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09 我是收破烂的 又见王大妈



古玩行里,又有谁能教出来这样惊才绝艳的门徒?


鉴宝本事天下无双,更绝的是,还能一眼看出成都手里的红宝石戒指……


这样的本事,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来了。


“老汉,你说那个真的是额尔金的烟杆啊?!”


徐文章冷冷看看自己的女婿,沉声说道:“这要是假的,我把自己脑袋拧下来。”


“横抱曲弹,神乎其技!就算是单老也耍的没那么溜!”


余成都忽然重重一拍自己的脑袋,大叫起来。


“坏了坏了,老汉,我忘记问他叫啥名字了?”


徐文章没好气骂道:“连我都没资格问,你,算个屁!”


“还不快滚回去,把大师给你说的事办了!”


“再怀不上孩子,你跟秀秀离婚,各找各的去!”


余成都顿时面色刷白,嗳嗳嗳的不停点头,飞一般的跑了。


送仙桥在一个上午爆出了两个大新闻,悄悄的在圈子里流传开来,引发了一波小小的海啸。


不过,这两个新闻就淹没在了铺天盖地的各种古玩浪潮之中。


锦城的夏天中午,热得可怕。


热浪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倾轧,无情肆虐。


街上没有一丝风,府南河边上的垂柳无力的垂下,无声的喘息。


在这一千五百万人口的准一线大城中,人就像是一只只蚂蚁,坐在各种交通工具上艰难的移动,背着沉重的枷锁,艰难的生存。


金锋推着三轮板车默默的往回走。


刚在送仙桥门口,这个世界的金锋被曾子墨撞没了。


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过来了。


这个世界金锋的身体,另一个世界金锋的灵魂。


两个人的意识混杂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全新的金锋。


得以重生,金锋要做的事太多。


最紧要的就是要找到那只大鼎。


那是整个神州的镇族神器。


当金锋检查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微微叹息。


现在这副身子骨,差得太远。


还有自己现在的环境和处境,更是令自己悲愤。


摸着自己的右腿,长长的一条口子,那是被曾子墨的三叉戟车撞的。


现在的伤口还在渗出丝丝热血,从大腿上慢慢的流下来,淌满右腿,在四十度的室外高温下很快干涸。


这点小伤小痛,对金锋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我说过,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的事,我来扛。”


早已破烂的板车右边轮子也被撞变了形,花了二十块在配件城里买了新的轱辘,用板车上的工具自己修好。


再次默默静静的往回走,直到下午日头偏西。


回到四环已到郊区,穿过铁路,到了高架桥下面,沿着泥泞不堪的烂路往上,过了河,就是金锋的家。


河边上是一块大空地,空地西边是一块面积一亩多的沼泽地。一群半大的鸭子在沼泽地里欢腾的叫喊觅食。


小山高的各种垃圾在空地上杂乱的堆着。


一袋一袋的塑料瓶、啤酒瓶、废纸废报,破铜烂铁、还有报废的摩托车、电瓶车和自行车。


前些天暴雨的后遗症还没消散,空地上一片狼藉,无数蚊虫肆意飞舞,无数苍蝇钉在各个垃圾上,发出得意嗡嗡叫喊。


垃圾山的旁边,是一间间用各种废旧材料搭建起来的破烂房屋。


一排排矮矮的房屋高不过一米多,得弯腰才能进,屋顶上是五颜六色的彩条布压了几块破铜烂铁和废旧轮胎。


一条赫毛耗子从屋顶上掉落下来,沿着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泥地里飞速跑进垃圾堆中。


“小锋回来了啊……”


“小锋哥哥回来咯……”


“小锋哥哥给我带吃的没有?”


金锋半截小腿插在泥地里,呵呵一笑,从板车车头拿下塑料袋,冲着房屋门口的小女孩叫道。


“有!”


门口的小女孩不过五六岁,一身污秽的短裙早已看不清本来的颜色,头发凝结成一股股的黑绳,脸上黑黑的,沾满了泥土。


小女孩毫不顾忌的从门口跳下来,溅起一片污泥,高高兴兴的从金锋手里接过塑料袋。


嘴里惊喜的叫出声来,转过身高举塑料袋,高兴的叫道:“阿婆,小锋哥哥给我买包子咯……”


“抓酥大肉包……”


垃圾山上,一个驼背老婆婆歪过头来,冲着小女孩骂出声来。


“死女子,赶紧去洗手。”


“小锋,谢谢你了。”


金锋静静摇头:“不谢。”


推着板车继续往前走,窄窄的巷道两边,一边是堆积老高的垃圾破烂,一边是矮矮不堪的房屋。


一间房屋门口,一个面色枯败的老头呆滞的坐在一个木头做的板车上。


老头自腰以下便没了,灰白浑浊的眼睛木然的看着金锋,一片惨淡。


金锋再次停下,冲着老头点点头,叫了声拐子爷。


拐子爷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张开嘴巴啊啊两声。


“拐子爷,今晚叫雪儿带你去万达影城吧,昨晚综合大队的才去过,今晚安全。”


拐子爷咧嘴一笑,抬起唯一的一只胳膊,露出仅剩三根指拇的右手,比了比个手势。


金锋摇头说道:“不用,我回家吃。”


这时候,彩条布做的房门掀开,一个女孩俏生生的出现在金锋眼前。


女孩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穿着一套蓝白相间的校服,扎着马尾。


见到女孩的瞬间,金锋微微有些失神。


这是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孩。


标准的瓜子脸,皮肤晰白得有些病态,高翘挺直的瑶鼻,水汪汪的丹凤眼勾人心魄,点点朱唇略带弧线更令人倍生爱怜之心。


第一眼看,女孩带着九分的清纯和一丝的魅惑,恬静温雅。


再看第二眼,女孩又带着九分的妖冶和一分的清纯,勾人心魂。


这样的女孩就算是放到民国那会,也找不出一个来。


“谢谢锋哥。”


“你腿怎么了?”


“被车疵了,没事。”


女孩蹲下来,端着碗,一口一口的喂着拐子爷,轻转臻首,侧望金锋。


“锋哥……”


金锋回头,静静说道:“怎么?”


女孩双眸闪烁,欲言又止,却低低说道:“没事。”


再往前走,垃圾山上的好些人都冲着金锋打招呼,言语亲切,金锋也一一回话。


“刁太婆,文殊院明天庙会,你别忘了。”


“三娃子,安装技校那边在拆化工厂,晚上可以去卖烧烤。”


“白叔,清江那头说是有几个鱼塘爆了,你明天去那试试。别背电瓶。”


垃圾场里的众多人接连向金锋道谢,纷纷叫喊着金锋回家吃饭。


这时候,垃圾场外传来了一声虎啸狮吼般的吼叫。


“金锋在不在?”


众人一听这声音,一下子脸都变了。


金锋转过身,只见一个中年大妈开着一辆电三轮轰轰隆隆的杀了过来。


中年大妈年纪约莫四十岁出头,白白胖胖,富态威严,穿着明显的跟垃圾场里的完全不一样。


金耳环,金项链,金镯子,金闪闪,金光灿烂,晃花了众人眼睛。


中年大妈所到之处,垃圾场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齐刷刷的全都站了起来,如同迎接女皇那般。


在破房子里的好些人赶紧出来站得规规矩矩,就连拐子爷也高高举起唯一的一只手,冲着中年大妈报以最和蔼的笑容。


所有人嘴里齐齐的亲切的叫喊着。


“王大妈好!”


“王大妈辛苦了!”


“王大妈吃了没?”


中年大妈开着电三轮风风火火杀过来,面对列队两旁欢迎自己的众多老幼不屑一顾,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金锋,杀气满面,煞气腾腾。


在场所有人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