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守舍:祁少诱妻入局 第8章 我们还真的有仇



刚一打开,那头的男人嘴里叼了根蟹腿,眉头微蹙道:“我说楚楚你越来越狠心了,要离开就算了,还教唆我闺女不许叫我,你这叫拔吊无情。”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

那头的人乐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心好不好你还不知道?你看咱闺女长那么大,谁功劳大点?”

南楚翻了个大白眼,才又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祁慕铮不可能那么轻易答应这次的合作?”

“嗯哼。”

“所以你才答应我的要求,让我来谈?”

“嗯哼,不然呢。”

“你是和祁慕铮有仇吧?这么容易的合作,为什么那么难谈?你有毛病,他也有毛病。”

男人把蟹腿放下,擦擦纸巾,表情略微严肃起来,“不,确切的说,是他有毛病,而我,是正常的。”

“……”

“再说了,那可是几十个亿的买卖,真那么好谈吗?看着利润大,可风险摆那里,环亚不是傻子,更不冤大头,真那么好谈,我会让你去?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还真的有仇!”

听他说那么多,南楚只觉得最后那句才是有用的。

她问道,“怎么回事?”

“都是老黄历的事情,反正不用理,我只让你谈合作,又不是让你窥探我的隐私,反正,把这事情谈成了,我就答应你的事,否则,一切免谈,楚楚,你应该知道我的性子,说到就要做到。”

她当然知道,否则不会那么轻易答应这件事。

“行,我会拿下这次的合作,不管用什么办法。”

那头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又敛尽,恢复如常的微笑,“那我提前祝你马到成功,就算不成功,你还是能继续回我的怀抱,做我的背后的女人。”

“你可以滚了!”

挂断手机,南楚着手调查起傅深和祁慕铮之间的事情。

可惜,什么都没有。

她打电话给沈亦,想要询问关于傅深和祁慕铮的事,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再让他调查他们两个的事情,下一秒,傅深就打来了电话。

“楚楚,我都说了,不要窥探我的秘密,你怎么能让沈亦调查我的事呢?他要是敢调查,我会拧掉他的脖子的。”

“……”

傅深的脾气向来古怪,虽然对她和瞳瞳很好,平时也是个爱说笑的人,但是并不能说明他脾气不古怪,相反,因为对她和瞳瞳这两个异性过分的好,让外界对他的看法,认为他的脾气更加古怪。

既然傅深不愿意让她知道以前的事情,南楚也不打算再查。

只是,三天过去了祁慕铮那边没有一点消息,南楚等的心里有些着急,但是打过去的电话,基本是无人接听的,她甚至在想,祁慕铮不会因为她而换了号码吧?

直到第四天傍晚的时候,祁慕铮才打来电话,电话里头说邀请她出来共进晚餐。

这种操作南楚有些弄不懂了,不过她还是答应下来。

瞳瞳见她要走,连忙跟了过来,抱着她的大腿。

“妈咪今晚不陪瞳瞳了吗?”

南楚一愣,摸着她的小脑袋,笑道:“妈咪很快就回来,你先和阿姨在家里。”

“可是瞳瞳想妈咪陪,妈咪……”

白天的时候,南楚要去忙,瞳瞳不好黏着,晚上下班的时间,瞳瞳却最黏人的。

她看着很懂事,不吵不闹,说什么都会听,但是越是这样,越是黏着南楚。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南楚才会把孩子带在身边照顾,否则的话,孩子不在身边,很多事情,会比想象中进展的更顺利。

不过,最终她还是舍不得把孩子丢在国外跟着傅深那老狐狸。

“妈咪很快就回来,妈咪去把雯雯姐姐叫过来陪你玩会,你看行吗?”

知道自己不可能让妈咪回心转意,瞳瞳只能闷着脑袋点头,“那好吧!”

看闺女这个样子,南楚于心不忍,“要不,妈咪再陪你玩半个小时,等会让雯雯姐姐来陪你,你看可以吗?”

小家伙双眼终于亮了起来,连忙点头,满脸写着高兴。

随后,南楚给祁慕铮发去消息,需要推后半个小时。

那头祁慕铮看着短信,眉头渐渐蹙起,“等半个小时?”

很快,南楚收到了短信,回复的只有一个字“好”,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七点半,南楚准时抵达祁慕铮所说的餐厅。

这是江城数一数二的西餐厅,看似低调,却处处透着奢华。

有侍应上前接应,询问了位置,将她一路引直包厢。

祁慕铮早已经到了,身边多了个男人,面前还多了一部笔记本。

他的十指正在灵活的敲打着键盘,眉头微微锁着,目光认真的看着屏幕。

听到声音,他才抬起头看了一眼。

“终于来了。”

他的声音像是带着满满的期待,但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南楚却觉得变味了,反而像是不耐烦。

她点点头,“抱歉,家里临时有点事情耽搁了,没打扰到你吧?”

“没事,我正好有点事忙了一阵。”

说着,他盖上电脑,将电脑递给身旁的莫霄,“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是。”

莫霄提着电脑,快步离开,在经过南楚身边的时候,他微微停顿了一下,朝她点头示意。

等莫霄离开,整个包厢只剩下两人,应该说还有一个侍应。

祁慕铮起身为她拉开了椅子,示意请坐。

男人绅士而礼貌,表现在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更加淋漓尽致。

但是想到那天他故意耍她一样的举动,南楚并不知道觉得,他可以和绅士站一起,不过她还是颔首致谢以示礼貌。

等人坐下,祁慕铮才示意侍应可以上菜了。

经典美味的西餐牛排,配上一瓶价值足以让普通人奋斗半辈子去存都不一定存的来的红酒。

“这是比利时的红酒,味道醇香,喝后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南楚点头笑了笑,“祁总裁好品味。”

“美女配美酒,才是好品味。”

南楚假装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在侍应倒上酒之后,轻轻拿起高脚杯,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凑近鼻子前,轻轻的嗅了嗅,“很香。”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