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02 假一赔十!?你,赔不起!



在经过曾子墨的同意后,旁边的几个富豪藏家们也戴上手套,拿着专业的鉴定眼镜上手把玩。


每个富豪都对这尊景泰蓝花觚赞不绝口,不住夸赞。


若不是因为古玩行里的规矩,几个富豪怕是就要砸出天价当场抢了这尊花觚。


“这尊花觚是高卢雄鸡国回流来的,我花了很大的人情,总算不负曾总所托。”


“原持有人是帝高卢雄鸡国没落贵族菲尔斯男爵。他的祖辈当年是驻安南国的外交官。”


“此件花觚就是当时的两广总督所赠,放在家里已经一百多年。”


“来历明确,有据可查,传承有序,百分百真品无疑。”


“谢谢徐老板,我非常满意,包起来吧。”


徐文章点头微笑,将景泰蓝放回木盒里。


而曾子墨则拿出了支票。


一桩生意就要达成。


就在这时候,旁边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


“什么时候光绪民仿景泰蓝也能冒充景泰皇帝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无不一愣。


一起转过头来,不远处的茶几旁坐着一个身着普通,相貌平凡的少年。


曾子墨嗯了一声,几个富豪藏家微微一愣。


博雅斋老板徐文章却是脸色一沉。


“你是谁?”


“你说这尊景泰蓝花觚是光绪时期民仿的?”


笑容可掬的徐文章微笑说道:“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


“我博雅斋在锦城甚至全国古玩行里也算是小有名气,我徐文章在锦城收藏协会也添居副会长一职……”


“我们博雅斋从不卖假货。我徐文章做了三十年生意,靠的就是诚信……”


旁边几个富豪藏家纷纷点头附和。


“没错。我跟徐老板打了几次交道,都是真品无疑。”


“我从徐老板手里收的那幅黄宾虹《松山图》可是赚了不少呐!”


“徐老板的人品,我们信得过!”


徐文章面露得意,冷蔑的瞄了瞄金锋,讥笑嘲讽。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真是可笑。”


金锋淡定从容的回应说道。


“听这么一说,那就不是你徐老板的人品问题……”


“而是,你的眼界毛病!”


徐文章面色顿变,冷厉说道。


“我博雅斋有个规矩,只要鉴定是假的,我博雅斋假一赔十!”


金锋端坐在远处的椅子上,慢慢扭头过来,面色冷峻,淡淡说道:“假一赔十!?”


“你赔不起!”


虽然金锋穿着一般,甚至有些褴褛,膝盖下面破了一大块皮,血迹斑斑。


但金锋的所说的话清冷如寒冰,众人心底不由得咯噔一下。


徐文章脸色唰的下再变。


指着金锋冷冷说道:“你——好大的口气!”


正要说话间,曾子墨却是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


走到金锋身边,剪水双瞳柔柔的看着金锋:“你……你懂景泰蓝!?”


金锋点头:“懂!”


曾子墨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光绪年的?还是民仿的……”


“你……你都没摸过……”


金锋转过头来,眼睛直视曾子墨。


曾子墨被金锋那深邃如海的双眸一刺,心房一震。


忍不住垂下臻首,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


金锋淡淡说道:“你有!”


曾子墨呼吸顿时一顿,一时间竟自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金锋就像是一座亘古不化的南极冰山,冷酷无情!


金锋起身走了过去!


边走,金锋边说。


“景泰蓝始于罗马皇帝亚历山大,忽必烈西征时由阿拉伯传入中原,盛于宣德景泰,到康乾三代达到顶峰……”


“制作工艺复杂,经过锤胎、掐丝、填料、烧结、磨光、鎏金等多项工艺。”


“每项工艺都有极高要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徐文章冷笑迭迭:“哟,看不出来你年纪挺小,懂得不少。倒是个内行。”


“你倒说说,我这景泰蓝怎么就不是景泰年而成了光绪了?”


“还是民仿?”


“你有什么证据?”


金锋手一把抄起景泰蓝花觚,横在胸前。


众人面色一变,正要阻止。


金锋屈指在景泰蓝花觚上轻轻一弹。


景泰蓝花觚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响。


但见金锋这个动作,一旁的徐文章猛地间收紧了双瞳。


横抱曲弹!!!


这样的动作,自己只有在十年一度的全国古玩大会上,见过一个人用过。


那人是全国古玩行里的泰山北斗。


这时候,金锋沉声说道。


“光绪年间,八国联军入侵,海门大开,景泰蓝风行欧美,一时间官作民仿盛行……”


“其中就有一家叫老天利的民间作坊,生产的景泰蓝在芝加哥世界贸易博览会和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拿了两个第一……”


这话出来,富豪们眼睛纷纷一亮。


满脸气愤和鄙视的徐文章也在这一刻心头一凉。


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却是谈吐惊人,说起景泰蓝的历史来更是如数家珍。


要知道,就算是自己这个古玩行的老玩家对景泰蓝的历史也只懂了个七八分。


会那一手横抱曲弹绝技,更能说出老天利这三字的,绝对是高手!


难道……


徐文章心里泛起一阵不详……


嘴里却是咬牙硬挺着叫道:“你凭什么说这是民仿?”


“我做了热释光和器物分子鉴定,这件花觚成份与明代景泰蓝成份几乎就没有差别……”


金锋神情冷漠的说道。


“我说过,你的人品没问题。”


“你——的眼界……”


“——太差!”


金锋手握景泰蓝花觚,手腕一翻,花觚在手腕上转了一圈,轻轻落下。


这一手绝活出来,在场人都屏住了呼吸。


“大明景泰蓝从宣德开始,所有填充釉料采用的都是极其珍贵的松石绿。”


“而这种松石绿,乾隆之后便已绝迹。”


说到这里,金锋大步走到一方博古架,取下一件民国时期的景泰蓝胭脂花盒。


回到原地,将两件景泰蓝放回条案,冷冷说道:“自己拿挑刀挑原料看!”


“你的眼界也只能看到这里。”


“但,已经足够!”


到了这份上,徐文章哪有什么心思再跟金锋斗嘴斗硬。


急切疾步上来,叫店员拿来专用工具,也不在乎损伤不损伤景泰蓝了。


用专用工具在花觚的方形细腰底部挑了一毫米的颜料下来。


再把民国那件景泰蓝胭脂盒的颜料取下来一比对。


瞬时之间!


徐文章如遭雷击,面色惨白,倒退几步,痛苦的捂住胸口,整个人都傻了。


“珐琅原料一模一样!”


“假的。是假的!”


“这怎么可能?!”


“我……打眼了……”


“打眼了……”


见到这般情形,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了答案,不由得悚然动容。


这件景泰蓝花觚竟然是假的!


博雅斋老板徐文章打眼了!


堂堂锦城古玩协会副会长居然在一樽景泰蓝花觚上打了眼。


这在圈子内可算是大新闻了!


曾子墨也在这时捂住了小嘴,直直望着金锋,双眸深处尽是惊讶和震颤。


围观的一个富豪小小声声的发问,对金锋的称呼也改成了先生。


“请问这位先生,明朝景泰蓝铜胎杂质多,胎体有砂眼,到了清朝工艺提升,胎体几乎完美无缺……”


“这个胎体的砂眼跟明朝的几乎一模一样,怎么却又成为了光绪的了?”


金锋淡淡说道:“老天利仿造景泰年制的。”


“为了多卖洋鬼子的钱。”


“只生产了一批,不出九十件!”


此话一出,众人尽皆动容,现场更是炸了锅。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