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21 回来了!?嗯!



孙林国几乎就要给金锋跪下了,声音呜咽。


“我孙家也算是书香传家,出了这事是我自己没把小畜生教育好,但钱我不在乎……”


“小畜生犯的事,自然有法律收拾他,人家姑娘我得把她医好。”


“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请您一定要帮帮我。”


金锋将烟蒂丢在地上,淡淡说道:“印玺肯定是真的。不过,我就一收破烂的,谁?会相信我说的就是真的?”


孙林国顿时愣住了。


金锋说的没错。


自己拿不到印玺,找不到专家鉴定,肯定就卖不掉印玺。


金锋说他是真的,以金锋的身份,谁会相信?


谁能相信?


谁敢相信?


遇见金锋惊为天人,同时也让自己看到了唯一的希望,就像是一个快要溺毙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然而随着金锋一句话,这根稻草却变成了一把钢刀,直戳自己的心窝。


最后的希望,完全破灭。


孙林国一下子觉得天都塌了。


连知道自己孙家所有历史的神人都无能无力,那天底下再没人可以帮到自己。


一瞬间,孙林国老泪长流,几十岁的人就跟个孩子似的瘫坐在上,嚎啕大哭。


就在这时候,耳边传来金锋的声音:“印玺你要卖多少钱?。”


孙林国抬起头来,傻子般的望着金锋,呜咽说道:“贷款公司的钱我已经结清,就剩下那女孩,也治得差不多了……”


“就是他们家里要一百万的赔偿……”


“我,我只有十三万……”


金锋静静说道:“印玺,我买!”


孙林国慢慢站起来,颤声说道:“你买!?”


金锋深吸一口气,面色平静,平视孙林国,肃声说道。


“我买。”


“一百万!”


“你敢卖吗?”


孙林国整个人都懵了,看看金锋的衣着打扮,再看看金林踏着的板车,还有板车上的塑料瓶和废报纸。


“怎么?”


“怕我没钱?”


“还是,我给低了。”


孙林国双手摇着,大声说道:“金大师,我找了无数专家,花了几十万鉴定费,他们都说是假的。”


“直到遇见你,你不但救了我的命,还帮我解了这个结,按理说,这方印玺我送你都行……”


“但我还得给我儿子还账,这是本分。你说一百万,我要不了那么多。”


“我只要八十七万。”


“只要能给这个小畜生赎罪,我……”


金锋再没说话,左脚一勾,踩住踏板,右脚一点,板车滑溜的飚出两米。


“后天。典当行。”


“等我。”


孙林国呆呆的望着金锋走远,浑身漱漱发抖,泪水长淌。


来这里的第二天,金锋就要找一百万现金。


一百万。


对于自己来说,那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从山里到锦城十年,几个兄弟收了整整十年的破烂,到现在包里也就一两万的现金。


最近环保大检查,各个废品站手续不全的全都关闭,上一级的废品公司也暂停了收货,家里的废品全都压在手里。


这些废品大概能卖个两万多,但却是没法变现。


卖了五帝钱,买了一些自己需要的药材,包里还有一万出头,把家里和自己所有的钱全加起来,距离一百万依然差得天远。


后天就是赎当的日子,留给金锋的时间只有四十个小时。


四十个小时内,金锋要找到八十七万快钱。


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金锋必须要拿下这方印玺,没有人能比金锋了解这方印玺的来历和出处。


一百万。绝对千值万值。


与孙林国分手以后,金锋去了二环的西城棚户区。  这里曾经是锦城最繁华的地段,在抗战中整个神州最后的大后方。


东瀛国的飞机曾经也炸过锦城,棚户区就是被炸的地方之一。


这块区域自解放以后就保存到现在,一直都是锦城的一块心病。


曾经也有人想照搬其他历史名城模式,把这里做成锦城的古城老街,也有千亿级的大财团想把这里做成新的商业中心。


但最后都没了下文。


这块大蛋糕,由于种种原因,没人能啃得下来。


直到今年,这个锦城最后的棚户区才正式纳入重点建设项目。


因为要拆迁,搬家的人很多,家里废旧物件肯定不少,这些东西肯定要处理掉。


金锋到了地头,板车一放,拿出破旧的喇叭,摁了下去。


“收废书废铁废铜废电缆,烂电视烂冰箱烂洗衣机……”


“高价回收旧电脑旧空凋旧手机。”


蹲点守候的效果那就是没有效果!


二手喇叭电池很快耗尽,废铜烂铁收了不少,二手电脑一台,金锋想要的‘破烂’却是没见着一件。


金锋知道,像这种要马上拆迁的地方,早就被铲地皮的各个军团和散兵游勇犁了一遍又一遍,但凡有点名堂的,早就被这些人一网打尽了。


就像是在当年的天都城,八旗弟子们没了活路,变卖家产,那些走街窜巷的小商贩就是以此为生。


距离最后拆迁的日子还有十六天,等不及的住户早早的就搬离了这里。


剩下的老锦城人行色匆匆,也在忙着准备搬家的事宜。


偌大的棚户区空空荡荡,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繁华和喧嚣。


守到太阳下山,收了满满一车破铜烂铁、废纸废报、一台电脑、一台显示器,骑了两个小时的板车才回到垃圾场。


已是晚上九点,孤独的菊灯下,金锋站在门口。


窄窄杂乱的小房间门口,摆着一张小小的折叠餐桌,三张自己做的椅子,黑得发亮。


窄窄的桌上重着垒着七八盘菜肴,卤猪蹄、卤猪头、泡凤爪、兔儿脑壳。


半个面盆的酸菜鱼,一大碗的红烧肉,满满一大盆肉丸粉丝汤。


各种香味在空中缠绕交汇,令人食欲大动。


露天的厨房里、蒜苗豆豉回锅肉的美味沁人心脾,金锋喉咙管忍不住的咕嘟作响。


一个身材一米七五的男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半身赤裸,下半截穿着条红色的短裤,脚下是一双人字拖。


半截头发盖着丹凤眼,双瞳如星,剑眉斜飞,薄薄的双唇迷人的弧线,嘴角边叼着一支烟,带着一抹邪气。


半露的身体古铜色的肌肤,健硕的肌体,惨淡的灯光下,八块腹肌棱角分明,兀自闪着一层油亮。


整个后背满满的一头青龙纹身,黑云密布中,一头青龙跃然而上,龙骨铮铮,狰狞凶恶,怒目昂视,须发俱张,气势威严,栩栩如生。


五只龙爪苍劲有力,尖锐锋利,似乎就要夺体而出,令人不寒而栗。


男子没有小鲜肉的柔美,却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势,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和阴寒。


男子端着回锅肉看了看金锋,手定在半空,任由滚烫的油滴落在自己的胸口。


眼睛里,满满的全是冷傲,哪怕是在看金锋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除了冷傲,还有一丝……


深深的鄙视。


“回来了?”


金锋的手依然把在板车的车把,闷了几秒,冷冷清清的嗯了一声。


周淼抱着一箱啤酒一瘸一拐的回来,高兴的叫喊金锋。


“锋哥,你真准时啊。我还说打你手机。”


“傲哥做了好大一桌子的菜哦,全是你最喜欢吃的。”


“我还买了冰啤酒,王大妈那拿的。她听说傲哥回来了,还少收了我五块钱嘞。”


周淼放下啤酒,赶紧开了三瓶,转过身去接金锋的板车。


“锋哥你饿了先吃饭,我来收拾这些。”


金锋的手一直握着手把,周淼掰了两次没掰开,满堆笑容的说道:“锋哥,吃饭吧……傲哥难得回来一次……”


金锋缓缓松开手把,脱掉手套往地上狠狠一砸,冷冷说道:“去给我拿馒头。”


周淼楞了楞,灿灿笑说:“锋哥……你……”


“拿馒头!”


金锋冷冷说道。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