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守舍:祁少诱妻入局 第30章 突兀的疤痕



南楚冷眼看着大厅里的每一个人,目光渐渐落在那个说去见朋友却独自一个人的安然。

娱乐圈高高在上的安大明星,安氏集团的千金,高傲美丽如她,却在这样的宴会上,孤单一人,脸上的笑容都被敛尽,只有担忧和恐慌。

南楚很满意她的表现,比她想象中还要精彩许多。

“很好看?”突然,一道声音从窗帘边上传来。

南楚脊背微微一僵,入目的是祁慕铮拿着两杯酒进来。

他直接把酒递给她,没有让人拒绝的余地。

南楚接了过来,嫣红唇角弯起,“祁总裁也来偷个闲?”

祁慕铮“嗯”了一声,目光看向阳台下的人。

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在宴会大厅上方的阳台,站在阳台上,能一览无遗宴会厅里的人。

他的目光落在宴会厅正和边上人交谈的安然,声音低沉,“你们认识?”

南楚目光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却笑道:“祁总裁说谁?”

她的笑容还没有落下,祁慕铮却回头看她,声音压沉着,“你刚才聊的那位。”

他的眼神带着审视,让南楚所有的表情动作都无处遁形。

她感觉自己站在祁慕铮面前,就像被x光扫射着,浑身不管哪个角落,都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包括她心里想的一切。

她极力隐藏,嘴角笑容也只是僵硬了一瞬,却又恢复如常。

她笑问道:“祁总裁说的是安然安小姐吗?”

对方没有说话,眸子依旧紧盯着南楚。

暗暗低斥了声这个男人多管闲事,南楚面上却不显,依旧笑容如花,“想必经常看电视的人都知道安然吧?她现在是家喻户晓的明星,谁不认识?”

祁慕铮视线依旧没从她身上挪开,一句话没说。

“祁总裁难道不认识安然?我和喜欢她演的电视剧,演技很不错,是我挺欣赏的女明星。”

“欣赏?”

“对,当然,我也挺喜欢安然的。”

“喜欢?”如果上一个词,祁慕铮只是好奇,那么这一个词,却是充满讽刺。

他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

南楚笑了,“祁总裁日理万机,可能并不知道娱乐圈的情况,所以难免对安然不了解,她是一个很尽职的演员,演戏很到位,而且她为人和善温柔……”

祁慕铮的笑容越来越多了,却是充满讽刺的笑容,南楚心里想的那些话,却在遇上他的笑容渐渐哑了下去。

酒杯碰了过来,发出“叮”的一声,才把南楚的魂拉了回来。

“不感兴趣。”祁慕铮说完,手上的酒一饮而尽,目光落在南楚身上。

只见祁慕铮身体微微靠近,唇瓣落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比起她,我对你更感兴趣。”

……

祁慕铮离开了,南楚却僵硬在原地没有动半分。

她的手紧紧捏着酒杯,好一会,目光才看相他离去的方向。

祁慕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所谓的感兴趣,是对她感兴趣,还是对她和安然的事情感兴趣?

一直到宴会结束,南楚也没有想明白祁慕铮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是主角,南楚却也喝了不少酒。

走出大门的时候,她脚下步伐还有些晃悠。

她的嘴角带着带着笑,唇瓣上的颜色刻意加深,如樱桃般鲜艳欲滴。

汤米在边上搀扶着她,嘴里喊着,“南姐,小心点。”

汤米并不是最近才认识南楚,早在她在意大利的时候,两人就有过接触,虽然不如雯雯这个助理跟着身边那样熟悉,但是南楚身边也紧紧只有那么几个熟络的人,汤米算是接触她比较多的人之一。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南楚喝那么醉,似乎很高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环亚签订合约的事情?

南楚脚步虚晃,掺的过杂酒喝的太多,她脸颊一片粉色红晕,嘴里带着似笑非笑。

出了大门,夜晚的一阵凉风吹来,让南楚清醒许多。

她看着面前的车水马龙,对面的灯红酒绿,推开汤米,整个人站直了,然后闭上眼睛。

“南姐……”

南楚摆手,“我没事,我站一会,我能站稳。”

“好。”汤米退到一边,不解的看着她。

耳边有风,有汽车驶过马路的声音,有停车锁门的声音,有人的声音,各种声音充斥在耳朵里。

可她的心,却难得那么的安静,安静到,能把所有的事情想的清清楚楚。

再睁开眼睛,眼底里那里还有半分醉意,笑道,“走吧,汤米。”

她的笑意不达眼底,让人看不清楚。

汤米还没明白过来,刚好下一个阶梯,却看南楚突然脚下不稳,整个人却往边上撞了过去。

汤米惊呼一声,“南姐,小心……”

南楚并没有摔倒,她的手臂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握住,半个身子的重量全靠那一只手扶着。

汤米看清来人,惊呼一声,“祁总裁?”

那一声,连带着南楚也喊清醒了。

她睁开眼睛,试图看清面前的人,双眸迷离,缀着莹光,“祁总裁,谢谢你。”

“不客气。”祁慕铮想把她搀扶站好,问道:“能站稳吗?”

南楚点点头,“能。”

可喝太多酒的她,又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始终是站不稳。

最后,祁慕铮放弃了,直接双手搂着她的双肩,带着她下楼。

看着两人这举动,汤米眉目有些不安,“祁总裁,我来扶着南姐吧!”

她的手还没碰触到,却被祁慕铮给挡开了。

“不用,你扶不了她。”

汤米:“……”

她怎么就扶不了了?她一个小虾米,就喝了半杯红酒,早就散完了。

而且她力气还不小。

可最终她只能跟随在后面,看着祁慕铮举止亲昵的南楚搀扶下楼。

这种亲密,让汤米有些恍惚。

这还是那个从不让女人沾身洁身自好,对一切雌性动物都选择退避三舍的祁总裁吗?

她有些看不透这个传说中可能是基.佬的男人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太入神了,以至于前头搀扶着人的祁总裁突然开口询问,“她的车在哪里?”

“哦,在那边。”

而下一句,祁慕铮说道:“让代驾开回去,我送她回去。”

“可是……”

“不行?”

面对祁慕铮命令一般的语气,汤米只能摇头,“不是,不是。”

她只是无法想像,那么忙碌的祁总裁会送南姐回去而已。

祁慕铮没再理会她,转身将南楚扶上自己的车,司机前来开车。

一路上南楚都很安静,她半闭着眼睛,似乎很累,连呼吸都变的沉重绵长。

酒精让她的脸颊泛了一层粉色的红,她的皮肤很好,毛孔很小。

可当街道的灯光照进来的时候,祁慕铮却发现,另一边的脸,似乎有坑洼似疤痕的地方,很细微,却还是让他注意到了。

那样细小的疤痕却在此刻变的很突兀,祁慕铮甚至不确定那是疤痕。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南楚睡着了,还是因为对她脸颊上的痕迹好奇,祁慕铮突然凑近了去看。

“祁总裁在看什么?”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