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10 不搬



“咣当!”


一声闷响!


电三轮陷进了泥泞的路面,任凭中年大妈再怎么用力扭油门,电三轮发出悲惨的呜呜哀鸣,却是无法再寸进分毫。


“金锋!”


“你回来得正好。”


“说,你们什么时候搬?”


金锋皱了皱眉。


这个王大妈就是这块地的主人。


王大妈的老公以前成分不好,改开之后包产到户,因为这个原因,分到的田土自然是最差的。


这里地理位置偏远,又是沼泽地,俗称的烂包田,种庄稼肯定没戏,种其他的产出投入比例太差,久而久之,这块地就闲置荒废。


很多年前,王大妈就把这里租给了第一任的租客。


那就是金锋。


随着锦城一天天的扩张长大,好些个行业都被赶出三环四环,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很多无家可归、特殊职业的聚集地。


前些年地产疯狂的时候,这片地也被大老板看中,想要买下来建房,前前后后来了不下一百波老板,打桩一查地质,最后全都放弃。


“金锋,我告诉你啊,这回是动真格的了啊。”


“环境保护事关百年大计,我身为土地庙居委会二组组长必须以身作则,你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


“咱们这里可是土地庙的一大毒瘤……”


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一干老少静若寒蝉,聆听着包租婆的训示,酷热到爆的天个个冷汗长流。


“我知道你们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难处,可你们也得理解我的难处……”


面对包租婆王大妈,金锋眉头皱了皱,静静说道:“要搬可以,退房租。”


一听这话,王大妈的跋扈啰嗦顿时戛然而止,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直视金锋。


没过几秒便自指着金锋破口大骂:“你还好意思跟我提房租!?”


“你小子当初三百块钱一年就租了这五亩的地,八年了,到现在你还是只给三百……”


“你个臭小子……”


金锋淡淡说道:“那怨不得我,当初是你硬逼我签的十年合同。”


王大妈呆了呆,气结恼怒,指着金锋恶狠狠的骂了半天。


“臭小子翅膀长硬了啊……敢这样跟大妈说话了……”


“别忘了,当初是谁收留的你……”


“你小子刚来的时候还没拖把高,连自行车都是大妈借给你的,现在长大了,敢跟大妈横了是吧!”


“车,是我五十块买的!”


“你,骗走了我们兄弟最后的五十块钱。”


金锋不轻不重的回应,推着板车往前走,进了一个铁栏杆院子。


“还是那句话,要搬可以,把大伙儿今年的房租都给退了。”


王大妈半响没做声,周围的租客们看自己的脸色都不对了。


灿灿的冲着金锋背影骂了句臭小子。


“臭小子,告诉你,只有十天时间,你自己看着办……”


“你在我跟前拽没用!”


“能耐的,你把这地给买了,再建个大棚,随便你怎么玩……”


低头看看满是泥浆的道路,再看看自己白白的凉鞋,大声喝骂。


“三娃子,还不快过来给老娘推车。”


三娃子嗳嗳的叫着,一脚插进一尺多深的淤泥中,嗨嗤嗨嗤的推起了电三轮。


在众多人的努力下,土皇帝包租婆王大妈的銮驾开出厂房,众人不由得长长吁出一口大气。


相顾苦笑,下一秒都从彼此眼里看见了深深的忧虑。


天慢慢暗了下来,一团团黑云在西边的天空上汇聚,组成一个个诡异的图案。


破院子外的一盏桔灯如豆在将夜未夜的时分点亮起来,一片惨淡。


院子里的各种废品堆得有五六米高,各种破烂垃圾的气味在空气里弥散,一阵阵恶臭扑面而来。


金锋却是早已习惯这种味道,甚至有些亲切。


“锋哥!?”


“是你不?”


矮矮的平房下,一个略带喘息的声音低低响起。


小平房就三间小得不能再小的蜗居房,一个弱弱瘦瘦、满脸污垢的小男孩站在门口,迟疑的看着金锋。


“锋哥,我打你电话打不通。”


“被人撞了。”


放好板车,金锋把板车里收的破铜烂铁、塑料瓶、纸箱子、旧主机、显示器搬了下来。


瘦弱少年一瘸一拐的拖着一条腿过来,默默地将这些破烂一一归类码放在不大的院子里。


瘦弱的男生叫周淼,是金锋从帝都山里带出来的伙伴。


当年金锋的老爹和周淼的老爸以及其他几个人都是死党好基友。


某一天,几个好基友欢聚一堂祭天祭地喝血酒结拜兄弟,为此还宰了一头八年多的老母鸡。


结果真应了几个人发的毒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吃了老母鸡的几个好基友一起组团见了阎王爷。


一死死八个!


八口棺材,村子里的老人把自己存着的棺材全拿了出来,都还差两副。


家里没了顶梁柱,几个好基友的老婆撑不住纷纷改嫁远走。


包括金锋的老娘在内,带走了尚在襁褓中的妹妹走得无声无息,丢下了半大小子的金锋。


带着男娃,再嫁认很困难。


剩下的几个半大小子也就相依为命直到现在。


十二岁那年,在山里活不下去的金锋带着三个人来到了锦城,第一落脚点就是这里。


周淼就是其中之一。


山里太艰苦,在城市里,总有条活路。


让几个兄弟都出人头地,就是金锋最大的希望。


还有自己的妹妹,金锋发过誓,一定要找到她。


周淼默默地给金锋端来几个馒头外加一盘卤猪头,低低说了一句。


“傲哥给你留的。”


金锋抓起半冷不热的馒头轻轻咬了一口,看也不看卤猪头。


“我不吃他的东西。”


伸手将喷香诱人的卤猪头端走,看着在垃圾堆里翻翻拣拣的周淼,轻声说道。


“他什么时候来的?”


周淼将一堆易拉罐挨着踩瘪,轻声回应。


“下午……傲哥说……”


“他说了什么?”


“傲哥说,最近环保查得严,生意不太好,一天纯利润也就三百块。”


“他问我,我们的收入有多少?”


馒头塞在金锋咽喉,金锋闭上眼,端起五斤重的太空杯猛灌一气,费了老大的劲慢慢咽下馒头,沉声说道。


“他还说了什么?”


周淼背对金锋,期期艾艾的说道:“傲哥还说……混不下去就去找他。”


“他……那里还缺一个洗碗的,一个打杂的……”


金锋身子僵硬,鼻子里哼了一声。


“出息了!龙二狗!”


就着三块一斤的冷土茶咽下馒头,疲惫虚弱的身子骨慢慢有了一丝力气。


周淼轻轻说道:“锋哥,刚王大妈的话我都听见了,你说,咱们搬到哪儿去?”


“我看了新闻,查得好严。”


“东城陈胖子的收购站交了十万才开的门。”


金锋轻声说道:“不搬!”


短短两个字从金锋嘴里出来,说不出的坚定。


周淼弯曲的背微微一震。


“我听你的。”


踩完了易拉罐,称了重量,周淼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端着一锅废品放在金锋跟前,喘着气不停咳嗽。


“锋哥,你看看这些都是铜不?”


“早上老袁头拿过来卖的,我照铜的价格给收的。”


金锋低头一看。


这是一堆铜钱!


这些铜钱时间放置太久,长期没有得到保护,通过自然氧化和遇水凝结,牢牢死死的粘在一块,有的像是砖头,有的像是筒子。


铜线上有不少的铜绿铜锈,有些铜钱死死的黏在一起,早已锈死。


有几个铜钱上隐约能看见乾隆、顺治和康熙几个楷体字。


“铜肯定是铜的,在清朝,各个省局都有铸币权,每个省局铸造的铜钱比例都不一样……”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