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07 不知死活的东西!



边说,余成都边将胸口上的大方牌拿在手里,嘿嘿冷笑:“不过我家最值钱的可是这个。”


“看清楚点,山棒子。”


“镇宅之宝,清同治翡翠冰种阳绿大方牌。”


围观众人露出一丝羡色。


翡翠现在已经普及全国甚至全世界,低级翡翠早已泛滥成灾,价格一跌再跌,但高级翡翠却是一件难求。


尤其是清中晚期和民国年间的翡翠,那基本都是高等货色,传家之宝,价值颇为昂贵不菲。


余成都这块阳绿大方牌足有六七公分高,厚度也在五毫米以上,确实很是罕见。


在大方牌上刻着的是望子成龙,在阳光照耀下栩栩如生。


金锋眼睛微闭,冷冷说道:“大金狗链子不错,不过大方牌……”


“大方牌怎么?”


余成都忍不住脱口问道。


金锋嘴角斜上翘着,露出一丝鄙视。


“满清文士挂腰上的玉佩被你挂脖子上,还用大金狗链子戴着……”


“你说怎么了?”


余成都张着嘴,一时间愣是说不话来。


“像这样的装扮装束,在民国,只有一种人会这么穿戴。”


“那就是亡了国却还想装贝勒爷的八旗子弟,天天提着个鸟笼子混茶馆,身上穿的就是自己所有的家当……”


“坐吃山空,混吃等死,最后连狗都不如。”


啊!


这!


咝!


“噗嗤!”


一旁的曾子墨不由得笑出声来,如春风拂面,美不胜收。


顿时间,所有人眼睛全都亮了起来。


周围的人哄笑让余成都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色,看着金锋,勃然大怒。


“你这个……”


金锋却是在这时候上前一步,冷厉叫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大难临头,离死不远!还敢戴这枚红宝冥器。”


余成都顿时吓了一跳,看看金锋,再看看自己中指的红宝戒指来。


“我戒指怎么了?”


金锋冷笑说道:“死人戴了三百年,被人挖出来卖给你,隔着十米都能闻到尸臭,你还当大宝贝。”


余成都勃然变色,却硬顶着指着金锋大叫。


“死人戴过的又怎样?”


“冥器也是古董!”


金锋阴冷的声音响起:“死人戴过,尸水烂肉侵蚀,被人掘出来暴尸荒野,怨气冲天……”


“你,每天还亲他摸他。爱不释手。”


“殊不知,那死人的怨气已经转移到你身上,一步步腐蚀你的身体。”


“等到死气窜到你眉心,陆地神仙都救不了你。”


“不知死活的东西!”


阴森森的话语令在场人浑身一颤,三十多度的高温下,一股股凉气从各人的后脊冒起。


何猴子几个人当即打了好几个冷颤。


余成都面色陡变,青灰一片,右手不住颤抖,赶紧一把将红宝石戒指抹下来揣包里,白手套不住的擦拭中指。


金锋冷冷说道:“小叶紫檀十八子被你当普通货,冰种玉佩被你当大方牌……”


“就你这个不学无术、不讲规矩的败家混混,也配玩古董!?”


“还把冥器红宝戒指当宝的戴着……”


“要不是你家里的福荫好,你早就横死街头!”


“废物!”


这些话句句都是诛心之言,如同一一把把刀子无情的戳刺着余成都的心脏。


在场所有人全都变了颜色。


金锋单薄的身躯在众人眼中变得如同一座高山。


曾珂珂捂着嘴,怔怔静静的望着金锋。


这个谜一样的男人,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接连不断的让自己惊讶惊骇。


“他……到底是谁呀?”


“怎么什么都懂?”


静静的看着金锋的侧脸,皮肤很黑,估计是天天晒太阳的缘故,衣着廉价又破旧,浑身上下加起来也值不了三十块钱。


可他的眼神,却是那么坚定,他双眸中的豪情却是俾睨一切。


刀削斧刻、棱角分明的俊脸,深沉厚重的犀利言语。


忽然,曾子墨芳心猛地一跳,玉脸径自红了。


余成都被金锋的话打击得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看见众多人都在嘲笑自己,其中还包括市场里好些个商贩们。


一直以来,自己的鉴宝水平都被商贩们推崇备至,现在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农民工骂得狗血喷头。


这简直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


一时间余成都完全失去了理智,恼羞成怒,两眼都快喷出火来。


疾言厉色的叫出声。


“给老子上,打死这个龟儿子……”


余成都身后的跟班混混们立刻涌上来。


余成都指着金锋厉声大骂:“我操你……


听到这话,金锋横眉一挑。


左脚错步,往上横切。


余成都下面的话却是没有骂出来。


余成都背后忽然多了一个人来,伸手就给了余成都后脑勺一巴掌。


“给我闭嘴。”


余成都正是火冒三丈高的火山口上,被人打了一巴掌,暴怒至极,嘴里怒骂。


“那个狗日的杂种敢……”


乍见来人,余成都倒吸一口凉气。


骂人的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狂怒暴怒的一张脸在顷刻间转变成了笑容满堆。


“爸!”


来的那人满脸苍白,眼珠子都快凸出眼眶,胸口急速的起伏不定,呼吸粗重,手在不停颤抖。


“谁是你爸?”


“我没你这个女婿。”


“土匪,恶霸!”


“流氓,强盗!”


余成都顿时慌了神,嘴里嗳嗳嗳的叫着爸,脸上满是哀求和委屈。


双手抓着来人的手,一连声的说着对不起。


“爸,爸,爸爸,我不是故意,我真不是故意的……”


“都怪你这个山棒农民工……是他……”


来人恨恨的瞥了余成都一眼,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厉声大叫:“住口!”


余成都完全被吓懵了,立马闭嘴收声,站在原地,手脚无措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山棒民工!?”


“亏你叫得出口。”


“要不是这位大师,我博雅斋早就完了!”


“滚一边去!”


此话一出,全场悚然动容。


来人疾步走到金锋跟前,恭恭敬敬的向金锋鞠躬行礼。


“对不起大师。”


“这人是我的女婿,是我管教无方,冒犯大师,请您原谅。”


这一幕出来,所有人全都呆立当场。


来的人大伙都认识。


锦城收藏协会的副会长、送仙桥里最有钱的老板,在全国古玩行里都排得上号的人物。


大师徐文章!


徐文章一亮相一出来,对金锋的恭恭敬敬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大师都要叫大师的人物,那得有多牛逼?


无数人看着金锋,就像是在看一座山峰。


高山仰止。


“大师是我来晚了,我女婿仗着那点家底不成器,冲撞到您,责任全部在我。”


面对徐文章的恭谨,金锋连话都不答,神色冷漠。


徐文章这时候又做出了一个令人惊恐的举动。


面对曾子墨深深鞠躬:“曾总,对不起,让您受委屈了。”


这下,在场的人全都懵了!


曾子墨不动声色,轻声说道:“我没事。谢谢关心。”


一旁的余成都感觉不妙,小心翼翼的正要说话。


徐文章回头,指着余成都大声说道:“我一直就在后面,这里的事,我看得清清楚楚。”


“你这小王八蛋,仗着人多强买强卖,你们余家的老脸都被你丢光丢尽了!”


“我都为你感到羞耻。”


“狗东西!”


徐文章怒骂斥责,余成都哪敢有半点反抗,自己这个老丈人严厉不说,关键自己家里的老婆。


别看余成都在外面狂拽横,在家里却是像只小猫一样。


锦城男人,怕老婆,那可是全国出了名的。


“还不滚过来给大师道歉。”


余成都可是不愿意给金锋这个民工山棒子道歉,嘴皮子不停蠕动,磨磨唧唧就是没反应。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