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18 狂野的女子



连续吐了数口,孙林国突然嗷的一声凄惨的嚎叫,整个人软软的如棉花般倒在短发女子怀里。


脸上却是生机活泛,活了过来。


短发女子长吁一口气,把孙林国放在地上,自己也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汗流浃背。


这回,三个人全都倒下了。


金锋右手就跟患了帕金森综合征一般,毫无规律节奏的抖着,体内更是如同遭受了大卡车的撞击,气血翻涌,天昏地暗。


足足过了好久,金锋才缓过气来。


抖抖索索的摸出烟来,点了几次都掉在地上。


自己用的是鬼针。


鬼针号称九针,其实变化九九八十一针。自己仅仅学了前面的七十二针。


刚刚自己用的四针齐下,已是极限。


这副身体,真的,太差!


金锋深深吸了半截烟,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呼吸,抱着太空杯猛灌一气,呆呆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孙林国。


远处的警笛声由远及近,人群自动闪开,进来了一位医生和两名护士。


见到眼前的情况,年轻的实习医生有些发懵。


“你们……谁有事?”


金锋摇头,另一边孙林国这时候也坐了起来,闷闷的喝着金锋的水,呆滞的摇头。


医生将视线转到中间的短发女子身上。


短发女子穿着性感而暴露,全身湿漉漉一片,这种打扮的人,不是公主自然就是……


“小姐……”


“小姐你妹!”


短发女子一下子站起来,开口就骂:“你妈才是小姐,你妹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你特么狗眼睛瞎了!”


短发女子如同一只瞬间炸毛的刺猬,冲到医生跟前,一把揪住实习医生白大褂,手指在医生的胸口戳来戳去。


“再叫老娘小姐一句试试?”


“叫啊!”


“能耐的再叫一句。”


实习医生完全没预料到眼下的情况,气得脸都白了,嘴角哆嗦,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跟着实习医生来的两名护士看不下去,开口劝和,短发女子当即冲着两护士就破口大骂。


地道的锦城本地骂人的话出来,那可就太难听了。


短发女子声音清脆悦耳,吐字清晰,宛如百灵鸟。


但速度却好似机关枪一般,突突突一连串几十句骂人的飚射出来,瞬间打得两个护士千疮百孔。


实习医生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声说道:“美女小姐……你……”


你字后面的话再也没叫出来,短发女子乍然转身,柳眉倒竖,一个弓箭步上去,飞起来临空一个膝击,重重打在实习医生下巴上。


顿时,实习医生临空倒飞出去,重重砸在金锋的板车里。


短发女子行凶施暴以后,却是不为所动,拍拍手冷笑一声。


“有种爬起来再叫啊……”


“踹死你个龟儿子。”


暴力的短发女子暴力的手段出来,旁边围观的群众赶紧又往后退了好几步。


那两护士更是吓傻了。


谁曾想到过美得跟一朵花似的活力女孩竟然是这么一个暴力狂。


“你,你……打人……”


一个护士颤声叫着。


短发女子哼了声,扬起拳头叫道:“打人!?”


“你也好意思说?”


“再说,连你一块揍!”


两护士吓得哇哇大叫,当场就哭了,一个人打电话报警,另一个打电话通知自己医院。


本来是来救人的,结果……先得救自己人了!


短发女子压根就没把这两护士放在眼里,转过身来漫步走到孙林国身前,毫不客气的踢了孙林国一脚。


“有没有事?”


“说话。”


孙林国虽然被救活,但脸色晦暗,双目呆滞无神,呆呆的摇头。


“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多好。”


“死了多好……”


短发女子勃然变色,怒骂出口。


“我特么为了救你,连老命都差点除脱了,你特么这人连句谢谢都没有。”


“你特么还算是人不?啊!”


“你死了你老婆孩子怎么办?家里老人怎么办?”


“听口音你是山熙那边的人吧?客死异乡就是你追求的?”


“几十岁的老男人了,屁大点事都扛不住,你白活了你。”


短发女子骂起人来还真的不客气,孙林国被骂了一通,却是呆板如僵尸,喃喃自语的说道。


“活着还真不如死。”


“真不如死……真不如死……”


短发女子切了声,露出深深的鄙视,厌恶的叫道。


“我特么花了大力气才救了你,你还是要死……”


“要死给我死远点,眼不见心不烦,赶紧滚蛋……”


孙林国捂住脸,老泪长流。


短发女子哼了哼,伸手拔了孙林国胸口和脑袋上的毫针,来到金锋跟前,居高临下看着金锋。


“喂,收破烂的,没看出来啊,你竟然还会鬼针,高手在民间啊。”


“叫什么名字?跟谁学的针法?”


金锋身体恢复得七七八八,腿脚还有些发软,抽着闷烟,不发一言。


“哟呵。给老娘装酷装深沉是吧?”


“问你话!”


金锋早已把短发女子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眼前的这个女人无论从穿着打扮还是行事风格完全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大哭有情,大怒有义!


英姿挺秀,娇美端庄,眉目中带着几分英气,举手投足间豪气流露。


这种真性情的女子像极了自己认识的两个巾帼奇女子。


一个叫秋瑾,一个叫施谷兰。


前者是革命先驱,后者则亲手打死了大军阀孙传芳。


面对短发女子的咄咄逼人的气势,金锋闭上眼,轻轻说道:“针不错。”


短发女子嘿了声,叉着腰冲着金锋叫道:“有点眼力界嗳,这针可是我家传的。”


边说边收好银针,关上针盒,在金锋眼前晃了晃:“你小子技术也不错,就是……”


“啧啧,身子骨太差,才施了九针就累得跟狗似的,功力不够深呐……”


金锋没说话,又点起了一支烟。


短发女子似乎对金锋有些兴趣。


饶有兴致的打量金锋,抿嘴上翘:“喂。你还没回答老娘的问题呢?”


“叫什么名字?”


“家住哪?”


金锋却是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话。


“酷暑火热,阴阳失调,多喝姜汤,消火降温。”


短发女子嗯了声,唰的下脸沉下脸,杏眼瞪着金锋。


“混蛋,骂老娘是处女是吧?”


“作死。”


说着左手过来,就要去拎金锋的衣服。


金锋眼睛一抬,迸发出一抹冷光。


短发女子说动手就动手,抬手就抓,动作利落,出手毫不留情。


一把过来,呈鹰爪捏住金锋肩胛骨,嘴里骂道:“趴下。”


金锋意识有反应,但手和身的动作却是跟不上自己的意识。


肩胛骨被短发女子抓住,传来一阵剧痛。


闷哼一声,反手去握短发女子的胳膊,位置正是短发女子的肩贞穴。


短发女子嗯了一声,露出一抹惊讶,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


并没有格挡金锋,反而一个前冲,捏住金锋的肩胛骨不放,右膝猛地抬起,直撞金锋胸口。


金锋扬起左掌横着切过去,猛力一砍,正中短发女子手太阳小肠经。


“哎呦!”


手太阳小肠经那是三条阳筋之一,被打了任谁都吃不消。


短发女子右臂左臂酸麻,疼痛难忍。


金锋脱开短发女子,面色痛苦,肩胛骨传来阵阵剧痛。


这副身体,实在是,差得离谱。


心里想要改造身体的愿望更加迫切!


短发女子龇牙咧嘴揉捏着自己的筋脉,横眉怒目,死死盯着金锋。


自己可是特种部队退役,连那些老兵都被自己打得不成样,什么时候吃过像今天这样的亏。


眼里充满了怒火,冲着金锋嘶声叫道:“老娘今天撕了你……”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