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0020 来头这么大?



孙林国蓦然大震,双眼圆瞪。


金锋朗声说道:“雍正驾崩乾隆上位,孙嘉诚依然深得乾隆喜赏识,历任刑部、吏部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吏部尚书……”


“不贪财不好色,一心为民,在户部的时候得罪了果亲王允礼。果亲王不信没有不贪的官员,亲自带人查他,结果所管账目毫厘不差。”


“从此孙嘉诚更加了不得,升任直隶总督、宗人府府丞、协办大学士。”


“对不对?”


听到金锋的这些话,孙林国早已嘴角哆嗦,浑身发抖了。


“乾隆十八年十二月,孙嘉诚去世,享年七十一岁,谥号文定。”


“著有《春秋义》、《南华通》、《诗义折中》、《周易述义》、《司成课程》、《近思录辑要》、《成均讲义》、《诗删》、《南游记》等个人诗集作品。”


金锋嘴里念出这些话来,如数家珍般的流利,没有丝毫停顿。


这些话沉厚洪亮,传入十多米外孙林国耳朵里,清楚而震撼,宛如惊雷。


孙嘉诚身子剧震,呆呆的望着金锋,情不自禁的上前两步,颤声叫道。


“你,你……你……”


金锋推着板车慢慢前行,大声说道:“你的祖辈是个名臣……”


“你的印章,也是好印章。”


说完,骑上板车,缓缓蹬踩,驶离现场。


孙林国呆若木鸡般的站着,浑身抖个不停。


能把自己祖宗的老底子说得一清二楚的人,神也不过如此。


忽然孙林国恍然大悟的醒过来,直追金锋,不停大叫。


“大师,大师……”


街上骑板车收破烂的在前面走,后面一个老头气喘吁吁的不停追,不停叫,引来好多路人的围观。


金锋不疾不徐的骑着板车,却是一直领先于孙林国,直到出了街口才停下车来。


孙林国大汗淋漓,一把把住金锋的板车蹲了下去,脸色苍白,颤声叫道:“大师……帮我……”


“上车!”


坐在金锋的板车上,孙林国向金锋讲起了印章的事来。


正如金锋所说的那样,孙林国的祖辈就是金锋嘴里的孙嘉诚。


孙嘉诚历经康雍乾三朝,妥妥的名臣之一,孙家的家训极严,家风极好,后世子孙做官的也不少。


祖上福荫好,好人有好报,加上孙家做了不少善事。


因此孙家延绵数代人而不绝,这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到了孙林国这一辈上,孙家不好不坏,中等小康人家,孙林国身为高级工程师,日子也算是过得去。


问题就出在孙林国的儿子身上。


孙林国的儿子是孙家唯一的种,在蜀大念大三,本来以孙家的家境,供个孩子上大学毫无压力。


哪知道自己的儿子却在这一年染上了校园贷。


校园贷说白了跟民国时期的那些高利贷完全没区别。


旧社会的高利贷有句话叫做九出十三归,顾名思义,贷一百块钱,只给你九十,还的时候却得要还一百三。


校园贷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孙林国儿子大三交了个女朋友,压根也没对家里说。


女朋友吃的用的穿的,都是名牌,节假日还得去旅游,花费自然大了起来。


现在的大学生,尤其是女大学生都爱攀比,手机得水果最新款,衣服得春熙路进口店,玩的锦里,住的香格里拉。


没钱了,孙林国的儿子就玩起了校园贷。


校园贷其实就是专门给大学生挖的坑,明面上利息低到九厘,但实际上其中猫腻多不胜数,处处是坑。


在校大学生大多数经济来源都靠家里,偿还能力有限,自制力又不强,导致贷款越贷越多,就像是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开始还能拆东补西,这个平台贷了还那个平台,到最后滚到了天文数字,再也扛不住,退学的退学,跑路的跑路,有的直接跳楼。


这类人不在少数,孙林国的儿子就是其中之一。


按理说像孙林国这般家境,家里又只有一个独苗,只要不是离谱的要求,儿子一开口,自然是有求必应。


但孙林国家里还有些家底,还得起这些钱,不过孙林国的儿子却一直瞒着不说,反而是悄悄的回家偷了件东西出来。


孙家是名臣之后,在雍正时期尤其得雍正宠信,评价其为。


“朕自从继位以来,敢于直言进谏者,只有孙嘉诚一人。”


大概是因为孙嘉诚跟雍正的直爽脾气相投,雍正也知道孙嘉诚是个清官,更是不吝重赏。


孙嘉诚致仕退休以后,乾隆皇帝也赏赐了很多,孙家家风良好,这些赏赐也就流传了下来。


两百多年过来,这些顶级货色也有失传和流失,但这方印玺却是躲过了重重劫难,保存至今。


孙林国的儿子被校园贷逼得走投无路,暑假回家就把这方印玺给偷出来,找了家典当行当了。


当了还不算完,那小子拿了钱根本不还贷,而是把他交的女朋友给捅了。


对,他把他女朋友捅了!


一连捅了十八刀!


原因就是这个女朋友怂恿自己去借的高利贷。


那小子太恨他女朋友,连捅了十八刀,到现在人还在icu重症监护,每天的花费都是五位数。


这下把天都捅了个窟窿!


这在当时也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


事情一出,女方家找上门来,贷款平台找上门来,多方相逼,闹得乌烟瘴气。


孙林国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儿子虽然跑了,但人还是活的。


只要有人,就有希望。


剩下的人总得要救,儿子撂下的烂摊子总得要有人收拾。


孙林国在最短的时间里处理掉家里所有的产业,先还了高利贷,又垫付了女方家的医药费。


但女方家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谈及赔偿的时候直接喊了个天价。


孙林国二话没说,直接点头。


钱不够无所谓,家里那方印玺卖了就是。


要卖印玺,肯定先赎回来,再请专家来鉴定印玺,完了才能找买家。


于是乎孙林国就找到了典当行,要求把印玺先给拿回来找专家鉴定。


这个要求,典当行肯定不干。做典当行的,也有自己的规矩。


无论孙林国怎么哀求,典当行死活不答应。


没法子,孙林国只得将原先印玺印过的一张图章信笺拿出来,东奔西走请专家依此做鉴定,同时也在联系买家。


单单以一张印戳图章就要辨明鉴定出印玺的真伪,好多专家这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这种情形相当于瞎子摸象,隔山买猫,一般专家听了直接摇头一口回绝。


你要说有个实物对比,哪怕是实物印玺的高清照片也好鉴定,但你就拿一个图章出来,大专家都发怵。


一不小心打了眼,走了眼,一世英名也就没了。


也有不少所谓的专家接了这活,仔细寻摸过后,唾沫横飞说了好些个废话,完了说一句东西不对便自轻轻松松打发了孙林国。


完了心安理得的收了几万不等的鉴定费。


没有专家敢接这个烫手山芋,接了的专家都说东西不对,那些有意的买家们肯定也望而却步。


专家都不敢鉴定的东西,买家作死也不会买这方印玺。


在锦城,敢给孙林国做鉴定的,掰着手指都数得清。


孙林国也有些老同学的关系,人托人找到了两个人。


一个人就是刘教授,一个则是覃允华。


刘教授的水平金锋没有见过,金锋相信那人的水平也不会有多高。


覃允华……


虽然覃允华的为人还算公正,但他的水平,金锋真的看不上眼。


“金大师,您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救救我……”

章节列表