又难受。

他在祁慕铮身边,压低声音说了句,“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和人家聊会。”

结果顾征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祁慕铮给拉住了领带,“阿征,陪我和黄总喝一杯吧!”

被点名的黄总举着酒杯上前,嘴里哈哈笑着。

听说祁家的太子祁慕铮和顾家三少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两人虽然各自为家族公司,两家公司也有不小的竞争,但是私底下,两人关系非常。

有人说,如果能搭上顾三少,那就等于和祁慕铮做了朋友了。

黄总笑道:“很荣幸能和祁总裁顾总一起喝酒,来,我干了,你们随意。”

祁慕铮笑笑,碰着对方的酒杯,笑意不达眼底,“这句话应该是我对黄总说才对。”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