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的二婚新妻 正文卷 第6章 可我是你的妻子

数不清是第几杯,沈翘累得眼前发昏,快要坚持不下去,端着咖啡进会议室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夜莫深的身影。

  他还没说自己过没过关呢,就这样不见了?

  沈翘将咖啡放到桌上,转身也走了出去。

  到大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夜莫深的专车离开了夜氏集团。

  而她,又被丢下了。

  沈翘自嘲地笑了笑,早该料到的。

  她走到路边准备打车,一辆银白色的车子却在她面前停下。

  “弟妹,我送你吧。”

  车窗摇下,露出了夜凛寒那张温柔又英俊的脸。

  沈翘怔了半晌,摇头:“不用了。”

  让夜莫深看到,又要说她乱勾搭了。

  “上来吧,你跑了几个小时,已经累坏了。”说完,夜凛寒还解开安全带,亲自下车替她打开车门,绅士得样子让人实在不能拒绝。

  最终沈翘还是上了他的车。

  “谢谢。”

  “太客气了。”夜凛寒朝她低温柔地笑笑,然后提醒她:“安全带。”

  坐着夜凛寒的车回到夜家,一路上他都保持绝对的沉默,多余的没有问她,而且还是在门口放她下的车。

  沈翘慢吞吞上楼进自己的房间时,心里还在感叹夜凛寒的温柔。

  明明是两兄弟,性格怎么相差这么远?

  进了房间,沈翘的步子一顿。

  因为地上丢了她的行李箱。

  愣了几秒,沈翘抬眸看向了房中的人。

  “谁允许你把东西霸占我整个屋子的?”

  沈翘默了一会儿,上前去将行李箱拉起来:“你,不是不回来的吗?”

  新婚夜,他直接让他的手下推着他离开了,沈翘以为他不会回来。

  “呵,这是我的房间。”

  沈翘默了默,咬住下唇:“可我是你的妻子。”

  “顶着你妹妹名字的妻子?”

  沈翘无言。

  看来他是不让自己在这房间里呆了,从他的言行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厌恶自己,可是她真的不能出去。

  想到这里,沈翘看向他的眼神带了几丝乞求:“能不能求求你,只要把这房间里的地方让我一角就好?不需要多。”

  “不能!”

  沈翘脸色一白:“可是我出去爷爷会发现。”

  夜莫深发号了施令,萧肃也跟着立刻上前:“沈小姐,请吧,不要让我动粗。”

  沈翘咬了咬下唇,“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夜莫深的眼神如狼一般幽深,暗沉,带着凶狠的光。

  对视了片刻,沈翘沉默地转身,拖着行李箱出去了。

  关上房门

  “夜少,看来她是真的知难而退了。”

  夜莫深不屑地勾起唇,还以为毅力有多大呢,这就把她打击了。

  呵,真是不堪一击。

  “医院那边,派人手过去了吗?”夜莫深冷不防地提问。

  萧肃面色变了变:“还,还没来得及。”

  “那你还杵在这里?”

  萧肃:“我马上去办!”

  萧肃很快离开了,出去的时候见沈翘还拖着行李箱杵在门口,他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消失了。

  第二日

  萧肃来找夜莫深的时候,看到门口的场景忍不住瞪大眼睛。

  他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叫醒夜莫深,然后伺候他洗漱换衣服。

  未了,他忍不住出声道:“那个夜少,沈小姐……”

  提到那个女人,夜莫深不悦地蹙起眉,身上的气息骤冷。

  “夜少,不是我故意提起她,而是她……”萧肃说不下去了,索性破罐破摔:“夜少还是自己到门口去看一看吧。”

  “推我出去。”

  尽管夜莫深拥有很强大的心理素质,可看到抱着外套睡在门口的女人时,他还是诧异了下。

  沈翘将行李箱放在旁边,自己则是披了一件外套靠墙而睡,大概是睡得迷糊了,整个人倒在地上,又因为冷,瑟瑟发抖地往外套里钻,只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蛋。

  她的皮肤是属于白到发光那种,一头青丝没有经过处理,却纯直柔顺,几缕发丝贴在额间,给她的小脸增添了一点无辜感。

  望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夜莫深居然觉得有些不忍。

  片刻后,他冷声道:“去把她给我叫醒。”

  萧肃顿了顿,“怎么叫?”

  夜莫深:“……你想怎么叫?”

  萧肃走过去,作示抬脚轻轻踢了踢沈翘的屁股。

  夜莫深脸色顿时黑下来,声音冰冷:“你在做什么?”

  萧肃一脸无辜:“叫醒她啊。”未了摸摸鼻子:“夜少是嫌我踢得太轻了?那我重一点吧。”

  在萧肃眼里,夜莫深就是非常讨厌沈翘的。

  “够了,我让你把她叫醒,没让你伤人。”夜莫深按捺住自己快爆发的脾气。

  “明白!”萧肃这会儿听懂了,立刻蹲下来推沈翘的肩膀,沈翘睡得很沉,推了许久才艰难地睁开双眼。

  “沈小姐,天亮了,快起来吧。”

  天亮了么?

  沈翘懵了一会儿然后坐了起来,望着四周大亮的天色,揉了揉眼睛。

  没想到她居然就在这外面睡了一晚上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谁让你睡在门口的?”

  正思索着,一道冷冽的质问便丢了过来。

  沈翘抬头,见夜莫深不悦地盯着自己。

  她坐着发了好一会儿的呆,似乎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片刻后抱紧了怀里的外套,小声道:“我没地方去。”

  大抵是因为在地上睡了一夜的缘故,沈翘的声音带了些鼻音。

  “所以你就在这丢人现眼?”

  沈翘咬住下唇,半晌抬起头来对上夜莫深清冷的目光,倔强地道:“嫌我丢人现眼你就让我进去睡啊。”

  “你……”

  夜莫深一阵凝噎,居然还敢理直气壮。

  沈翘倔强地同他对视,与昨晚对比,她此时的脸色不属于不正常的白,像是生病。看到她这副样子,夜莫深不知怎么的,就莫名地心软了,冷哼一声。

  “我们走。”

  萧肃上前推轮椅,“夜少,那沈小姐她……”

  夜莫深回头,目光如矩:“别在门外给我丢人现眼。”

  等人走后,沈翘才抱着外套从地上站起来。

  他刚才那句话……是可以让她进房间的意思了吧?

  不管是不是,反正他已经离开了,她先进去洗漱一番吧。

  刷牙的时候,沈翘居然觉得犯恶心,扶着洗手台干呕了好几次才把牙刷完。

  漱了口之后,沈翘觉得冷,于是洗了个热水澡。

出来还是觉得冷,而且嗓子都变哑了,脑子昏昏沉沉的。

想了想,沈翘还是决定去医院拿药。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