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守舍:祁少诱妻入局 第31章 你的脸是怎么了



突兀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南楚的声音完全不像醉酒的人发出来的,就连那双眼睛,也清透的像没有醉过一样。

换了别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祁慕铮却缓缓支起身子,目光紧盯着她的脸,没有半分被人戳破的心虚和慌张。

他问:“你的脸是怎么了?”

“什么?”南楚伸手摸着自己左脸,笑着道。

没有了灯光照射,被手掌遮盖住的左脸,看不到丝毫的痕迹。

对上南楚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祁慕铮摇头说了声,“没什么?”

对一个女人的脸都感兴趣,事后想想,祁慕铮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

乔夭觉得闷,看着窗外,“把车窗开一下吧,我想透透气。”

祁慕铮一个眼神看向司机,也不用说话,下一秒车窗被缓缓降下。

凉风吹了进来,南楚更加清醒了。

她眯着眼睛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一直到车子抵达南楚所在的小区,两人也没有交流过一句。

直到车子停下来,祁慕铮先她一步下车,绅士的为她开车门。

看着车内的女人,祁慕铮询问:“需要我帮忙?”

南楚摇头,“应该不需要。”

八厘米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却没有半分真实。

南楚扶着车框缓缓钻出来,裙子的设计让她下车特别缓慢。

可能是醉意还没有完全消散,南楚刚直起身想站稳,身子却突然一歪,直接往边上一倒。

“小心。”

一只有力大手握住了她的腰,将她带了回来。

南楚并不喜欢这种碰触,但是此刻,却只能依靠在祁慕铮身上,对他说着谢谢,“谢谢祁总裁。”

女人靠的太近,一股伴随着酒香的馨香传来,那是南楚身上的香味。

祁慕铮的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抓着她的手,以防止她摔倒。

女人身上的香气盖住了酒味,让祁慕铮忍不住深吸了一口。

等反应过来,他才发现他举动有些变态。

忙问道:“能站稳吗?”

南楚点点头,“应该能。”

可她脚步刚想推开,差点又摔倒了,依旧是祁慕铮眼尖把人扶住。

瞳瞳还没有睡觉,妈咪还没回来,她下午睡了好久了,所以这会不困。

而她趴在窗台上,正想念着妈咪,没想到居然看到外头有车车进来,然后就看到一个叔叔下车了。

紧接着,她看到妈咪也下车了。

瞳瞳刚准备喊妈咪的,可是,却看到妈咪突然倒在叔叔身上了,她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也忘记喊人了。

瞳瞳没有爹地,这事情她好早就知道了,现在的爹地虽然叫着爹地,但是她知道,那不是她亲生爹地,她亲生爹地不要她和妈咪了。

虽然妈咪一只欺骗她说爹地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回不来,但是她知道,爸爸是不要瞳瞳和妈咪了。

她身边也有好多小朋友的爸爸妈妈是不住在一起的,这叫做离婚,像她这种从没有见过自己爹地的,肯定是妈咪和爹地很早就离婚了。

有人说过,是因为她经常生病,没钱了,所以爹地就不要她和妈咪了。

一直以来,虽然有现在的爹地傅叔叔宠着自己,给她买好吃的好玩的,但是瞳瞳知道,那不是她爹地。

她很喜欢傅叔叔,但是妈咪好像不喜欢傅叔叔。

瞳瞳想要有个爹地,就算不是傅叔叔,她也希望有一个爹地,有一个有爸爸有妈妈的家。

妈咪总说他们母女两人一起生活就够了,可瞳瞳却不希望是这样的,她希望去游乐场有爸爸妈妈陪着,去幼儿园做亲子活动的时候,有爹地在,这多好啊,再也不用担心被人笑话没有爹地了。

瞳瞳认真的盯着两人看着,她希望妈咪能在这里找到一个爹地,即便不是傅叔叔,她也能接受,妈咪喜欢就行了。

所以,她认认真真的看着,连保姆小刘靠近也不知道。

楼下的人也没有发现瞳瞳,南楚半醉半醒,站不稳,只能倚靠在祁慕铮身上。

“站不稳我送你进去吧!”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像带着克制。

南楚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进去。”

可她哪里站的稳,祁慕铮手放在她腰上控制着她的身体,让她没法再乱动。

“行了,站不稳就不要硬撑着。”

“可是我……”

“家里有人怕被我撞见?”不等南楚说话,祁慕铮突然打断。

里头的确有让她不想被祁慕铮撞见的人,那是瞳瞳。

她虽然故意接近祁慕铮,从她跌倒到后来上车到现在,不过这个点瞳瞳应该睡着了吧?

她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二楼瞳瞳的房间,是漆黑的。

应该睡着了吧!

只是,她仔细捋了捋,怎么觉得祁慕铮的语气,好像在控诉她在家里私自藏了人呢?这种感觉怎么像被抓奸的样子?

她摇摇头,又摆了摆手,“祁总裁要进去坐,我又怎么好意思再拒绝呢?”

“屋里没人?”祁慕铮反问道,“你不怕被我发现什么?”

南楚笑了,“你能发现什么?再说了,我就算屋子里透藏了十个男人,好像和祁总裁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指尖轻轻点在男人的下巴,南楚笑容带着醉酒的迷离魅惑,整个人就像可口的食物,让祁慕铮忍不住为之咽着口水,想着一口把人给吞了。

这种念头在脑海里跃起,却很快被南楚一句话给打断,“不过我这人洁身自好着呢,就跟你们男人一样认为女人就是自己的附属品而已,对我来说,男人也不过是我的附属品,要不要,也无所谓。”

这一句话,南楚就像把祁慕铮也骂进去了。

那双深邃的眼睛微微一沉,祁慕铮笑问道:“所以你把孩子的父亲也踢了?”

祁慕铮的声音有些小,南楚没听清:“嗯?什么?”

“没什么?走吧,先进去。”祁慕铮摇头,手下力气大了些,直接扶着人进屋。

这是祁慕铮第一次进南楚的屋子,打扫的很干净,不大不小的屋子,有两层,楼下用了中欧风格设计,还带了点中国古代的风格,虽然两种设计冲撞在一起,但是却一点也不突兀。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