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守舍:祁少诱妻入局 第28章 姐妹情深



南楚和安然轻轻碰杯喝着,像老朋友在叙旧。

说到一半,安然突然问道:“南小姐一直在国外生活吗?”

南楚点头,“是的,从小生活在国外,也是有空才会回国游玩一圈。”

“可南小姐的中文发音很标准,很好,并不像在国外长大的。”

安然这话待了质疑,不过她面前的南楚却只是笑笑,并没有半分被质疑后的紧张。

“那应该是因为我家里人一般都说中文,只有出去才会说英文,这叫,不忘本。不过,我的中文发音真的有那么好吗?”

眼前南楚说的每一句话,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半分的可以。

安楚是学过表演的人,即便演绎了那么多人物,她觉得自己应该也做不到可以在认识自己的人面前装成另一个人,而且是毫无痕迹。

这除非业界内出了名的老戏骨,才能达到这种随手表演还能一直维持不被人揭穿的状态。

她不相信一个年轻的女人能做到这点。

而这明明已经足以证明眼前的女人不会是四年多前死去的安楚,她心底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

安然向来相信的直觉,她的直觉向来是准的,可这种

所有事情都无法指向眼前的南楚就是安楚,让她心里越加矛盾。

安楚、南楚,为什么他们两人的名字都是一样的,而且长的又是那么的像?

被南楚看了好一会,安然才连忙点头,“嗯,很好,很标准,让人无法相信,你真的从小在国外长大。”

南楚挑眉,“安然小姐这话,是夸我发音准呢,还是怀疑我不是在国外长大呢?”

对方眼底里一闪而过的不悦,而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安然连忙摆手,“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

“我也只是和安然小姐开个玩笑,其实我并不是在国外长大的。”

“这……”

“我只是很小就去了国外,然后在那边生活,不过我偶尔也会回国待上一年半载,这中文才会那么流利,当然,我的英文也不差,我还会点葡萄牙语和意大利语。”

安然并不知道她还能答上一句什么?她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并没有说实话。

刚才她说的每一句,也许都是骗人的。

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可以做到说谎话就像在说真话一样,让人无法分辨。

比起安然的紧张恐惧,南楚却显得更轻松,落落大方。

她问道:“刚才安然小姐看到我,好像认识我,我认错人了吗?”

安然一愣,像被人揭开丑陋的面纱,脸上笑容僵硬。

她语气有些不确定,半晌才说了句,“刚才远远看南小姐的时候,总觉得南小姐像我一个以前认识的人。”

“哦?”南楚伸手轻碰脸颊,笑道:“难道我因为我长的太普通了?”

安然从嘴角露出不自在的笑容,否认着,“不是,相反,是因为南小姐太特别了,反而看着更加像。”

“很像?有多像?难不成,是我失散多年的姐妹?我听说,我还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难道是她?”

想到安楚是安家从孤儿院收养来的孤女,安然心下一凛。

她还没来的及说话,安楚又说:“这应该不可能的,我是独生女,就算有妹妹,也是堂妹,最大今年才十二岁。”

“……”

安然的心脏被她弄的一上一下的,很不舒服。

她笑道:“也许只是因为有点像吧,刚才乍然一看,容易看错,现在看着也没有多像……”

“安小姐说的那个人,是谁呢?”不等安然的话说完,南楚突然打断,“能让安小姐那么关心的人,应该是你很重要的人吧?你为什么会认错人,是因为她不见了吗?”

她这话足以让安然一直紧绷着的笑容僵硬到消失。

安然自己提起来,只是担心会遇到那个死去的安楚回来报仇。

四年前她让安楚再也无法从那艘轮船上岸,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安楚的尸首,却成了她的心病。

这几年,安氏集团蒸蒸日上,她从小公司的继女千金,变成了安氏唯一的大小姐,而她,也顺利通过自家公司的能力,正式进军演艺界,有安氏做后盾,她在娱乐圈风生水起,根本不愁资源,不愁人气。

现在安氏的生意越做越大,虽然还没能和眼前的环亚慕氏等集团相提并论,但是却已经是很多人这辈子都望尘莫及的存在。

享受着这些荣誉,享受着更多的好,随着时间的流失,却让她更加的担忧害怕。

那具没有找回的尸首,成了她的心病,她当时派了不少人去打捞,可什么结果都没有,都说那个地方太深,暗礁也多,搜救的船无法往深海而去。

而今天,在看到长相和安楚很像的女人,她担忧的那根弦却在瞬间崩断。

和对方视线对视着时候,让她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握在手上的所有东西,就要被人夺走了。

而对方偏偏又说了模棱两可的话,让她心里的担忧越来越浓烈。

她的笑容有些绷不住,偏偏对方正用一种好奇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心里头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觉得那并不是安楚,一个却觉得,这个人也许是安楚,就算不是,也一定和安楚有关的人。

最终,她还是答了句,“其实那个人是我的姐姐,四年前一场大火,让她丧生在海里,她的尸体没有打捞到,所以我们一家人都不相信她离开了,在心里还是希望有一天她能回来,跟我们说一声,‘我回来了,这么多年前我并没有死’,这些年我们也想尽办法找她,可怎么也找不到,刚才看到南小姐的样子,我有那么一刹那以为我姐姐回来了。”

安然不愧是演员,即便心里对可能已经死去的安楚只有仇恨和不甘,面上却还是能够装的一副姐妹情深。

她眼眶微微泛红,看着南楚面上依旧没有一丝的怪异,相反,只有旁人对她们姐妹的同情。

听她这番话,在旁人看来,安然应该是极为想念她那可能去世的姐姐。

就连眼前的南楚,在她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都忍不住难受同情,“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回事。能让安小姐挂念那么多年的姐姐,你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安然点头,“我们姐妹感情很好的,她不是我的亲姐姐,是我爸和前一个妻子收养回来的,虽然我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是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却很好,她的意外,让我很难受,现在每次提到她,心里都会特别难受。”

南楚心疼的看着她,伸出手,将安然抱住,“实在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当你的姐姐的。”

将人抱在怀里,南楚的下巴轻轻磕安然的肩上,目光却冷的像浮着厚厚的坚冰,哪里还有什么心疼。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