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的二婚新妻 正文卷 第8章 约法三章

沈翘默了片刻,目光落在那女佣的身上。

  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沈翘没说什么,默默地站定以后走开了。

  “还真以为嫁进夜家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啊?我们二少要是不喜欢你,你连我们佣人都不如。”

  “就是,看她的样子,听说昨天晚上被二少赶出来睡外面了呢,我要是她呀,就赶紧打包东西收拾衣服回家去得了,免得在这里继续丢人现眼。”

  “这种女人啊,哪里知道什么是丢脸啊?她们眼里啊,只有金钱!”

  走得远了,就听不到她们议论自己了,沈翘的脸色苍白得可怕,捂着胸口在门口慢慢地蹲下身来。

  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就因为她离过婚吗?

  沈翘将脸埋进膝盖里,耳边闪过那些女佣嘲笑的话语,离婚后回到家中父母逼嫁的场景,还有那天晚上……

  肚子突然有点不舒服,沈翘赫然抬起头。

  不,不可以!

  她明天,必须去医院检查。

  她不能怀孕,不能!

  沈翘抬起头的时候,恰好房间的门打开了,萧肃推着夜莫深出来,沈翘听到声响,便下意识朝那边看了过去。

  夜莫深只是随意一瞥,沈翘那双含泪的美眸就这样无意识地撞进了他墨色的眼底,像一颗小石子般,被随手丢进了平静的湖面,荡开一圈圈的波痕。

  沈翘长得并不丑,相反她的五官很立体,睫毛长而翘,一双美眸就像清冽的泉水,似乎世间所有的灵气都汇聚在那双眼睛里了。

  只不过,这泉水怕是一股冰泉。

  因为平时她的眼睛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没有女子那种娇媚。

  这会儿睫毛上沾了泪珠,眼眶微红的模样反倒让她生出一股柔弱。

  而瘦小的她蹲在那里就是小小的一团,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怜惜她。

  二人相对无言。

  片刻后,反倒是沈翘小声地开了口:“你,你要出去吗?”

  她的嗓子干哑,带了很重的鼻音。

  破天荒的,夜莫深居然抿唇点了点头:“嗯。”

  “噢。”

  沈翘也没有再说什么,收回目光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夜莫深盯着她,目光渐沉。

  “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在这里丢人吗?”

  听言,沈翘抬起头来,怯怯地望着他,“可是,我们之前说好的,你也答应了不是吗?”

  “呵。”夜莫深冷笑出声:“我答应过?什么时候?”

  沈翘登时语塞,好像,他确实没有答应过自己什么,只不过当天晚上他就走了没有回来而已。

  所以,是她自己误会了吗?

  思及此,沈翘垂下眼帘,咬住下唇。

  突然。

  “在我还没有找到她之前,我可以让你呆在这里。但是,我们要约法三章。”

  沈翘猛地抬头:“找谁?”

  夜莫深眸光黑渗渗的,阴森得吓人,“不该问的你最好别问。”

  沈翘又垂下眼去,是啊,他要找谁,又关她什么事?她为什么要问这些,反正两人只是挂名夫妻而已。

  只要能让她留下来就行了。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沈翘低声道。

  “床是我的,至于你睡哪里自己想办法。”

  “你的东西只能装在你的行李箱里,不许放到我的柜子里。”

  “不准碰我。”

  嗯,不睡床她可以打地铺。

  东西不能放到他的柜子里,那她可以再买个柜子。

  不准碰他?

  沈翘倏地抬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谁要碰他啊?

  虽然夜莫深长相俊美,但她沈翘也不是那种饥渴的女人。

  想到这里,沈翘爽快地应下:“可以,我都答应你。”

  “萧肃。”

  “在。”

  “走。”

  萧肃推着夜莫深离开了。

  沈翘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总算松了一口气,之后她缓缓露出笑容来。

  能跟夜莫深约法三章,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可以在这里住下来了。

  沈翘起身拿了行李箱进门。

  第二天沈翘起床以后,给自己换了一身不起眼的衣服,然后戴了帽子出门。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要出去公司的夜凛寒。

  “沈翘?要去公司找莫深吗?正好我送你?”

  沈翘没想到会碰到他,想起自己要去的地方,便摇了摇头:“谢谢大哥,不过我不去公司。”

  “是吗?那你去哪?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大哥,我去的地方跟公司是反方向的,不顺路。”

  “那好吧,自己小心。”

  沈翘走了许久才走到路边,坐上公交车以后她直接戴上口罩。

  她是真的心虚。

  昨天测试出来的结果让她不安了很久,导致昨晚都睡不好。

  希望测试结果是错误的。

  到了医院之后,沈翘去取号排队,周围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沈翘轻咳一声,从包里取出眼镜戴上。

  于是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就更怪异了。

  试想,一个女人来妇产科,可却穿得很奇怪,还戴着帽子,口罩,眼镜,活像不能见人似的。

  沈翘越想低调,却越成反效果,毕竟在公共场合,这样做更引起其他人的目光。

  等终于排到她号的时候,医生见眼前的人只露出了一只眼睛,不由得皱起眉:“你是来干嘛的?检查?”

  沈翘轻咳一声,伸手将口罩扯下来,“医生,我是来检查的。”

  “搞得这么神秘……见不得人啊?”医生随口问了一句,然后还眯起眼睛:“那种职业的?”

  听言,沈翘顿了一下,明显没反应过来,“啊?”

  “我问你是不是那种职业的?这都听不懂?”

  沈翘想了想,脑子总算是转过来了,“医生,我……”

  “意外怀上了?那得做人流手术呀。”医生叹了口气,“你们呀,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呢?昨天也来了一个跟你们同职业的,她都怀了五六次了,这一辈子要打多少次胎呀?就不怕身体跨了?”

  “我不是……”沈翘刚想解释自己不是那种职业,可是才刚开口,外面就闯进来几个黑衣人,把里面的人都吓了一跳。

  一有人进来,沈翘就作贼心虚地赶紧将口罩给拉上,然后起身想悄悄地从门口溜走。

  “站住!”

  谁知冲进来的那帮人就是冲着她来的,见她要走,直接拦住她。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