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19 首长!?



说着,短发女子忍着痛就要冲上来,要打金锋。


金锋也是动了火气,遇见这么个奇葩女人,不把她制服了,自己肯定会吃亏。


这女人明显的练过硬气功,力道很足,招式狠辣,现在的自己唯有拼命才能打得过。


咬牙一错,金锋第一次握紧了拳头。


眼见着两个人就要打起了的时候,人堆外面警笛声骤然响起,脚步声匆匆重重,进来了三个制服pc。


一个是一杠一星,三级警司。另外两个都是辅警。


120的两护士当即跑过去,冲着一个实习pc哇哇大叫,指着短发女子声泪俱下。


还在板车上的实习医生捂着开裂的下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另外一位实习pc控诉短发女子的暴行。


第三位三级警司则被一群大妈大叔围在中间,千夫所指之处,自然就是那短发女子。


“那个女娃子太过分了,连医生都要打。”


“女土匪。”


“就是,脾气暴躁得很,就跟吃了火药一样的,我们就在旁边看稀奇,她连我们都要打……”


“连我们这些老人都不放过。”


“母老虎,哪个男的敢娶她哦。”


这边短发女子瞬间又炸毛了,冲着那老太婆就开火骂起来。


“老家伙,你再说一句。”


“我没人娶?!”


“告诉你,老娘只要点头,求婚的男人可以从九眼桥排到二重厂。”


众多人对这话完全不敢相信,纷纷侧目。


“吹牛的哦你,就你这个女子,有人要你你就烧高香……”


短发女子顿时怒了,指着那老太婆叫道。


“你给我闭嘴。再说一句,别怪我不尊敬老人。”


“连你一起打!”


老人家吓得赶紧躲在三位pc身后去了。


三位pc有些发愣,合在一起,当即走向了短发女子。


“美女你好,我是铁山区黄泉路派出所王文龙。这是我的证件。”


“我们接到报警……”


“美女……你刚打了人?!”


“有这回事不?”


短发女子捋捋自己短发,斜着眼睛看看三位pc,没好气叫道。


“打了。我打了。咋了?”


王文龙一听,有些惊讶,眨眨眼顿了顿,咳咳两声。


“那……你先跟我们去趟所里吧,我们做下调查,这边我先叫那医生回医院缝一下……”


“完了再说其他事。”


短发女子完全根本没把王文龙当回事,淡淡说道:“我没空。叫那混蛋自己滚回去缝针,医疗费我出。”


王文龙呆了呆,板着脸说道:“美女,你动手打了人,是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的……”


“那又怎么样?”


“妈逼一个就你个入行才几天的嫩南瓜都敢管老娘了?吃多撑了是吧?”


两实习pc顿时愣住了。


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嚣张霸道狂拽横的女人?


王文龙更是火大。


身上带着执法仪,王文龙耐着性子说道:“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将依法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两个实习pc一左一右将短发女子夹在中间,只等王文龙一句话就要动手。


“吔,还想练练是吧?”


短发女子来了兴趣,眼睛瞥瞥三个人,抖抖手脚,甩甩脑袋。


“放出来大半月没打架了,你们三别让老娘失望。”


原本想着pc来了,绝对能制住短发女子,结果情况翻转,围观的人群赶紧又往后退。


王文龙有些挂不住,火气却是上来了,冷冷说道:“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短发女子不屑一顾的冷笑:“哟,不敢打了是吧。”


“不敢打就明说啊。”


“就你们三只软脚猫,打了你们我还真没法子跟陈家勇交代呢。”


王文龙一听其中的那三个字,顿时一凛。


“陈局!?”


当下小声问道:“您……”


“啪!”


回答王文龙的是一个黑色的本子,砸在了王文龙的胸口上。


一见这本子,王文龙眼神一动,拿起本子一看,脸都变了。


“咝!”


“国……安……”


正准备看仔细的时候,本子早就被短发女子收了回去。


“老娘在执行公务。”


“你们可以滚了!”


“啪!”


的下,王文龙当即立正向短发女子敬礼,抬头挺胸大声说道。


“是。首长!”


这一幕出来,所有人全都石化了。


实习医生跟两护士张大嘴瞪大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pc都要敬礼的女人,那她……


这当口,短发女子冲着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路人甲乙丙丁冷冷叫道:“那那那,你们这些人还敢在这里看稀奇!?”


“有两个间谍就在你们这些人里头藏着。”


“老太婆别躲,说的就是你……你们都跟我回局里调查清楚。”


现场死一样的寂静,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围观的人顷刻间哗啦啦的跑了个干净,堵塞了好久的人行道一下子畅通无阻。


地面上却是多了好几只的拖鞋布鞋和皮鞋。


实习医生跟两护士也跟着灰溜溜上车走人。


短发女子叉着腰仰头哈哈大笑,波涛汹涌连绵不绝,放浪形骸,哪有一点点女人的样子。


王文龙三人面露苦笑,却是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多问半句,立马闪人。


人是国安,听口气连陈局都不放在眼里,这样的人,惹不起。


短发女子冷哼一声,洋洋得意的骂了几句胆小鬼,转过头来冲着金锋叫道。


“喂。收破烂,我走了啊。”


“今天见识了鬼门针,倒还可以,哈哈……”


低头又踢了孙林国一脚,恶狠狠的骂道:“还有你这个老东西,再寻死觅活,我让你进去清醒下脑子。”


说完,短发女子扛起大墨镜大步走远。


浑圆的大腿坚实有力,活力四射,婀娜摇曳的身材透出野性火辣,动感十足。


跳上路边的一辆方方正正的黑色越野车,短发女子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冲着金锋大叫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收破烂的,改天来我们家,我照顾你生意。”


轰隆隆低沉的发动机声响起,地面上两个轮胎冒出一阵阵浓烟,越野车如同一头猎豹捕食,绝尘而去。


地上还剩下孙林国和金锋两个人,一个呆呆的坐着,一个静静的站着。


奇葩女人的性格让自己完全无法适从,前一秒还发誓要把自己收拾了,下一秒却是嘻嘻哈哈的跟自己道别,还说要照顾自己的生意。


简直,不可理喻!


现在自己手里拿着一件东西,正是奇葩女子遗忘在现场的针盒。


针盒是小叶紫檀做的,鬼眼纹理,包浆厚实,一看就是经常有人使用。


而且一用就是两百年。


小叶紫檀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木材之一,质地坚硬,密度厚重,号称帝王之木。


长一尺的小叶紫檀盒子里放置了三组七十二根毫针,尺寸俱全。


毫针为银白色,样式属于清中期偏早一点的医家专用款式。


材料质地都属于不多见的乌金,韧性极佳,保养得也相当完美。


在两百年前就能拥有这种罕见的乌金毫针,那么他的主人必定是名门大家。


在锦城,只有一家姓葛的大户人家,盘踞巴蜀两百多年,连杀人魔王张献忠进来的时候都得向这家人下跪磕头。


那边的孙林国吃力的从地上站起,摇摇晃晃,手里兀自握着信笺宣纸,神色萧索,半点精气神全无。


“谢谢你救了我。”


“谢谢。”


背着背包,一步一步的往前慢慢挪动。


“孙林国,你要去哪?”


孙林国身子一震:“你……知道我的名字?”


“你……”


金锋淡淡说道:“早上我在三苏堂和銭莊都遇见到你。你心思在鉴定上,没注意我。”


孙林国愣了愣,点点头,眼光涣散,轻轻说道厉声对不起,接着往前走。


“孙林国,你就这样走了吗?”


金锋直呼孙林国的名字,孙林国倒没什么异样,惨然一笑,低低说道:“死过一回,不会再死了。”


“您刚救我我都看见了,再死,对不住您。”


“我回山熙老家……”


“后天典当行不去了吗?”


孙林国又是一怔,惨笑说道:“没必要,不去了。那是假的,赎回来又有什么用?”


“我把家里所有的全卖了,去赎一个假印章回来,又能证明什么?”


“赎回来,我孙家列祖列宗又会原谅我吗?”


说完,孙林国又往前走,嘴里自言自语的念道。


“小畜生跑了,就剩我一个,赎回来又有什么用?”


“该死的校园贷……该死的校园贷……呀……”


“杀千刀的……”


金锋默默听完孙林国的话,忽然间大声说道。


“你们家姓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祖籍应该是山熙兴州。对不对?”


听到这话的孙林国脚步顿了顿。


金锋接着说道:“1683年,有个叫孙嘉诚的就出生在兴州,对不对?”


孙林国慢慢转过身来,望向金锋,眼神中带着一抹惊骇,更多的是疑问。


金锋朗朗说道。


“孙嘉诚,字锡公,又字懿斋,号静轩。康熙五十二年中进士,初任翰林院庶吉士、检讨。”


“雍正皇帝继位以后,孙嘉诚以敢言直柬出名,做了国子监祭酒,后任顺天府尹、工部侍郎……”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