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坏孩子 第24章 打你,就要打服!

磊磊冲过去的同时,把大家刚刚放松的神经,又撩拨的紧张起来,黄毛的一个小弟,看到磊磊奔自己的同伴冲了过去,下意识的挥动了棍子。

蓬!......

这棍子正好打在磊磊的脑袋上,棍子刚一拿开,磊磊鼻子霎时间喷出鲜血,我看到他的嘴唇都被刮开了,磊磊一个趔趄,没有倒下,竟然没有理会打他的这个人,拿着卡黄刀,继续向他之前骂的那个人冲过去,脸上的血连擦都擦,就那么流着。

“我操你妈的!!!”我们几个顿时怒了,齐齐骂了一声,连好像快要死了似的王木木,眼睛都红了,第一个挣开我的手臂,直接将棒球棍子,扔到偷袭磊磊的那人脑袋上。

随后王木木直接趴到地上,死死抱住他的双脚,就在这时,晨晨一个飞脚,直接将那人踹到,紧接着我和张维对着,齐齐的轮出棒球棍子。

蓬!蓬!......

王木木抓着那人的脚,晨晨双手抓住他的头发,我和张维像疯了似的,不断挥舞着棒球棍子,机械的敲在他的身上,那时候真是什么都没想,就是想揍他。

连续挥动四五下,我身上疼痛无比,张维更是满头是,汗血混杂的污泥,他瞥了一眼磊磊,突然大声喊道:“小飞,快JB拦住他!!”

我一回头,看向磊磊的方向,只见他拿着一把卡黄刀,对着那人直愣愣的冲了过去,那人直接一棍子,打在他的脑袋上,磊磊晃悠了一下,连看都没看,瞪着血红的眼睛,一刀捅向那人的心脏部位,由于磊磊出手比较仓促,而且那个人反应还算敏捷,奋力向后退,一刀扎他的腹部,刀拔出来,一股腥红的鲜血顺着他的肚子流了下来。

我一看磊磊这个表情,就他妈的异常害怕,撒开双腿,就跑了过去,而这时磊磊已经捅出第二刀,非常直接的奔着他的脖子捅去,用意很明显,他就是想弄死一个,这时候他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理智。

我听到的非常清楚,磊磊捅出第二刀的时候,那个人吓得妈呀一声,一个20多岁的男人,叫出这种声音,无疑很丢人的,不过在那种环境下,没人笑话他,因为换成别人,不一定有他做的好,他捂着肚子,脸上布满了惊恐,我看的出他是真的怕了。

还好我赶到的及时,在他没捅第二刀的时候,已经跑了过去,所以当我抱住磊磊的腰时,刀尖正好划破那人的肩膀,随后我死死拽住磊磊。

“你他妈疯啦,不上学啦,你怎么跟你哥哥交代!!”我在他而后大声喊道。

磊磊听到我的话不挣扎了,回头对我说:“你松开我,我不捅他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理智,就缓缓松开了他的腰。

磊磊缓缓走向那人的身前,那人捂着肚子,坐在地上不断的向后退,磊磊拿着刀尖指着他说道:“草拟吗的,你回去告诉黄毛,这事没完,他要是个战士,别他妈的躲在背后阴人,他不找我,我肯定找他!!”

那人不住的点着脑袋,一直没有说话,脸上还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混混也是人,只是他们比普通人,做一些更危险的事,碰到像磊磊这种不要命的,他也迷糊。

“你妈B,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别他妈招惹我们,在赛脸真干你们!!”晨晨指着众人鼻子骂道。

“我们就是拿钱办事,拿多少钱,办多少事,明白不,那小子没给我们那么多钱,所以我们不爱搭理你们,别以为你多牛B,会玩命多个JB!!”一个领头摸样的人,被晨晨骂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出言反击道。

“怎么着,你挺行呗!”晨晨说着,就奔着他过去了。

“晨晨,你回来,咱们不是混子,没必要惹麻烦,让他们走吧!!”我喊了一声,我倒不是怕了,是因为今天因为我,大家已经拼命了,我实在不想在惹麻烦了。

那人看了一眼晨晨,也没在说话,带着他的人走了,临走之前对着黄毛的小弟说道:“回去告诉乐乐,答应我的钱一分不能少,明天给我送来!”

他们20多人,呼啦啦的全部消失在胡同里面了,剩下的就是我们,还有胡子文和黄毛的小弟。

就在这时,另我们兄弟意外的事发生了,原本有些闷骚的张维,拿着磊磊的卡簧刀,像着胡子文走了过去。

“张维!你他妈也疯了?”我有些无奈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个都跟吃了壮阳药似的。

“没事,我有分寸!!”张维回头对着我们说完,拿着刀蹲在胡子文的身前,拿着刀背拍打胡子文的脸,缓缓说道:“能他妈听见我说话吗?”

“能......”胡子文本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贱人,这时候早都吓傻了,本来他拿来装B的卡黄刀,此时正在他脸上拍打着,这不知是不是一种讽刺。

“我这人一向是,要么就不打,要打就打服你,让你见到我们就绕道走,草拟吗!你记住,狼行天下吃肉,狗行天下吃屎,没有那个魄力,就别装那个B,今天让你长点记性,有点疼,你给我忍着,叫一声,我多扎你一下!!”张维说完,手指掐着刀刃,露出大概能有4厘米左右的刀尖,连续向胡子文捅了四五下。

胡子文咬着嘴唇,愣是一下没敢叫,闭着眼睛,挺了四五刀。

我们兄弟几个有点蒙,张维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打架时候也不是太生猛,但是绝对不会跑,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但是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们还是挺意外的,磊磊那个疯子,都没有去扎胡子文,那是因为我们都觉得,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这个傻B,也是个二货,显然是被黄毛利用了,没必要弄的太狠。

“走吧!”张维擦了擦,手上的鲜血,像一个没事人似的,对着我们说到。

我们愣了一下,也就没放在心上,因为我们向来是兄弟大过天,不管谁做了什么,都要无条件支持,更何况是一个不知所谓的胡子文呢。

我们来的时候生龙活虎,回去的时候伤痕累累,相互搀扶,自从这里开始,类似的画面,越来越多,所经历的恶战也越来越多,不知何时开始,也不知何时结束,只能苦苦挣扎在生死边缘。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