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阅读
当前暂无书籍
| 我的书架 | 充值 | |
联系客服
追书神器服务号

关注微信

可以联系客服妹子哦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

可能有安全风险,您可以选择

追书神器APP扫码浏览

女生戳进。

42本书 | 19人收藏

温馨有,女强有,一对一。个人喜好,不喜勿喷

作者:╮世俗纷繁〞

创建:2014-08-25

鬼王爷的绝世毒妃

鬼王爷的绝世毒妃

墨十泗 | 古代言情

她是现代黑白皆惧的修罗毒医,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微微一笑,杀人无声! 她是泽国世族白家的嫡女,却是人人避之不及的第一恶女,一朝身死,举国欢庆! 当她穿越而来,昔日的恶女究竟迷了多少人的眼? 她是白琉璃。 他是百姓口中的鬼王爷,传闻,鬼王爷红瞳紫发青面獠牙,丑陋至极,可怕无比。 传闻,鬼王爷的眼睛会杀人,只要被鬼王爷看过一眼的人,必会在暗夜暴亡。 传闻,鬼王爷只在暗夜出现,从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是名副其实的妖瞳鬼王! 又有谁知,那一双在暗夜睁开的眼睛深处,是何等的惊华天下。 他是百里云鹫。 当某一天,鬼王爷要十里红妆迎娶第一恶女— 百里云鹫:有他在,谁也休想动她半分。 白琉璃:谁若欺他害他,性命来偿。

7人气 | 44.16%读者留存

……
殿下独占小狐妃

殿下独占小狐妃

独步云霄 | 古代言情

总之,这是一只雪狐一心成人,却被某殿下坑蒙拐骗的故事。 一朝穿越,她由人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雪狐,梁慕熙觉得没有谁比她更悲催了。 努力修炼成人,可是却欠了某人一个大恩情,于是乎,开始了悲催的宠物生涯。 “真没想到,原来雪狐的传言是真的,你说,如果世人知道你可以治愈任何的伤口,也不知道你出了这道门会怎样呢?” 报了恩想要离开的梁慕熙,就那么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心里不断腹诽,最终还是乖乖的回到了男人的身边,全身缩成一团雪白,将自己全部给埋了,不理会男人。 “这才对嘛,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这样才有保障!”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眼前这只闹脾气的雪狐,男子的脸上,满是温柔。 于是乎,某雪狐开始了它报复性的闯祸生涯! “王爷,不好了,你在后院种的梅花全部被肉团子毁了!” “哦,是吗?”男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无奈的笑了笑,“没事,它喜欢,多种一些就是!” “王爷,不好了,肉团子弄脏了丽妃新制作的霓裳羽衣,这会儿正在咸福宫受罚!” “谁敢伤害我的东西!”风吹过,那道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王爷王爷,肉团子打碎了祭祀的神像,性命不保啊!” “谁说的?”他的东西,谁可以决定生死! “但是……”那可是皇上啊! “来人,进宫!” 反正每一次闯祸都有人擦屁股,某雪狐几乎可以横着走都不看路了。 然而,在某天,某个夜晚,某个房间…… “你说,你看光了本王的身子,可怎么办呢?” 终于,某雪狐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得意忘形,自投罗网了!

1人气 | 46.91%读者留存

……
家有财女

家有财女

凤翼 | 古代言情

这世上还有谁比她更冤的么?前生她从小到大对金钱就有着非比常人的偏爱及执着,但幸运之神却从未降临在她的身上,好不容易老天开了眼,让她中了个300万的彩票头奖,哪知彩票在离兑奖站10步之距时落进排水沟,以至于她被活生生气死了!   醒来后她发现自己经历了主流穿越,灵魂投身在一个富贵人家里,还未等她高兴,却发现自己这世的双亲竟是酷爱散财的?!   表怕!有本小姐在,散财?别说门,连窗都米有!   可是……这是咋回事?她看着围绕在她身边的各色美男,郁闷了……   想阻止本小姐完成大业?!笑话!   穿越,不怕!   美男,滚开!   左手一把算盘,右手一本账簿。   让我们打响口号: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格高。若为孔方兄,两者皆可抛!

1人气 | 49.43%读者留存

好看
嫡女三嫁鬼王爷

嫡女三嫁鬼王爷

星几木 | 古代言情

一对一   洛紫风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解药就是‘男人’,虽然眼前这个男人可恶了点、阴险了点、还有那么一点点让自己害怕,可是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个谁——,你过来!”某女开始上下齐手。   某男很淡定的看着这双在自己身上游弋的小手:“你不是打探过我吗,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不能行人事’,你不知道吗?”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银针在某个穴道上一扎.   吃干抹净——,某女要走人前抛下一句:“估计你也是个‘处’,咱俩算是扯平了,以后别说认识我!”   某男看着远去的背影——“你想的美——!”   【片段一】   洛紫风看着脚下中了‘媚毒’的女子,冷笑一声:“还想给我下毒?仗着和我那‘夫君’是青梅竹马,又有公公婆婆当你是亲闺女,就处处和我作对,企图‘亲近’我那夫君,好——!我成全你!”   候在一旁的九月一愣,什么时候自家小姐这么——好说话了!   “去——,等她媚毒发作,就送到我‘公公’书房去,‘母子关系’,够亲近了吧!不——用——谢——我!”   看着九月背着那个女子一跃而去。   洛紫风不禁期待明天的太阳快点升起,想着明个一早的靖王府——,该是个如何‘振奋人心’的早晨呀——!   【片段二】   “这个给你!”如花郡主将手中的《仇人录》低了过去:“所有曾欺负过我的人,我都记录在上面了,你既然已经决定冒充我的身份了,就得替我讨回来!”   “不是吧?洒你身上一杯茶水——你也记!”   “你看清楚了!那是101杯,她丫的——是间歇性‘帕金森综合症’,见到我就犯病!”   一群男子自‘如花郡主’身后讥笑的嚷嚷道:“‘花痴’郡主——!灵王世子在这呢!”   正在熟读《仇人录》的某女回头。   众男子诧异,原来那一直涂的五彩缤纷,看不出眉眼的脸下,竟然也是一副如花美貌!   某女冷眼相对,朱唇轻启:“皇上已经解除了我与灵王世子的婚约,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今儿个起——,本郡主不陪你们玩了!谢谢各位前些日子的配合!”   看着某女远去的背影,众男子齐呆!   某男一愣!   【片段三】   某男暴怒:“我该叫你什么?洛紫风、还是如花郡主、还是其他什么我不知道的,你究竟是谁?是不是我娘子?”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   “好!好!好!”某男怒极反笑,片刻功夫将某女绑在了床上:“你什么时候确定我们有关系了,我什么时候放你下床!”   随后,某男开始解开自己的衣结.   无论你嫁几次人,新郎只能是我!

1人气 | 0.00%读者留存

……
他与月光为邻

他与月光为邻

丁墨 | 现代言情

第一次见面,她非要赠送给他一枚糕点。尽管他最讨厌甜食,还是努力吃掉了; 第二次,她因为害怕伸手抱了他。他脸色微红:“这位小姐,请先松手。” 第三次,她不小心亲了他,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却说:“意外而已,你不必介怀。” 作为一名接受过良好教育、身心健康的优秀军官,应寒时无法不介怀自己的初吻。 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对她负责。 ——当他负手站在星空下,温柔凝视着我。 我看到星星化为流光,在他身后坠落。 star-drift,他们敬畏地称他为“星流”。 我的生命中,永远璀璨永不坠落的星流。

55人气 | 43.62%读者留存

。。。。。
竹马镶青梅

竹马镶青梅

北倾 | 现代言情

呆萌树袋熊属性的小青梅,面瘫腹黑属性的小竹马。苏晓晨一直以为自己是单恋,可直到被人拐进沟里了,才知道自己始终是被算计的那一个。我们始终在一起,从我们相遇开始。秦昭阳,你是我时光也盗不走的爱人。

97人气 | 46.45%读者留存

。。。。。
一吻成瘾

一吻成瘾

莫颜希 | 现代言情

侍候瞎子总裁,自然不用遮遮掩掩,洗澡、换衣服,高兴了还在屋里蹦蹦迪,照镜子的时候尽可以做鬼脸。反正有这个男人跟没有一个样,可是……“岑宇昊,你竟然装眼瞎骗我!”她气得浑身发抖。“我给过你很多提示,怪你自己太笨!”天!她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换过衣服!他看了她多少挂空档的时候?“岑宇昊,你个流氓!”他邪魅一笑:“现在我真正流氓给你看看!”

1人气 | 46.78%读者留存

。。。。。。
谁说我,不爱你

谁说我,不爱你

北倾 | 现代言情

#谁说我,不爱你#温景梵养了一只猫,随安然也很喜欢。但他的猫也如他一样清冷,不太爱搭理她。她便问近在咫尺的他:它最喜欢什么?温景梵想了想,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额头,缓缓往下沿着她的脸颊落在她的下巴上,手指轻轻地勾了勾她的下巴,轻柔抚摸了下,见她石化,这才轻声解释:它喜欢这样。猫:…… #谁说我,不爱你#她隐忍了很多年,借着微薄的酒意,壮着胆子问温景梵:“你认识我吗?”温景梵一愣,稳稳地扶住她,眉头微皱:“喝醉了?”随安然没说话,抿着唇看着他,固执地要一个答案。僵持良久,他抬手覆在她的眼上,遮挡了她的目光,轻声说道:“认识。”那声音,低醇入耳,清透低沉,一如初遇。

88人气 | 42.07%读者留存

好看的。。。
傲妃宠傻王

傲妃宠傻王

妖莫 | 古代言情

木清絮,c国商业皇帝的独女,也是代号百变灵猫的第一神偷,但是对同伴的信任,却让她命丧黄泉。   沐青絮,昭日国第一商家沐家四岁的痴女,沐家的污点,却是父亲和哥哥的掌上明珠。   时空转换,灵魂交错,她的命运将会如何?   即墨云帝,昭日国的惊采绝艳的三皇子,却因为一场大火将自己禁锢,变成人人可欺的傻王爷。遇见她,他的命运又将去往何处?片段一   “等一下。”沐青絮伸手,挡住韩翔的去路,“韩公子还没给王爷行礼呢。”   “要本公子给一个傻子行礼?做梦!”他是太傅的侄子,是这昭日城里多少人巴结着的韩公子,眼前这个是谁?是昭日城里人人都能欺负的傻子王爷。凭什么要他向一个傻子行礼?   “那本王妃今天就做个梦!千冥,教教韩公子该怎么向王爷行礼!”   “是。”   “啊!”韩翔一声惨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那膝盖碰撞地面的声音清脆而响亮,似乎还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让在场的观众心肝一颤。   “韩公子学会了吗?”沐青絮冷眼看着韩翔。   “公子,公子你怎么样?”听到沐青絮清冷的声音,跟着韩翔来的侍从才回过神来,立刻围在韩翔身边。   “你…”韩翔疼得冷汗直流,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韩公子是还没学会规矩吗?”   韩翔咬牙,不再说话。   “快点,快把公子扶起来啊!”韩翔的侍从们已经乱成一团了。   “都给本王妃把手松开!谁说他能起来了?”冷喝一声,沐青絮瞪着那几个侍从。   “王妃,我家公子可是太傅的侄子,您要是…”   “太傅?太傅要是对本王妃的教导有任何异议,让他来绝王府找本王妃。”用太傅压她?她连皇上都不怕,这太傅又算什么东西?   “絮。”即墨云帝拉拉沐青絮的袖子,声音有些抖。现在的絮好可怕啊!   “帝,”沐青絮转身,气氛立刻就变了,一脸温柔地看着即墨云帝,“怕吗?”   即墨云帝看了看笑得很温柔的沐青絮,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瞪他的韩翔,缩了缩脖子,往沐青絮身边靠了靠。那人瞪他。   “瞪什么瞪!要本王妃命人挖出你的眼珠子吗?”   沐青絮阴冷的语气让韩翔不禁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地低下头,躲开沐青絮的视线。片段二   “咦,公子,你看那小子,长得跟公子你很像啊。”   “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就是小版的公子啊。”   即墨云帝身边的两个跟班指着不远处闲逛的小男孩叽叽喳喳个不停。   “小朋友,怎么一个人在外边?”即墨云帝也觉得这小孩跟他很像,便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柔和的笑容,跟小男孩搭讪。   “你是谁?”小男孩警戒地后退一步,跟即墨云帝拉开距离。   “叔叔不是坏人。”即墨云帝继续笑。   “笑得那么恶心,你一定是拐卖小孩的怪大叔!”小男孩又后退一步。   这是谁教出来的孩子?还真是…戒心强呢。即墨云帝的眼角抽了抽。   “娘!”小家伙突然欢呼一声,但后边的话却让即墨云帝差点栽倒,“救我!”   “这位夫人,你是这小家伙的亲娘?”即墨云帝转头,就看见一身雪白的女人,站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   沐青絮挑眉。   “抱歉说了失礼的话,但是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即墨云帝从不跟人解释什么,这是第一次有解释的欲望。   “是。”沐青絮走过去,牵起儿子的小手,“怎么又乱跑?”   小家伙吐吐舌头,嘿嘿傻笑。   “那么,他的父亲是谁?”虽然怎么想都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妥,但即墨云帝还是忍不住问了。   沐青絮看着即墨云帝笑得十分灿烂。   “不知道。”   怎么觉得她在生气呢?看着沐青絮和小家伙的背影,即墨云帝有些迷茫。片段三   “你,是想要天下,还是沐青絮?”高头大马上,即墨云帝一脸冷然。   “若我说,都要呢?”他的对面,是灿星国的国主,怀里还抱着昏迷的沐青絮。   “灿星国亡,你,死!”手臂一挥,那是开战的信号。

2人气 | 42.37%读者留存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丁墨 | 现代言情

林浅曾经以为,自己想要的男人 应当英俊、强大,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她仰望,无所不能 可真遇到合适的人才发觉 她是这么喜欢他的清冷、沉默、坚毅和忠诚 喜欢到愿意跟他一起,在腥风血雨的商场并肩而立,肆意年华,不问前程

80人气 | 44.94%读者留存

好看。。。。。
逆天驭兽师

逆天驭兽师

柒月甜 | 古代言情

她君慕倾是狼族的“狼女”,身为人类,却能号令群狼!   她是芙水镇君家,人人耻笑的小姐,懦弱无知,没大脑也就罢了,还被人陷害致死的君慕倾。   双眼再次睁开,血红的眸子露出冷冽的光芒,从此,懦弱的女孩锋芒尽显,横行天下!   懦弱无知,没大脑?   大可以试试,她一定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妖才,鬼才!   魔兽,她不用契约,只需要召唤。   武士,一团暖气而已,她不用时间不花精力,功力自涨,一天升两级。   灵丹,那是她家灵宠的零食。   前世,她从未尝过亲情滋味,今生,亲人为她而死。   她指天立誓,要将一切讨回。     陷害她,死!   残害她家人,杀!   ——   那一日,万年才有一只的圣灵兽,趴在某女的脚边,苦苦哀求,只为了她肩上那个小小的位置。   那一日,剧烈的响声过后,只见霸王狂狮兽提着大包小包,带着一家老小跪在某女面前,只为求一个打杂的位置。   那一日,魔域森林动荡,人人恐慌,炫黑蛟龙带着上百只高级魔兽,拜倒在红衣少女面前,只为了让她收自己当手下,永远跟随。   那一日,她说:“有我在,魔兽就是逆天的存在,我会带领你们走向世界的最高处!”   那一日,某女看到自己赤红的爪子,血红的毛发,一向淡定的她第一次感觉到凌乱了…   赤色的身影在风中傲立,睥睨天下!   万兽膜拜,逆天袭来!   片段一:   “你跟着我做什么?”   “让你做我主人啊!”某兽挺起腰板,双爪撑腰,理直气壮的看着某女。   “那你会什么?”   “我会,喝喝茶,吃吃点心,尝尝美味…”某兽低着头数着爪子,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兴奋。   君慕倾脑中浮现出两字“吃货”。   片段二:   “君慕倾,你不过一个小丫头,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叫嚣!”男子面红耳赤地怒视着眼前的红衣女子。   某女莞尔一笑,“资格?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资格!”   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砰砰砰”几声过后,刚才还无比叫嚣的男子,瞬间被揍成了猪头脸。   “何人喧哗!”   男子张着嘴,这道熟悉的声音让他热泪盈眶,刚想叫来人给自己做主,就见一道黑影从自己身前匆匆闪过,当他看到接下来的一幕,瞬间石化当场。   “倾倾,手打疼了没有?来为夫给你揉揉吹吹,以后动手这种事情,让为夫来就好。”妖孽般的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轻轻执起刚才那揍人的小手,眉头紧皱心疼地问道。   所有人集体石化,在心里哀嚎,这还是那个英名伟大的主子么?   片段三:   她说:“一旦认定,便是一生一世!”   男子宠溺一笑,满是温柔地说道:“倾倾,一生一世太短,生生世世如何?”

26人气 | 49.52%读者留存

。。。。。。
你奈我何

你奈我何

韩脉脉 | 现代言情

安奈以为她平静的大学生活会持续到毕业,直到有一天,她在商场看到一个小男孩抱着一个男人大腿深情地蹭:“爸爸”“爸爸”。男人:“行了,都给你买。”安奈忍不住笑了一声,小男孩回头看了她一眼,就欢快地扑了上来,喊了一声:“麻麻!”

43人气 | 40.58%读者留存

。。。。。。
病王绝宠毒妃

病王绝宠毒妃

侧耳听风 | 古代言情

久病缠身的七王大婚轰动全城,新郎新娘双双昏迷被抬进洞房,全城皆言,明日七王府必红绸变白纱。   然,当七王府的大门再次打开时,俊美非凡的七王满面春风,娇媚的七王妃含羞带怯,夫妻恩爱浓情缱绻,惊掉了满城的下巴。   她是苗疆毒蛊秘术的第三百六十二代传人,毒蛊之术精湛无双,笑容和善却瑕疵必报。   一觉醒来居然一身红嫁衣与一个病鬼同卧一床大眼瞪小眼。   靠!这是穿越了?这个病鬼还是她丈夫?   瞧着他马上嗝屁的样子,她轻巧的动动手,解了他打从娘胎里中的毒,哪想到她是救了一个腹黑鬼,而且这个腹黑鬼长得还挺帅。      红罗帐内各卧一边。   男人看着自己迅速变黑紫的手臂笑得诱人,”王妃的毒天下无双。”   “那当然。”女人捏着闪闪发亮的银针满眼得意。   “但王妃频频用本王试毒是否该给些报酬?”   “有屁一次放干净。”   “外人都传本王身子不好,不如我们努力一把,让天下人都知道,王妃的医术亦是天下无二。”   “主意还成,不过我不付钱。”   “呵呵,本王倒找。”     门窗紧闭的房间内,一个男子眼神呆滞的坐在床上。   “王妃,这是……”男人从外走进来,见此情景不禁疑惑。   “你不是说东祠国的皇帝野心勃勃要对付我们吗?我送你份大礼,这就是那位野心勃勃的皇帝。”女人懒洋洋的坐在靠椅上悠悠道。   “如此为夫笑纳了!”走到她身边,他笑得惑人。   “客气什么,你是我的,他欺负你就等于欺负我。不把他弄死也得弄残,不然我心里不舒坦。”女人豪情万丈。   “王妃威武。”男人满眼笑意的奉承,女人很是受用。     一对一,男强女强,宠到惨绝人寰。

32人气 | 40.82%读者留存

。。。。。
懒妃倾城

懒妃倾城

铭荨 | 古代言情

她,花景蓝齐儿拥有一颗绝顶聪明的脑袋,拥有显赫的家势背景,更是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疼宠溺爱的宝贝儿;优良的基因决定她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她也注定平凡不了,生于军事世家,拥有极高的军事才能,在她的眼中:有亲亲爹地妈咪跟两个哥哥的宠爱,她为啥要表现得自己的很聪明呢?   扮猪吃老虎岂不是更有趣,懒是流行,要懒得人见人爱,要懒得人神共愤,更要懒得令人骂不得打不得,只能宠着,哄着,疼着,这就是境界。   综上所述:笨一点儿的她可以得到更多的疼爱。   当柔弱如风,温柔可人,秀气恬静,性情懦弱,与世无争的蓝齐儿变成因结束特种部队训练准备回家却因帮忙追捕持枪杀人犯时发生意外的花景蓝齐儿,又会发生怎样的“化学效应”呢?   历史完全没有记载的朝代,一个以强为尊的朝代,累了十六年,她花景蓝齐儿终于可以将的“米虫”生涯进行到底——   他,轩辕陌,一个如神明一般的存在,令世人所迷醉而又心甘情愿承服于他的邪魅男子,他俊美而冷酷,冰冷而无情。   他总是抿着性感如蔷薇花瓣色泽的薄唇,紧紧的如一条直线,深邃的黑眸有着魅惑人心的本事,他从不曾笑过,似乎在他的脸上永远只能捕捉到一个表情,淡漠而疏离。   相传,若能换他露齿一笑,无数痴情女子甘愿以命相抵、、   直到他遇上她,一个是冰山一样没有任何情绪温度的人,一个是时而聪明伶俐,时而刁钻古怪,却又总是迷迷糊糊嗜睡如命,懒散至极的人;爱上她,内心尘封的千年冰雪似有了裂缝,为她,他亦笑得倾城倾国,潇洒飘逸。   他说:“为你,值得,有你,足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说:“不许骗人哦,否则、、、呃,小心我咬你、、、、”嘟嘟囔囔说了不知是些什么,迷迷糊糊的好像又睡着了。   片段一:   “我可以让你做太子妃,而后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一身红衣华服的赵天奇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紧紧的锁在斜倚在秋千上假寐的绝美女子身上,他就是对她势在必得。   蓝齐儿微闭的明眸轻颤,白色的裙角随风轻荡,嘴角含笑,她懒洋洋的启口:“我不适合母仪天下,因为我真的很懒。”   继而她优雅的睁开迷蒙的双眼,又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   “我不介意,我只要你。”哪怕是她很不女人的睡觉模样都是极美的。   “我介意。”慵懒的嗓音里有了淡淡的警告,表示出她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   轻狂的男子轻扯嘴角,独有她,是他的结,对她,他总是没有任何办法。   片段二:   轩辕墨心情愉悦的坐在凉亭里喝着好茶,品着甜点,逗着漂亮的小宫女,一切都是那般美好。   “混蛋、、、、种猪、、、呃、、、种马才是、、、、”蓝齐儿不知何时倒在凉亭外睡着了,小嘴里吐出抱怨,那个该死的冰山王爷,真是气死她了,居然扰她清梦,不可原谅。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某男一听,无意识的对号入座,立即火大的叫嚷开来,他真是没有见过这么能睡的,哪里都能睡的女人,简直跟猪没有区别嘛。   “我不是女人,难道你是。”许是被吵醒,蓝齐儿自草地里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坐到轩辕墨的对面,清澈的眸子将他从上看到下,闲闲的将一颗色泽鲜亮的葡萄放进小嘴里慢慢的咽下,淡淡的开口。   “你、、、、”某男第一次词穷,这九皇弟的王妃果真与众不同,真的很特别,弄得他好想哭、、

17人气 | 40.61%读者留存

好看。
鬼王的魔妃

鬼王的魔妃

经纶 | 古代言情

他,是墨龙王朝的三皇子,凶狠嗜血,喜怒无常,暴戾乖张,有修罗鬼王之称。传闻,他是天煞孤星的大凶之命,短短两年时间,死在他床上的女人,就有六个之多。   她,是太傅府性子最懦弱最不受待见的六小姐,是街边乞丐都会嫌恶的丑丫头,是琴棋书画一无所通的白痴。但是暗地里,她却是黑暗世界的绝色罗刹,是横行天下的锦衣大盗,是天下第一楼的大红头牌,是黑白两道闻之丧胆的杀手。   十六岁那年,因为皇后的一句话,她成为了他的第七个冲喜小皇妃。   他说:“丑丫头,在王府,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用一根手指就可以压死你。”   她龇牙咧嘴的回应:“笨蛋宁王,你最好也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就天天去逛青楼,同样用绿帽子压死你。”   当倾世修罗遇到百变魔女,到底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1人气 | 44.50%读者留存

。。。。。
特工邪妃

特工邪妃

影落月心 | 古代言情

她——组织内的首席特工,身手敏捷,智商高超。所接受的暗杀任务从无败绩,是特工界的神话。   她——龙耀皇朝大将军独女,不仅相貌奇丑,更是众所皆知的痴傻煞星。   一场离谱的穿越,不仅让冷血的她代替了无能的她,更谱写出了一段惊世骇俗的传奇。   当她的痴傻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嚣张狂妄时,世人惊呆了。   当她的陋颜褪去,露出那羞花闭月的仙容,艳绝天下的妖姿时,世人震撼了。   当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佛挡杀佛,魔挡灭魔,掌控天下只是弹指一挥间时,整个世界凌乱了!   面对他国的威胁,她只是挑眉一笑:“不要在我面前嚣张,你们还不够格。若你们执意触犯我的底线,我不介意毁了你们的江山。”   面对神秘家族的挑衅,她仰头一笑:“招惹我可以,前提条件是…你们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她说:不要赞美我的狠,这是我应该做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势必诛之!   片段一:   轰——如雷的响声贯彻了整个瑞王府。   “王爷!”两名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侍卫走了进来。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某风姿绝色的男子抿了口茶水后,抬头漫不经心的问道。   “禀王爷,是王妃的杰作,她刚刚朝着花园中的凉亭扔了颗黑不溜秋的东西,结果不仅将整个亭子炸塌了,更顺带将我们两个旁观的人炸成了这样。”侍卫们嘴角抽搐的回道。   “哦,原来是王妃在进行实验啊!那你们去问问王妃,花园够她炸吗?若不够的话,本王立刻叫人再造一个花园出来给她炸。”某男子语气中萦满溺爱的道。   “王爷,王妃已经离开花园了。她说若摧毁自家花园,以后修复起来要浪费很多银子,所以她抗着一麻袋黑不溜秋的东西,跑去宣王府做实验去了。”   “什么?那你们还不赶紧去追王妃。”   “是,属下们这就去阻拦王妃。”   “谁让你们阻拦她了?王妃那么柔弱,你们竟然让她辛苦的抗麻袋?立刻追上去帮王妃抗麻袋,然后协助王妃做实验。”   “…”   片段二:   “王爷,不好了!”一名侍卫急匆匆的闯进了书房。   “又发生什么事了?”某男子放下了手中的书籍,语气波澜不惊的问道。   “王妃刚刚提着鞭子冲出王府去了,她说要去调教调教左丞相府的人。”侍卫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道。   “什么?”某男子愤怒的从椅子上站起了身。   “王爷请恕罪,属下们知道该强行拦住王妃的,可是王妃的脾气您也知道的…”侍卫小心翼翼的说道。   “该死的,马上就到用午膳的时间了,她竟然不等吃完午膳再去,就这么饿着肚子去调教人了,真是欠揍啊!看来本王得赶紧将膳食准备好,然后叫人送到丞相府去。”某男子没有理会侍卫的话,而是捏着拳头铁青着脸冲出了书房。   片段三:   “月儿,你竟然懂毒?”   “略懂!”   “月儿,你还懂得制造暗器?”   “略懂!”   “月儿,你竟然还懂得唤兽?”   “略懂。”   “咳…这世上,有你不略懂的么?”   “有啊!”   “什么呢?”   “如何让你们男人代替女人生孩子!”   “…”某男子一头黑线中。   他说:“月,惹你的人,我会让他们尸骨无存。”   她说:“焰,惹你的人,我不会让他们死,我只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他说:“月,为了你,即便毁了这天地又何妨?”   她说:“焰,只要有你相伴,纵然下地狱又如何?权当是旅游!”

8人气 | 43.56%读者留存

。。。。。
何处暖阳不倾城

何处暖阳不倾城

北倾 | 现代言情

唐泽宸,这个身家背景不详却扶摇直上的男人, 名动A市,风姿卓越,让不少名媛淑女趋之若鹜。 秦暖阳不认识他之前,遥望远观心存警戒。 可认识之后…… 在哥哥的“别靠近他,别好奇他,别勾引他”的警告里, 还是越了雷池,勾引他了…… #何处暖阳不倾城#一次采访,主持人违反约定问了她好几个关于唐泽宸和她的问题。她面上不动声色,等她说完了才问道:“就算我回答了,你觉得这段能播出去?唐泽宸最不喜欢从不相干的女人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我大概也属于后者。”这件事发生很久以后,唐泽宸在某种运动时说对她,“现在相干了。” #何处暖阳不倾城#记者采访秦暖阳道:“秦小姐你艺人生涯里最遗憾什么?”秦暖阳想了想,“没能体会潜规则?”那时记者已经知道她的身份,默默绕开这个话题又问:“有什么是你觉得非常啼笑皆非却真实存在的?”秦暖阳眯了眯眼,神情愉悦,“哦,bao养唐泽宸。”记者:“……”还能不能继续采访下去了?

78人气 | 49.51%读者留存

。。。。。
摄政王的小宠妃

摄政王的小宠妃

睡笑呆 | 古代言情

腹黑vs冰山、妖孽vs毒舌!      慕凉,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圣王,先皇御赐一把“斩龙剑”上可斩昏君,下可灭佞臣,尊贵胜于当朝皇帝,俊美如神,妖冶似魔,一抹慵懒至极的笑容常挂唇畔;他狂傲不羁,但他有足够的资本去狂,年纪轻轻却修得一身登峰造极的幻术,一袭紫衣走遍天下,难有敌手;他是战场上的“杀神”,以一敌千,杀人如麻,嗜血无情,与他作对,下场只有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尊贵如他,狂傲如他,嗜血如他,却只是一个深爱着花泣雪的男人,为了她,他洗尽铅华,放下尊贵的身份,男儿血性终化绕指柔。   他是慕凉,一个想把花泣雪娶回家的男人!   花泣雪,茫山中的弃婴,埋于大雪,命悬一线,为无极老人所救,成为世人欣羡的无极嫡传弟子,幻术强大,鲜少有人能及;她,拥有绝色仙姿,一袭白衣飞扬,情冷似雪,淡然若云,但那心底深处依旧保留着一份火热,待人发掘。   她是花泣雪,因幼时在雪中哭泣而得名,长大后却能把人气得吐血,真真是“花气血”!   茫山之巅,寒池之畔,他七岁,她五岁,他抓住了她的手,两人一生的缘分由此开始。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那冷漠的面具下是怎样的毒舌,他是亲身体会到了的,但他却甘之如饴。   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触及他最真实一面的人,外表再优雅高贵,也遮不住他骨子里的无耻、邪恶、妖孽,但即便她有多难动情,那颗心还是被他夺去。   相爱相守,平淡一生,是他们的愿望,但当云幻大陆风云再起之时,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幻术之斗,三国之战,阴谋之后,是谁牵着谁的手,站在茫山之巅,笑看天下?   神器之争,强者之路,当身份之谜揭开之后,又是谁与谁相视而笑,逍遥相随?

6人气 | 45.40%读者留存

。。。。。。
穿越黑心小王妃

穿越黑心小王妃

龙熬雪 | 古代言情

商业龙头带着神奇空间穿越,米虫是她这一世的志愿,她从不想插足任何事情,可偏偏每件事情都有人向她身上引。行!既然不让她安稳,那她就伸手来搅上一搅!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放眼天下,只有我不想要的,却没有我要不到的!

5人气 | 47.76%读者留存

。。。。。。。
摄政王的特工萌妃

摄政王的特工萌妃

玖九 | 古代言情

她发誓,要是知道佛祖这么小心眼,她一定虔诚的膜拜,不然自己也不会穿成了个八岁大的小娃娃!      凤月,21世纪顶级特工,医药世家的第一传人,被佛祖一道惊雷劈成了个八岁的小娃娃,指着未婚夫婿喊爹,勾着亲爹称兄道弟,逼着神医做徒弟,人前萌娃,人后腹黑。   姬阴,东辰至尊无双的摄政王,翻手乾坤,覆手天下,英明一世,却栽在了一个小娃娃的身上,从此节操是路人,把小妻子看好才是正道。      ♀第n次行动篇♂   “月儿,乖,叫相公!”某男手里拿着快凤梨酥诱哄道。   瞧了一眼自己最喜欢的糕点,某女很淡定,她要有骨气,“你是我爹。”   “月儿,就叫一声,来,叫相公!”某再接再励,无限妖娆的看着某女。   哗擦,美男计,某女心里咯噔一下,依然很淡定,做人要有原则,“你是我干爹。”   “月儿?”某男晃荡着自己手里的银票,他就不信这次还不成功。   艾玛,银子,某女心中狂喜,不顾形象的扑倒某男,“相公,你是我亲相公!”

2人气 | 44.75%读者留存

。。。。。。
3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